十一 春辭小院離離影 夜受輕衫漠漠香

小郡主格的一笑,掀被下床,笑道:“我穴道早解開了,等了你好久,你怎么到這時候才回來?”韋小寶奇道:“誰給你解開穴道的?”小郡主道:“給點了穴道,過得六七個時辰,不用解也自然通了。我扶你上床,我可得走了。”韋小寶大急,叫道:“不行,不行。你臉上傷痕沒好。須得再給你搽藥,才好得全。”小郡主嘻嘻一笑,說道:“你這人真壞,說話老騙人。你幾時在我臉上刻花了?倒害得我擔心了半天。”韋小寶問道:“你怎么知道?”小郡主道:“我早下床來照過鏡子,臉上什么也沒有。”

韋小寶見她臉上光潔白膩,涂著的豆泥、蓮蓉等物早洗了個干凈,好生后悔:“我這么莽撞,也沒先瞧她的臉,倘若見到她洗過了臉,說什么也不會著了她道兒。”說道:“你搽了我的靈丹妙藥,自然好了。否則我為什么巴巴的又去給你買珍珠?我走遍了北京城的珠寶店,才給你買到這兩串好珍珠。我還買了一對挺好看的玩意兒給你。”

小郡主忙問:“是什么玩意兒?”韋小寶道:“你解開我穴道,我就拿給你。”小郡主道:“好!”正要伸手去給他解開穴道,忽見他眼珠轉個不停,心念一動,笑道:“險些兒又上了你的當。解開你穴道,你又不許我走啦。”韋小寶忙道:“不會的,不會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那個馬難追。”小郡主道:“駟馬難追!什么叫那個馬難追?”韋小寶道:“那個馬比駟馬跑得還要快,那個馬都追不上,駟馬自然更加追不上了。”小郡主不知“那個馬”是什么馬,將信將疑,道:“那個馬難追,倒是第一次聽見。”韋小寶道:“那你就學了這個乖。這玩意兒有趣得緊呢,一只公的,一只母的。”小郡主問道:“是小白兔嗎?”韋小寶搖頭道:“不是,比小白兔可好玩十倍。”小郡主道:“是金魚嗎?”韋小寶大搖其頭,道:“金魚有什么好玩?這比金魚要好玩一百倍。”小郡主又猜了幾樣玩物,都沒猜中,道:“快拿出來!到底是什么東西?”

韋小寶要誘她解開穴道,說道:“你一解開我穴道,我即刻便拿給你看。”小郡主搖頭道:“不行,我即刻得走,哥哥不見了我,一定心焦得很呢。”韋小寶道:“你穴道早解開了,為什么不走,卻要等我回來?”小郡主道:“你好心給我買珍珠,我總得謝謝你,向你告別一聲。不聲不響的走了,不是太對不起人嗎?”

韋小寶肚里暗笑:“原來這小娘是個小傻瓜,沐王府的人木頭木腦,果然沒姓錯了這個姓。”說道:“是啊,我擔心你一個人在這里害怕,在街上拚命的跑,只想早些買了珍珠,可是一家一家珠寶店瞧過去,就是沒合意的,心中一急,連摔了幾個筋斗。”小郡主輕呼一聲:“啊喲!可摔痛了沒有?”韋小寶愁眉苦臉的道:“這一摔下去,剛好胸口撞在一塊大石頭上,痛得我死去活來。”小郡主道:“現下好些沒有?”韋小寶哼哼唧唧的道:“這一撞傷勢不輕,越來越痛了。你……你……你點了我穴道,不肯解開,我這……這……這一口氣……提……提……不上來……我……我……”越說聲音越低,突然雙眼上翻,眼中露出來的全是眼白,便如暈去了一般,跟著凝住呼吸。

小郡主伸手一探他鼻息,果然沒了氣,大吃一驚,“啊”

的一聲,全身發抖,顫聲問道:“你怎么會死了?”韋小寶斷斷續續的道:“你……點錯……點錯了我的穴道……點了我……我的……死……死穴。”

小郡主急道:“不會的,不會的。師父教的點穴法子,決不會錯。我明明點了你的‘靈墟’與‘步廊’兩穴,還有‘天池穴’。”韋小寶道:“你……你慌慌張張的,點……點錯了,啊喲,我全身氣血翻涌,經脈倒轉,天下大亂,走……走火入……入……”小郡主道:“是走火入魔罷?”韋小寶道:“正是,走火入魔。啊喲,你怎么這樣胡涂?點穴功夫沒練得到家,就在我身上亂七八糟的瞎點?你點的不是什么‘天池’,什么‘步廊’,都點了死穴,死得十拿九穩的死穴!”他不懂穴道名稱,否則早就舉了幾個死穴出來。小郡主年紀幼小,功夫自然沒練得到家。點穴功夫原本艱難繁復,人身大穴數百,相去只是數分,慌慌忙忙之中點錯了也屬尋常,但她曾得明師指點,這三下認穴極準,勁力雖然不足,穴位卻絲毫無錯,可是新學乍用,究竟沒多大自信,韋小寶又愁眉苦臉,裝得極像,她以為真的點錯了死穴,急道:“莫非……莫非我點了你的‘膻中穴’么?”

韋小寶道:“正是,正是‘膻中穴’,你也不用難過,你……你……不是故意的,我死之后,決不怪你。閻……閻羅王問起,我決不說是你點死我的……我說我自己不小心,手指頭在自己身上一點,就點死了。”小郡主聽他答允在閻羅王面前為自己隱瞞,又是感激,又是過意不去,忙道:“快……快把穴道解了再說,或許還有救。”

忙伸手在他胸口、腋下推拿。她點穴的勁力不強,只推拿得幾下,韋小寶已能行動。他呻吟了幾下,說道:“唉,已點了死穴,救不活了!”小郡主急道:“或許救得活的。我不小心點錯了,真……真對不起。”

韋小寶道:“我知道你是好人。我死之后,在陰世里保佑你,從早到晚,鬼魂總是跟在你身旁。”小郡主尖叫一聲,問道:“你鬼魂老是跟在我身旁?”韋小寶道:“你別害怕,我的鬼魂不會害你的。不過有個規矩,誰殺死了我,我的鬼魂就總是跟著誰。”小郡主越想越驚,說道:“我不是故意要殺死你的。”韋小寶嘆了口氣,問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小郡主退了一步,道:“你問來干什么?”臉上滿是驚異之色,又道:“你要到陰世里告我,是不是?我不跟你說。”韋小寶搖頭道:“我不會告你的。”小郡主道:“那你問我名字干什么?”

韋小寶道:“我知道了你名字,好在陰世保佑你啊。陰間鬼朋鬼友很多,我叫大家齊心合力的來保佑你,你不論走到哪里,幾千幾百個鬼魂都跟著你。”小郡主嚇得大叫一聲,忙道:“不,不要!別跟著我。”韋小寶道:“那么就單是我一個人的鬼魂跟著你行不行?”小郡主遲疑片刻,道:“你……你如不嚇我,那么……那么還不要緊。”韋小寶道:“我當然不嚇你。你白天坐著,我的鬼魂給你趕蒼蠅,晚上睡著,我的鬼魂給你趕蚊子。你悶得慌,我的鬼魂托夢給你,講很好聽很好聽的故事給你聽。”

小郡主道:“你為什么待我這么好?”幽幽嘆了一口氣,道:“你不死就好了。”

韋小寶道:“有一件你答應過我的事,你沒辦到,唉,我死不瞑目。”小郡主道:“什么事?我答應過你什么?”韋小寶道:“你答應過叫我三聲好哥哥,我在臨死之前聽到你叫了,那就死得眼閉了。”

小郡主出生于世襲黔國公的王府,父母兄長都對她十分寵愛,雖然她出世之時已然國破家亡,但世臣家將、奴婢仆役,還是對這位金枝玉葉的郡主愛護得無微不至,一生之中,從未有人騙過她、嚇過她。出世以來所聽到的言語,可說沒半句假話,因此對韋小寶的胡說八道,初時也都信以為真,待見他越說越精神,說到要叫他三聲好哥哥時,眼中閃爍著狡獪的光芒。她只不過天真善良,畢竟不是傻子,知道韋小寶在逗弄自己,退了一步,說道:“你騙人,你不會死的。”韋小寶哈哈大笑,說道:“就算暫且不死,過幾天總要死的。”小郡主道:“過幾天也不會死。”韋小寶道:“就算過幾天不死,將來總是要死的。你不叫我這三聲好哥哥,我的鬼魂天天跟著你,不住的叫:‘好——妹——妹,好——妹——

妹!’”他緊逼了喉嚨,聲音拖得長長的,當真陰風慘慘,十分可怖,又伸長舌頭,裝作吊死鬼模樣。小郡主“啊”的一聲,回身便沖出房去。

韋小寶追將出去,見她伸手去拔門閂,忙攔腰一把抱住,說道:“走不得,外面惡鬼很多。”小郡主急道:“放開手,我要回家去。”韋小寶道:“走不出去的。”小郡主右手切了下去,斬他右腕。

韋小寶手掌翻轉,反拿她小臂。小郡主手肘后撤,左手握拳往韋小寶頭頂擊下。韋小寶身子后縮,避過了這一拳,卻已抱住了她小腿。小郡主一招“虎尾剪”,左掌斜削下去。韋小寶沒能避開,拍的一聲,打中他肩頭,他用力拉扯,小郡主站立不定,摔倒在地。

韋小寶趕上去要將她揪住,小郡主“鴛鴦連環腿”飛出,直踢面門。韋小寶一個打滾,又已扭住了她左臂。小郡主拳腳功夫曾得明師傳授,遠比韋小寶所學為精,兩人倘若當真比武,韋小寶決不是她對手。但二人此刻只是在地下扭打,一個想逃,一個扭住她不放。這等扭撲摔交的功夫,韋小寶卻經過長期習練,和康熙比武較量,幾達一年。海老公傳他的武功雖然半真半假,他又練得馬虎,這近身搏擊的擒拿,他畢竟還有幾下子。幾個回合下來,韋小寶胸口雖吃了兩拳,卻已抓住了小郡主右臂,拗了轉來,笑問:“投不投降?”

小郡主道:“不投降!”韋小寶抬起左膝,跪在她臂上,又問:“投不投降?”小郡主仍道:“不投降!”韋小寶手上加勁,將她反在背后的手臂一抬。小郡主“啊”的一聲,哭了出來。

韋小寶和康熙比武摔交,兩人不論痛得如何厲害,從不示弱,更無哭泣之事,只不過一到給對方制住,無法反抗,便叫“投降”,算是輸了一個回合,重新比過。不料小郡主的作風與康熙全然不同,一輸便哭。韋小寶道:“呸!沒用的小丫頭!”放開了她。

便在此時,忽聽得窗格上喀的一聲響,韋小寶低聲道:“啊喲!有鬼!”小郡主大吃一驚,反手過來,抱住了他。只聽得窗格上又是一響,窗子軋軋軋的推開,這一來,連韋小寶也是大吃一驚,顫聲道:“真的有鬼!”小郡主向前一撲,鉆入了床上被窩中,全身發抖。窗子緩緩推開,有人陰森森的叫道:“小桂子,小桂子!”韋小寶初時只道是海老公的鬼魂前來索命,但聽這呼聲是女子口音,顫聲道:“是個女鬼!”連退幾步,雙腿酸軟,坐倒在床沿上。

突然一陣勁風吹了進來,房中燭火便熄,眼前一花,房中已多了一人。那女鬼陰森森又叫:“小桂子,小桂子!閻王爺叫你去。閻王爺說你害死了海老公!”韋小寶只嚇得魂飛魄散,想說:“海老公不是我害死的。”但張口結舌,哪里說得出話來?只聽那女鬼又尖聲叫道:“閻王爺要捉你去,上刀山,下油鍋,小桂子,今天你逃不了啦!”

韋小寶聽了這幾句話,猛地發覺:“是太后,不是女鬼!”但心中的害怕絲毫不減,心道:“若是女鬼,或許還捉我不去,太后卻非殺了我滅口不可。”自從他得知太后的機密,起初常擔心她會殺了自己滅口,但一直沒動靜,時日一久,這番擔心也就漸漸淡了,只道太后信了自己,以為自己果真沒聽到海大富那番話;又或許以為自己即使聽到了,也決計不敢泄露,再升了自己管御膳房,自己感激之下,一切太平無事。他哪里知道,太后所以遲遲不下手,只因那日與海老公動手,內傷受得極重,又見海老公重重一腳竟然踢不死韋小寶,只道這小孩內功修為也頗了得,自己若不痊愈,功力不復,便不敢貿然行事。這等殺人滅口之事,不能假手于旁人,必須親自下手。否則的話,這小孩臨死之際說了幾句話出來,豈非壞了大事?這件事牽涉太大,別說韋小寶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太監,縱然是后妃太子、將軍大臣,只要可能與聞這件大秘密的,有一百個便殺一百,一千個便殺一千。

她已等待甚久,其時功力猶未復原,但想多耽擱一日,便多一分泄漏的危險,到這一晚實在不愿再等,決定下手,來到韋小寶屋外,推開窗子時聽得韋小寶說“有鬼”,便索性假裝是鬼。她不知床上尚有一人,慢慢凝聚勁力,提起右手,一步步走向床前。韋小寶知難抗拒,身子一縮,鉆入了被窩。太后揮掌拍下,波的一聲響,同時擊中了韋小寶與小郡主,幸好隔著厚厚一層棉被,勁力已消去了大半。

太后提起手掌,第二掌又再擊下,這次運力更強,手掌剛與棉被相觸,猛覺掌心中一陣劇痛,已為利器所傷,大叫一聲,向后躍開。

只聽得窗外有三四人齊聲大呼:“有刺客,有刺客!”太后大吃一驚:“怎地有人知道了?”她親手來殺一個小太監,決不能讓人見到,手掌又痛得厲害,不暇察看韋小寶是否已死,雙足一點,從窗中倒縱躍出。尚未落地,背后已有人雙雙襲到,太后雙掌向后揮出,使一招“后顧無憂”,左掌右掌同時擊中二人胸口。那二人直摔了出去。只聽得鑼聲鏜鏜響起,片刻間四下里都響起鑼聲。遠處有人叫道:“右衛第一隊、第二隊保護皇上,右衛第三隊保護太后。”跟著東首假山后有人叫道:“這邊有刺客!”太后知道這些都是宮中侍衛,當下縮身躲在花叢之側,掌心的疼痛一陣陣更加厲害了,只見影影綽綽的有七八堆人在互相廝殺,兵刃不斷碰撞,心想:“原來宮中當真來了刺客,是海老公的朋友,還是鰲拜的舊部?”但聽得遠處傳令之聲不絕,黑暗中火把和孔明燈上的燈光之火,四面八方聚將攏來。

太后眼見如再不走,稍遲片刻,便難以脫身,矮著身子從花叢后躍出,急往慈寧宮奔去。

只奔得數丈,迎面一人撲到,手中一對鋼錐向太后面門疾刺,喝道:“大膽反賊,竟敢到宮中搗亂。”太后微微斜身,右掌虛引,左掌向他肩頭拍出。那人沉肩避開,左手鋼錐反挑。太后向左一閃,右掌反拍,霎時之間,二人已拆了數招。

那人口中吆喝:“好反賊,原來是個婆娘。”太后見這侍衛武藝不低,自己雖可收拾得下,但總得再拆上十來招,只怕其余侍衛趕來,情急之下,叫道:“我是太后。”那侍衛一驚,住手問道:“什么?”太后道:“大膽奴才,你膽敢冒犯太后?”那人微一遲疑,太后雙掌齊出,砰的一聲,擊正在他胸口。那侍衛立時斃命。太后提氣躍出,閃入了花叢。韋小寶鉆入被窩,給太后一掌擊在腰間,登時幾乎窒息,危急間拔出靴筒中匕首,在被窩中豎而向上,被窩便高了起來。太后第二掌向被窩隆起處擊落,那匕首鋒銳無比,太后這一掌勁道又是極大,匕首之尖立時穿過棉被,刺入掌心,直通手背。

待得太后從窗子中躍出,韋小寶掀起棉被一角,只聽得屋外人聲雜亂,他當時第一個念頭是:“太后派人來捉拿我了。”從床上一躍下地,掀開棉被,說道:“咱們快逃!”小郡主哭道:“痛……痛死我啦!”原來太后第一掌的掌力既打中了韋小寶后腰,又打中小郡主的左腿,小郡主受力較多,左腿小腿骨竟被擊斷。

韋小寶道:“怎么啦!”一把抓住她頸口衣服,道:“快逃,快逃!”將她拉下床來。小郡主右足先落地,只覺左腿劇痛難當,身子一側,滾倒在地,哭道:“我的……我的腿斷啦。”韋小寶情急之下,罵了出來:“小娘皮,遲不斷,早不斷……”

心想老子自己逃命要緊,別說你一條腿斷了,就是四條腿、八條腿都斷成十七八段,老子也不放在心上,轉身搶到窗口,向外張望,只盼外面沒人,就此躍出。一望之下,只見太后雙掌向后揮出,跟著兩人飛了起來,重重摔在地下,一人正好摔在他窗下,朦朦朧朧間見到這人穿著侍衛的服色,心下大奇:“太后為什么打宮中侍衛?”見太后閃身躲向花叢,又見數丈之外有六七人正在廝殺,手中各有兵刃,斗得甚是激烈,聽得遠處有人叫道:“拿刺客,拿刺客!”韋小寶又驚又喜:“原來真的來了刺客,卻不是來拿我。”凝目望去,見太后又在和一名侍衛相斗。那侍衛使一對鋼錐,雖和他窗口相距已遠,仍可見到鋼錐上白光閃動。斗得一會,太后又將那侍衛打死,飛身在黑暗中隱沒。

韋小寶回頭向小郡主瞧去,見她坐在地下,輕聲呻吟。他既知自己并無危險,心情立時大佳,走到她身前,低聲道:“痛得很厲害嗎?外邊有人要來捉你,快別作聲。”

小郡主嚇得不敢再響,忽聽得外面有人叫道:“黑腳狗牙齒厲害,上點蒼山罷!”小郡主“咦”的一聲,道:“是我們的人。”韋小寶奇道:“是你的朋友?你怎么知道?”小郡主道:“他們說的是我們沐王府的暗語,快……快……扶我去瞧瞧。”韋小寶道:“他們來皇宮救你,是不是?”小郡主道:“我不知道,這里是皇宮嗎?”韋小寶不答,心想:“他們如知這小丫頭在這里,沖進來救人,老子雙拳難敵四手。”一伸手,牢牢按住她嘴巴,低聲恐嚇:“千萬不可出聲,給人一發覺,連你另一條腿也打斷了,我可舍不得!”只聽外面有人“啊啊”大叫,又有人歡呼道:“殺了兩個刺客!”有人叫道:“刺客向東逃了,大伙兒快追!”人聲漸漸遠去。韋小寶放開了手,道:“你的朋友逃走啦!”小郡主道:“不是逃走!他們說上‘點蒼山’,是暫時退一退的意思。”韋小寶道:“黑腿狗是什么東西?”小郡主道:“黑腿狗就是韃子武士。”

遠處人聲隱隱,傳令之聲不絕,顯然宮中正在圍捕刺客。

忽聽得窗下有人呻吟了兩聲,卻是女子的聲音。韋小寶道:“有個刺客還沒死,我去戳她兩刀!”宮中侍衛均是男子,這呻吟的自然是刺客了。

小郡主道:“不……不要殺,或許是我們府里的。”扶著韋小寶的肩頭,站了起來,右足單腳著地,幾下跳躍,到了窗口,只見窗下有兩個人,問道:“是天南地北的……”韋小寶一伸手,又按住了她嘴。窗下一個女子道:“孔雀明王座下,你……你是小郡主?”

韋小寶心想這女子已發見了小郡主的蹤跡,禍事不小,提起匕首,便欲擲下,突然間右腕一緊,已被小郡主握住,跟著脅下一痛,按住她嘴巴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開了。

小郡主問道:“是師姊嗎?”窗下那女子道:“是我。你……

你在這里干什么?”韋小寶接口道:“你奶奶的,你在這里干什么?”小郡主道:“你……你別罵她,她是我師姊。師姊,你受了傷嗎?你……你快想法子救救我師姊。師姊待我最好的。”她這幾句話分別對二人而說。窗下那女子呻吟了一聲,道:“我不要這小子救。諒他也沒救我的本事。”韋小寶用力一掙,小郡主便松了手。韋小寶罵道:“臭小娘!你說我沒救你的本事?你這種第九流武功的小丫頭,哼,老子只要伸一根小指頭兒,隨手便救你媽的二三十個、七八十個。”這時遠處又響起了“捉刺客、捉刺客”的聲音。小郡主大急,忙道:“你快救我師姊,我……我叫你三聲好……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這三個字,本來她說什么也不肯叫,這時為了求他救人,竟爾連叫三聲。

韋小寶大樂,說道:“好妹子,你要好哥哥做什么?”小郡主滿臉羞得通紅,低聲道:“求你救救我師姊。”窗下那女子的語氣卻十分倔強,道:“別求他,這小子自身難保,連自己也救不了自己。”韋小寶道:“哼,瞧在我好妹子份上,我偏要救你。好妹子,咱們說過了話,不許抵賴,你要我救你師姊,以后可不得改口,永遠得叫我好哥哥。”小郡主道:“叫你什么都成。好叔叔、好伯伯、好公公!”韋小寶道:“我只做好哥哥。叫我‘公公’的人,還怕少了。”小郡主道:“是了,我永遠……永遠叫你好……好……”韋小寶道:“好什么?”小郡主道:“好……哥哥!”說著在他背上輕輕一推。韋小寶跳出窗去,只見一個身穿黑衣的女子蜷著身子斜倚于地,說道:“宮里侍衛就來捉你去了,將你斬成肉醬,做肉包子吃。”那女子道:“希罕嗎?自有人給我報仇。”韋小寶道:“你這小丫頭倒嘴硬。侍衛們先不殺你,把你衣服脫光了,大家……大家拿你來做老婆。”那女子怒道:“你快一刀將姑娘殺了。”韋小寶笑道:“我為什么殺你?我也要將你衣服脫光了,拿你做老婆。”說著俯身去抱。那女子大急,揮掌打了他個耳光,但她重傷之余,手上毫無勁力,打在臉上,便如輕輕一拂。

韋小寶笑道:“你還沒做我老婆,先給老公搔癢。”抱起她身子,從窗口送進去。

小郡主大喜,上前將那女子接住,慢慢將她放到床上。韋小寶正要跟著躍進房去,忽聽得腳邊有人低聲說道:“桂……桂公公,這女子……這女子是反賊……刺客,救……

救她不得。”韋小寶大吃一驚,問道:“你……你是誰?”那人道:“我……我是宮中……侍……衛……”韋小寶登時明白,他是適才給太后一掌打中的侍衛,竟然未死,他躺在地下,動彈不得,說話又斷斷續續,受傷定然極重,心想:“我若將這黑衣女子交了出去,自是一件功勞,但小郡主又怎么辦?這件事敗露出來,那可是大禍一樁。”提起匕首,嗤的一刀,插入他胸口。那侍衛哼也沒哼,立時斃命。韋小寶道:“這可對不住了,倘若你剛才不開口,就不會送了性命,只不過我桂公公的腦袋,在這脖子就坐得不這么安穩了。”

又想:“左近只怕還有受傷的,說不得,只好一個個都殺了滅口。”他在周遭花叢假山尋了一遍,地下共有五具尸首,三個是宮中侍衛,兩個是外來刺客,都已氣絕身死。韋小寶抱起一具刺客的尸首,放在窗格上,頭里腳外,跟著在尸首背后用匕首戳了幾下。

小郡主驚道:“他……他是我們王府的人,死都死了,你怎么又殺他?”

韋小寶哼了一聲,道:“他死都死了,我就不能再殺他了。你倒殺死個死人給我瞧瞧!要救你的臭小娘師姊,只好這樣了。”

那女子躺在床上,說道:“你才臭!”韋小寶道:“你又沒聞過,怎知我臭?”那女子道:“這屋子里就有一股臭氣。”韋小寶道:“本來很香,你進來之后才臭。”

小郡主急道:“你兩個又不相識,一見面就吵嘴,快別吵了。師姊,你怎么到這里來?是……是來救我么?”那女子道:“我們不知道你在這里。大伙兒不見了你,到處找尋,找不到……”說到這里,已是上氣不接下氣。韋小寶道:“沒力氣說話,就少說幾句。”那女子道:“我偏要說。你怎么樣?”韋小寶道:“你有本事就說下去。人家小郡主多么溫柔斯文,哪似你這般潑辣。”

小郡主忙道:“不,不,你不知道。我師姊是最好不過了。你別罵她,她就不會生你氣了。師姊,你什么地方受了傷?傷得重不重?”韋小寶道:“她武功不行,不自量力,到宮里來現世,自然傷得極重,我看活不了三個時辰,等不到天亮就會歸天。”小郡主道:“不會的。好……好哥……你快想法子,救救我師姊。”那女子怒道:“我寧可死了,也不要他救。小郡主,這小子油腔滑調,你為什么叫他……叫他這個?”韋小寶道:“叫我什么?”

那女子卻不上當,道:“叫你小猴兒。”韋小寶道:“我是公猴兒,你就是母猴兒。”跟女人拌嘴吵架,他在麗春院中久經習練,什么大陣大仗都經歷過來的,哪里會輸給人了?那女子聽他出言粗俗無賴,便不再睬他,只是喘氣。韋小寶提起桌上燭臺,說道:“咱們先瞧瞧她傷在哪里。”那女子叫道:“別瞧我,別瞧我!”韋小寶喝道:“別大聲嚷嚷,你想人家捉了你去做老婆嗎?”拿近燭臺一照,只見這女子半爿臉染滿了鮮血,約莫十七八歲年紀,一張瓜子臉,容貌甚美,忍不住贊道:“原來臭小娘是個美人兒。”小郡主道:“你別罵我師姊,她……她本來是個美人兒。”

韋小寶道:“好!我更加非拿她做老婆不可。”那女子一驚,想掙扎起來打人,但身子微微一抬,便“啊”的一聲,摔在床上。

韋小寶于男女之事,在妓院中自然聽得多了,渾不當作一回事,但說“拿她做老婆”云云,他年紀幼小,倒也從來沒起過心,動過念,只是他生來惡作劇,見那女子聽得自己一說到要拿她做老婆,便大大著急,不禁甚是得意,笑道:“你不用性急,還沒拜堂,怎能做得夫妻?你當這里是麗春院嗎?說做夫妻就做。啊喲!你傷口流血,可弄臟了我床。”只見她衣衫上鮮血不住滲出,傷勢著實不輕。

忽聽得一群人快步走近,有人叫道:“桂公公,桂公公,你沒事嗎?”

宮中侍衛擊退刺客,派人保護了皇上、太后,和位份較高的嬪妃,便來保護有職司、有權力的太監。韋小寶是皇帝跟前的紅人,便有十幾名侍衛搶著來討好。

韋小寶低聲向郡主道:“上床去。”拉過被來將二人都蓋住了,放下了帳子,叫道:“你們快來,這里有刺客!”那女子大驚,但重傷之下,哪里掙扎得起?小郡主急道:“你別嚷,別叫人來捉我師姊。”韋小寶道:“她不肯做我老婆,那有什么客氣?”

說話之間,十幾名侍衛已奔到了窗前。一人叫道:“啊喲,這里有刺客。”韋小寶笑道:“這家伙想爬進我房來,給老子幾刀料理了。”眾侍衛舉起火把,果見那人背上有幾個傷口,衣上、窗上、地下都是血跡。一人道:“桂公公受驚了。”另一人道:“桂公公受什么驚?桂公公武功了得,一舉手便將刺客殺死,便再多來幾個,一樣的殺了。”眾侍衛跟著討好,大贊韋小寶了得,今晚又立了大功。

韋小寶笑道:“功勞也沒什么,料理一兩個刺客,也不費多大勁兒。要擒住‘滿洲第一勇士’鰲拜,就比較難些了。”

眾侍衛自然諛詞如潮。

一名侍衛道:“施老六和熊老二殉職身亡,這批刺客當真兇惡之至。若不是桂公公,又怎對付得了?”韋小寶道:“大家還是去保護皇上要緊,我這里沒事。”一人道:“多總管率領了二百多名兄弟,親自守在皇上寢宮之前。刺客逃的逃,殺的殺,宮里已清靜了。”

韋小寶道:“殉職的侍衛,我明兒求皇上多賞賜些撫恤,大伙兒都辛苦了,皇上必有重賞。”眾人大喜,一齊請安道謝。韋小寶心道:“又不用我花銀子賞人,干么不多做做好人?”說道:“眾位的姓名,我記不大清楚了,請各位自報一遍。皇上倘若問起今晚奮勇出力、立了大功之人,兄弟也好提上一提。”眾侍衛更是喜歡,忙報上姓名。韋小寶記性極好,將十余人的姓名復述了一遍,絲毫沒錯,說道:“大伙兒再到各處巡巡,說不定黑暗隱僻的所在,還有刺客躲著,要是捉到了活口,男的重重拷打,女的便剝光了衣衫做老婆。”眾侍衛哈哈大笑,連稱:“是,是!”

韋小寶道:“把尸首抬了去罷?”眾侍衛答應了,搶著搬抬尸首,請安而去。

韋小寶關上窗子,轉過身來,揭開棉被。小郡主笑道:“你這人真壞,可嚇了我們一大跳……啊喲……”只見被褥上都是鮮血,她師姊臉色慘白,呼吸微弱。韋小寶道:“她傷在哪里?快給她止血。”那女子道:“你……你走開,小郡主,我……我傷在胸口。”韋小寶見她血流得極多,怕她傷重而死,不敢再逗,轉過了頭,說道:“傷口流血,有什么好看?你道是西洋鏡、萬花筒么?小郡主,你有沒有傷藥?”小郡主道:“我沒有啊。”韋小寶道:“臭小娘身邊有沒有?”那女子道:“沒有!你……你才是臭小娘。”

只聽得衣衫簌簌之聲,小郡主解開那女子衣衫,忽然驚叫:“啊喲!怎……怎么辦?”韋小寶回過頭來,見那女子右乳之下有個兩寸來長的傷口,鮮血兀自流個不住。小郡主手足無措,哭道:“你……你……快救我師姊……”那女子又驚又羞,顫聲道:“別……別讓他看。”韋小寶道:“呸,我才不希罕看呢。”眼見她血流不止,也不禁驚慌,四顧室中,要找些棉花布片給她塞住傷口,一瞥眼,見到藥缽中大半缽“蓮蓉豆泥蜜糖珍珠糊”,喜道:“我這靈丹妙藥,很能止血。”撈起一大把,抹在她傷口上。

這蜜糊粘性甚重,粘住了傷口,血便止了。韋小寶將缽中的蜜糊都敷上了她傷口,自己手指上也都是蜜糊,見她椒乳顫動,這小頑童惡作劇之念難以克制,順手反手,便都抹在她乳房上。那女子又羞又怒,叫道:“小……小郡主,快……快給我殺了他。”小郡主解釋:“師姊,他給你治傷呢!”那女子氣得險些暈去,苦于動彈不得。韋小寶道:“你快點了她的穴道,不許她亂說亂動,否則流血不止,性命交關。”小郡主應道:“是!”點了那女子小腹、脅下、腿上幾處穴道,說道:“師姊,你別亂動!”這時她自己斷腿處也是痛得不可開交,眼眶中淚水不住滾來滾去。韋小寶道:“你也躺著別動。”

記得幼時在揚州與小流氓打架,有人跌斷手臂,跌打醫生用夾板將斷臂夾住,敷以草藥,當下拔出匕首,割下兩條凳腳,夾在她斷腿之側,牢牢用繩子縛緊,心想:“這傷藥卻到哪里找去?”

一凝思間,已有了主意,向小郡主道:“你們躺在床上,千萬不可出聲。”放下帳子,吹熄了燭火,拔閂出門。小郡主驚問:“你……你到哪里去?”韋小寶道:“去拿藥治你的腿。”

小郡主道:“你快些回來。”韋小寶道:“是了。”聽小郡主說話的語氣,竟將自己當作了大靠山,不禁大是得意。他反手帶上了門,一想不妥,又推門進去,上了門閂,從窗中躍出,關上了窗子。這樣一來,宮中除了太后、皇上,誰也不敢擅自進他屋子。

他走得十幾步,只覺后腰際隱隱作痛,心想:“皇太后這老婊子下毒手打我,在宮中再耽下去,老子遲早老命難保,還是盡早溜之大吉的為妙。”

他向有火光處走去,卻是幾名侍衛正在巡邏,一見到他,搶著迎了上來。韋小寶問道:“宮里侍衛兄弟們有多少人受傷?”一人道:“回公公:有七八人重傷,十四五人輕傷。”韋小寶道:“在哪里治傷,帶我去瞧瞧。”眾侍衛齊道:“公公關心侍衛兄弟,大伙兒沒一個不感激。”便有兩名侍衛領路,帶著韋小寶到眾侍衛駐守的宿衛值班房。

二十來名受傷的侍衛躺在廳上,四名太醫正忙著給眾人治傷。

韋小寶上前慰問,不住夸獎眾人,為了保護皇上,奮不顧身,英勇殺敵,一一詢問傷者姓名。眾侍衛登時精神大振,似乎傷口也不怎么痛了。韋小寶問道:“這些反賊到底是哪一路的?是鰲拜那廝的手下嗎?”一名侍衛道:“似乎是漢人。卻不知捉到了活口沒有?”

韋小寶詢問眾侍衛和刺客格斗的情形,眼中留神觀看太醫用藥。眾侍衛有的受了刀槍外傷,有的受了拳掌內傷,又或是斷骨挫傷。韋小寶道:“這些傷藥,我身邊都得備上一些,倘若宮中侍衛兄弟們受了傷,來不及召請太醫,我好先給大伙兒治治。哼,這些刺客窮兇極惡,天大的膽子,今天沒一網打盡,難保以后不會再來。”幾名侍衛都道:“桂公公體恤侍衛兄弟,真想得周到。”

韋小寶說道:“剛才我受三名刺客圍攻,我殺了一名,另外兩個家伙逃走了,可是我后腰也給刺客重重打了一掌,這時兀自疼痛。”心道:“老婊子來行刺老子,難道不是刺客?老子這一次可沒說謊。”四名太醫一聽,忙放下眾侍衛,一齊過來,解開他袍子察看,果見后腰有老大一塊烏青,忙調藥給他外敷內服。

韋小寶叫太醫將各種傷藥都包上一大包,揣在懷里,問明了外敷內服的用法,再取了兩塊敷傷用的夾板,又夸獎一陣,慰問一陣,這才離去。

他見識幼稚,說的話亂七八糟,殊不得體,夸獎慰問之中,夾著不少市井粗口。眾侍衛雖然出身宗室貴族,但大都是粗魯武人,對于“奶奶,十八代祖宗”原就不如何看重,本來給刺客打傷,自覺藝不如人,待見皇上最寵幸的桂公公也因與刺客格斗而受傷,沮喪之余,忽蒙桂公公夸獎,那等于是皇上傳旨嘉勉,就算給他大罵一頓,心中也著實受用,何況是贊得天花亂墜?這一番當真心花怒放,恨不得身上傷口再加長加闊幾寸。

韋小寶回到自己屋子,先在窗外側耳傾聽,房中并無聲息,低聲道:“小郡主,是我回來了。”他生怕貿然爬進窗去,給那女子砍上一刀,刺上一劍,懷中那幾大包傷藥可得自己先用了。小郡主喜道:“嗯,我等了你好久啦。”韋小寶爬入房中,關上窗,點亮蠟燭,揭開帳子,見兩個少女并頭而臥。

那女子與他目光一觸,立即閉上了眼。小郡主卻睜著一雙明亮澄徹的眼睛,目光中露出欣慰之意。

韋小寶道:“小郡主,我給你敷傷藥。”小郡主道:“不,先治我師姊。請你將傷藥給我,我替她敷。”韋小寶道:“什么你啊我的,叫也不叫一聲。”小郡主澀然一笑,問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聽他們叫你桂公公。”韋小寶道:“桂公公,是他們叫的,你叫我什么?”小郡主微微閉眼,低聲道:“我心里……心里可以叫你好……好哥哥,嘴上老是叫著,這可不……不……好。”韋小寶道:“好,咱們通融一下,有人在旁的時候,我叫你小郡主,你叫我桂大哥。沒有人時,我叫你好妹子,你叫我好哥哥。”小郡主還沒答應,那女子睜眼道:“小郡主,肉麻死啦,他討你便宜,別聽他的。”

韋小寶道:“哼,又不是要你叫,你多管什么閑事?你就叫我好哥哥,我還不要呢。”小郡主問道:“那你要她叫你什么?”韋小寶道:“除非要她叫我好老公,親親老公。”那女子臉上一紅,隨即現出鄙夷之色,說道:“你想做人家老公,來世投胎啦。”小郡主道:“好啦,好啦,你兩個又不是前世冤家,怎地見面就吵?桂大哥,請你給我傷藥。”韋小寶道:“我先給你敷藥。”揭開被子,卷起小郡主褲管,拆開用作夾板的凳腳,將跌打傷藥敷在小腿折骨之處,然后將取來的夾板夾住傷腿,緊緊縛住。小郡主連聲道謝,甚是誠懇。韋小寶道:“我老婆叫什么名字?”小郡主一怔,道:“你老婆?”見韋小寶向那女子一努嘴,微笑道:“你就愛說笑,我師姊姓方,名叫……”那女子急道:“別跟他說。”韋小寶聽到她姓方,登時想起沐王府中“劉白方蘇”四大家將來,便道:“她姓方,我當然知道。什么圣手居士蘇岡,白氏雙木白寒松、白寒楓,都是我的親戚。”

小郡主和那女子聽得他說到蘇岡與白氏兄弟的名字,都大為驚奇。小郡主道:“怎……怎么他們都是你的親戚?”韋小寶道:“劉白方蘇,四大家將,咱們自然是親戚。”小郡主更加詫異,道:“真想不到。”那女子道:“小郡主,別信他胡說。這小孩兒壞得很。他不是我親戚,有了這種親戚才倒霉呢。”

韋小寶哈哈大笑,將傷藥交給小郡主,俯嘴在她耳邊低聲道:“好妹子,你悄悄的跟我說,她叫什么名字。”但兩個少女并枕而臥,韋小寶說得雖輕,還是給那女子聽見了,她急道:“別說。”韋小寶笑道:“不說也可以,那我就要親你一個嘴。先在這邊臉上香一香,再在那邊香一香,然后親一個嘴。你到底愛親嘴呢,還是愛說名字?我猜你一定愛親嘴。”

燭光下見那女子容色艷麗,衣衫單薄,鼻中聞到淡淡的一陣陣女兒體香,心中大樂,說道:“原來你果然是香的,這可要好好的香上一香了。”

那女子無法動彈,給這憊懶小子氣得鼻孔生煙,幸好他年紀幼小,適才聽了眾侍衛的言語,又知他是個太監,只不過口頭上頑皮胡鬧,不會有什么真正非禮之行,倒也并不如何驚惶,見他將嘴巴湊過來真要親嘴,忙道:“好,好,說給這小鬼聽罷!”

小郡主笑了笑,說道:“我師姊姓方,單名一個‘怡’字,‘心’字旁一個‘臺’字的‘怡’。”韋小寶根本不知道“怡”字怎生寫法,點了點頭,道:“嗯,這名字馬馬虎虎,也不算很好。小郡主,你又叫什么名字?”小郡主道:“我叫沐劍屏,是屏風的屏,不是浮萍的萍。”韋小寶自不知這兩個字有什么區別,說道:“這名字比較好些,不過也不是第一流的。”方怡道:“你的名字一定是第一流的了,尊姓大名,卻又不知如何好法?”

韋小寶一怔,心想:“我的真姓名不能說,小桂子這名字似乎也沒什么精采。”便道:“我姓吾,在宮里做太監,大家叫我‘吾老公’。”方怡冷笑道:“吾老公,吾老公,這名字倒挺……”說到這里,登時醒覺,原來上了他的大當,呸的一聲,道:“瞎說!”

小郡主沐劍屏道:“你又騙人,我聽得他們叫你桂公公,不是姓吾。”韋小寶道:“男人就叫我桂公公,女人都叫我吾老公。”方怡道:“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韋小寶微微一驚,問道:“你怎么知道?”方怡道:“我知道你姓胡,名說,字八道!”

韋小寶哈哈一笑,見方怡說了這一會子話,呼吸又急促起來,便道:“好妹子,你給她敷藥罷,別痛死了她。我吾老公就這只這么一個老婆,這個老婆一死,第二個可娶不起了。”沐劍屏道:“師姊說你胡說八道,果然不錯。”放下帳子,揭開被給方怡敷藥,問道:“桂大哥,你先前敷的止血藥怎么辦?”韋小寶道:“血止住了沒有?”沐劍屏道:“止住了。”原來蜜糖一物頗具止血之效,粘性又強,粘住了傷口,竟然不再流血,至于蓮蓉、豆泥等物雖無藥效,但堆在傷口之上,也有阻血外流之功。

韋小寶大喜,道:“我這靈丹妙藥,靈得勝過菩薩的仙丹,你這可相信了罷。其中許多珍珠粉末,涂在她的胸口,將來傷愈之后,她胸脯好看得不得了,有羞花閉月之貌,只可惜只有我兒子才瞧得見。”沐劍屏嗤的一笑,道:“你真說得有趣。怎么只有你兒子才……”韋小寶道:“她喂我兒子吃奶,我兒子自然瞧見了。”方怡呸的一聲。

沐劍屏睜著圓圓的雙眼,卻不明白,方師姊為什么會喂他的兒子吃奶。

韋小寶道:“把這些止血靈藥輕輕抹下,再敷上傷藥。”沐劍屏答應道:“嗷!”

便在此時,忽聽得門外有人走近,一人朗聲說道:“桂公公,你睡了沒有?”韋小寶道:“睡了,是哪一位?有事明天再說罷!”門外那人道:“下官瑞棟。”韋小寶吃了一驚,道:“啊!是瑞副總管駕到,不知有……有什么事?”

瑞棟是御前侍衛的副總管,韋小寶平時和眾侍衛閑談,各人都贊這位瑞副總管武功甚是了得,僅次于御前侍衛總管多隆,是侍衛隊中一位極了不起的人物。他近年來常在外公干,韋小寶卻沒見過。

瑞棟道:“下官有件急事,想跟公公商議。驚吵了桂公公安睡。”韋小寶沉思:“他半夜三更的,來干什么?定是知道我屋里藏了刺客,前來搜查,那可如何是好?我如不開門,看來他會硬闖。這兩個小娘又都受了傷,逃也來不及了。只好隨機應變,騙了他出去。”瑞棟又道:“這件事干系重大,否則也不敢來打擾公公的清夢了。”

韋小寶道:“好,我來開門。”鉆頭入帳,低聲道:“千萬別作聲。”

走到外房,帶上了門,硬起頭皮打開大門。只見門外站著一條大漢,身材魁梧,自己頭頂還不及到他項頸。瑞棟拱手道:“打擾了,公公勿怪。”韋小寶道:“好說,好說。”仰頭看他的臉色。只見他臉上既無笑容,亦無怒色,不知他心意如何,問道:“瑞副總管有什么要緊事?”卻不請他進屋。瑞棟道:“適才奉太后懿旨,說今晚有刺客闖宮犯駕,大逆不道,命我向桂公公查問明白。”韋小寶一聽到“太后懿旨”四字,便知大事不妙,說道:“是啊!我也正要向你查問個明白呢。剛才我去向皇上請安,皇上說道:‘瑞棟這奴才可大膽得很了,他一回到宮中,哼哼……’”

瑞棟大吃一驚,忙問:“皇上還說什么?”

韋小寶和他胡言亂語,原是拖延時刻,想法脫身逃走,見一句話便誘得他上鉤,便道:“皇上吩咐我天明之后,立刻向眾侍衛打聽,到底瑞棟這奴才勾引刺客入宮,是受了誰的指使,有什么陰謀,同黨還有哪些人?”

瑞棟更是吃驚,顫聲說道:“皇……皇上怎么說……說是我勾引刺客入宮?是哪個奸徒向皇上瞎說?這……這不是天大的冤枉么?”

韋小寶道:“皇上吩咐我悄悄查明,又說:‘瑞棟這奴才聽到了風聲,必定會來殺你,你可得小心了。’我說:‘皇上萬安,諒瑞棟這奴才便有天大的膽子,也決不敢在宮中行兇殺人。’皇上道:‘哼,那可未必。這奴才竟敢勾引刺客入宮,要不利于我,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瑞棟急道:“你……你胡說!我沒勾引刺客入宮,皇上……皇上不會胡亂冤枉好人。今晚我親手打死了三名刺客,許多侍衛兄弟都親眼見到的。皇上盡可叫他們去查問。”說著額頭突起了青筋,雙手緊緊握住了拳頭。韋小寶心想:“先嚇他一個魂不附體,手足無措,挨到天明,老子便逃了出宮。那小郡主和方怡又怎么辦?哼,老子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逃得性命再說,管她什么小郡主、老郡主,方怡、圓怡?老子假太監不扮了,青木堂香主也不干了,拿著四五十萬兩銀子,到揚州開麗夏院、麗秋院、麗冬院去。”說道:“這么說來,那些刺客不是你勾引入宮的了?”瑞棟道:“自然不是。太后親口說道,是你勾引入宮的。太后吩咐我別聽你的花言巧語,一掌斃了便是。”韋小寶道:“這恐怕你我二人都受了奸人的誣告。瑞副總管,你不用擔心,我去向皇上跟你分辯分辯。只要真的不是你勾引刺客,皇上年紀雖小,卻十分英明,對我又十分信任,這件事自能水落石出。”

瑞棟道:“好,多謝你啦!你這就跟我見太后去。”

韋小寶道:“深更半夜,見太后去干什么?我還是趁早去見皇上的好,只怕這會兒已有人奉旨來捉拿你了。瑞副總管,我跟你說,侍衛們來拿你,你千萬不可抵抗,倘若拒捕,罪名就不易洗脫了。”

瑞棟臉上肌肉不住顫動,怒道:“太后說你最愛胡說八道,果然不錯。我沒犯罪,為甚么要拒捕?你跟我見太后罷!”韋小寶身子一側,低聲道:“你瞧,捉你的人來啦!”

瑞棟臉色大變,轉頭去看。韋小寶一轉身,便搶進了房中。

瑞棟轉頭見身后無人,知道上當,急追入房,縱身伸手,往韋小寶背上抓去。

其實韋小寶一番恐嚇,瑞棟心下十分驚惶,倘若韋小寶堅持要去見皇帝,瑞棟多半不敢強行阻攔。但韋小寶房中藏著兩個女子,其中一人確是進宮來犯駕的刺客,只道事已敗露,適才太后又曾親自來取他性命,哪里敢去見皇帝分辯?騙得瑞棟一回頭,立即便奔入房中,只盼能穿窗逃走。他想御花園中到處是假山花叢,黑夜里躲將起來,卻也不易捉到。不料瑞棟身手敏捷,韋小寶剛踏進房門,便追了進來。

韋小寶竄入房后,縱身躍起,踏上了窗檻,正欲躍出,瑞棟右掌拍出,一股勁風,撲向他背心。韋小寶腿彎一軟,摔了下來。瑞棟左手探出,抓向他后腰。韋小寶施展擒拿手法,雙掌奮力格開,但人小力弱,身子一晃,撲通一聲,摔入了大水缸中。這水缸原是海老公治傷之用,海老公死后,韋小寶也沒叫人取出。

瑞棟哈哈大笑,伸手入缸,一把卻抓了個空,原來韋小寶已縮成一團。但這水缸能有多大,再抓一次,終于抓住他后領,濕淋淋的提將上來。

韋小寶一張嘴,一口水噴向瑞棟眼中,跟著身子前縱,撲入他懷中,左手摟住他頭頸。

瑞棟大叫一聲,身子抖了幾下,抓住韋小寶后領的右手慢慢松了,他滿臉滿眼是水,眼睛卻睜得大大的,臉上盡是迷惘驚惶,喉頭咯咯數聲,想要說話,卻說不出話來,只聽得嗤的一聲輕響,一把短劍從他胸口直劃而下,直至小腹,剖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瑞棟睜眼瞧著這把短劍,可不知此劍從何而來。他自胸至腹,鮮血狂迸,突然之間,身子向后倒下,直至身亡,仍不知韋小寶用什么法子殺了自己。

韋小寶嘿的一聲,左手接過匕首,右手從自己長袍中伸了出來。原來他摔入水缸,一縮身間,已抽出匕首,藏入長袍,刀口向外。他一口水噴得瑞棟雙目難睜,跟著縱身向前,抱住了他,這把削鐵如泥的匕首已刺入他心口。倘若當真相斗,十個韋小寶也未必是他對手,但倉促之間奇變橫生,赫赫有名的瑞副總管竟爾中了暗算。

韋小寶和瑞棟二人如何搶入房中,韋小寶如何摔入水缸,方怡和沐劍屏隔著帳子都看得清清楚楚,但瑞棟將韋小寶從水缸中抓了出來,隨即被殺,韋小寶使的是什么手法,方沐二女卻都莫名其妙。

韋小寶想吹幾句牛,說道:“我……我……這……這……”只聽得自己聲音嘶啞,竟說不出話來,適才死里逃生,可也已嚇得六神無主。

沐劍屏道:“謝天謝地,你……居然殺了這韃子。”方怡道:“這瑞棟外號‘鐵掌無敵’,今晚打死了我沐王府的三個兄弟。你為我們報了仇,很好!很好!”韋小寶心神略定,說道:“他是‘鐵掌無故’,就是敵不過我韋……桂公公、吾老公。我是第一流的武學高手,畢竟不同。”伸手到瑞棟懷中去掏摸,摸出一本寫滿了小字的小冊子,又有幾件公文。

韋小寶也不識得,順手放在一旁,忽然觸到他后腰硬硬的藏著什么物件,用匕首割開袍子,見是一個油布包袱,說道:“這是什么寶貝了,藏得這么好?”割斷包上絲絳,打開包袱,原來包著一部書,書函上赫然寫著《四十二章經》五字,這經書的大小厚薄,與以前所見的全然一樣,只不過封皮是紅綢子鑲以白邊。

韋小寶叫道:“啊喲!”急忙伸手入懷,取出從康親王府盜來的那部《四十二章經》,幸好他躍入水缸之后,立即為瑞棟抓起,只濕了書函外皮,并未濕到書頁。兩部經書放在桌上,除了封皮一是紅綢、一是紅綢鑲白邊之外,全然一模一樣。到此為止,他已看到四部《四十二章經》,眼下兩部在太后手中,自己則有兩部,心想:“這經書之中,定有不少古怪,可惜我不識字,如請小郡主和方姑娘瞧瞧,定會明白。但這樣一來,他們就瞧不起我了。”拉開抽屜,將兩部經書放入。

尋思:“剛才太后自己來殺我,她是怕我得知了她的秘密,泄漏出去,后來又派這瑞棟來殺我,卻胡亂安了我一個罪名,說我勾引刺客入宮。她等了一回,不見瑞棟回報,又會再派人來。這可得先下手為強,立即去向皇上告狀,挨到天明,老子逃出了宮去,再也不回來啦。”向方怡道:“我須得出去瞎造謠,說這瑞棟跟你們沐王府勾結,好老……好老……方姑娘(他本來想叫一聲“好老婆”,但局勢緊急,不能多開玩笑,以致誤了大事,便改口叫她“方姑娘”),你們今晚到皇宮來,到底要干什么?想行刺皇帝嗎?我勸你們別行刺小皇帝,太后這老婊子不是好東西,你們專門去刺她好了。”方怡道:“你既是自己人,跟你說了也不打緊。咱們假冒是吳三桂兒子吳應熊的手下,到皇宮來行刺韃子皇帝。能夠得手固然甚好,否則的話,也可讓皇帝一怒之下,將吳三桂殺了。”

韋小寶吁了口氣,說道:“妙計!妙計!你們用什么法子去攀吳三桂?”

方怡道:“我們內衣上故意留下記號,是平西王府中的部屬,有些兵器暗器,也刻上平西王府的字樣。有幾件舊兵器,就刻上‘大明山海關總兵府’的字樣。”韋小寶問道:“那干什么?”方怡道:“吳三桂這廝投降韃子之前,在我大明做山海關總兵。”韋小寶點頭道:“這計策十分厲害。”

方怡道:“我們此番入宮,想必有人戰死殉國,那么衣服上的記號,便會給韃子發覺。倘若被擒,起初不供,等到給韃子拷打得死去活來之后,才供出是受了平西王的指使,前來行刺皇帝。我們一進宮,便在各處丟下刻字的兵器,就算大伙兒僥幸得能全軍退回,也已留下了證據。”她說得興奮,喘氣漸急,臉頰上出現了紅潮。韋小寶道:“那么你們進宮來,并不是為了來救小郡主?”方怡道:“自然不是。我們又不是神仙,怎知小郡主竟會在皇宮之中?”

韋小寶點點頭,問道:“你身邊可有刻字的兵刃?”方怡道:“有!”從被窩中摸出一把長劍,但手臂無力,無法將劍舉高。韋小寶笑道:“幸虧我沒睡到你身邊,否則便給你一劍殺了。”方怡臉上一紅,瞪了他一眼。

韋小寶接過劍來,藏在瑞棟的尸體腰間,道:“我去告狀,說這瑞棟是刺客一伙,這不是證據么?”方怡搖了搖頭,道:“你瞧瞧劍上刻的是什么字?”韋小寶問道:“刻的什么字?”反正看了也是不識,不如不看。方怡道:“那是‘大明山海關總兵府’八字,這瑞棟是滿洲人,不會在大明山海關總兵部下當過差的。”

韋小寶“嗯”了一聲,取回長劍,放在床上,道:“得在他身上安些什么贓物才好?”一轉念間,說道:“好極了!”將吳應熊所贈的那兩串明珠,一對翡翠雞,還有那疊金票,都去塞在瑞棟懷里。他知道金票是北京城中的金鋪所發,吳應熊派人去買來,只須一查金鋪店號,便知來源,這一番栽贓,當真天衣無縫,心道:“吳世子啊吳世子,老子逃命要緊,只好對你不住了。”

他抱起瑞棟的尸體,要移到花園之中,只走一步,忽聽得屋外有幾人走近。他輕輕將尸身放下,只聽得一人說道:“皇上有命,吩咐小桂子前往侍候。”

韋小寶大喜,心想:“我正擔心今晚見不到皇上,又出亂子。現下皇上來叫我去,那再好沒有了。這瑞棟的尸身,可搬不出去啦。”應道:“是,待奴才穿衣,即刻出來。”將瑞棟的尸身輕輕推入床底,向小郡主和方怡打幾個手勢,叫她們安臥別動,匆匆除下濕衣,換上一套衣衫,那件黑絲棉背心雖然也濕了,卻不除下。

正要出門,心念一動:“這姓方的小娘不大靠得住,可別偷我的東西。”將兩部《四十二章經》和大疊銀票都揣在懷里,這才熄燭出房,卻忘了攜帶師父所給的武功圖本。

首頁 ► 文化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