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各顯神通

王處一腳步好快,不多時便帶同郭靖到了城外,再行數里,到了一個山峰背后。他不住加快腳步,有心試探郭靖武功,到后來越奔越快。郭靖當日跟丹陽子馬鈺修學吐納功夫,兩年中每晚上落懸崖,這時一陣急奔,雖在劇斗之后,倒還支持得住。疾風夾著雪片迎面撲來,王處一向著一座小山奔去,坡上都是積雪,著足滑溜,到后來更忽上陡坡,郭靖習練有素,居然面不加紅,心不增跳,隨著王處一奔上山坡,如履平地。

王處一放手松開了他手臂,微感詫異,道:“你的根基扎得不壞啊,怎么打不過他?”郭靖不知如何回答,只楞楞地一笑。王處一道:“你師父是誰?”

郭靖那日在懸崖頂上奉命假扮尹志平欺騙梅超風,知道馬鈺的師弟之中有一個正是王處一,便毫不相瞞,將江南七怪與馬鈺授他功夫的事簡略說了。王處一喜道:“大師哥教過你功夫,好極啦!那我還有什么顧慮?不怕丘師哥怪我幫你。”

郭靖圓睜大眼,呆呆地望著他,不解其意。

王處一道:“跟你相打的那個什么小王爺完顏康,是我師兄長春子丘處機的弟子,你知道嗎?”郭靖一呆,奇道:“是嗎?我一點也不知道。”丹陽子馬鈺傳了他一些內功基礎,以及上落懸崖的輕身功夫“金雁功”,時日不少,但拳腳兵刃卻從未加以點撥,是以他全然不明全真派武功家數,聽了王處一的話,又想起那晚跟小道士尹志平交手,他的招數似乎跟這完顏康確甚相似,不禁心感惶悚,低頭道:“弟子不知那小王爺原來是丘道長門下,粗魯冒犯,請道長恕罪。”

王處一哈哈大笑,說道:“你義俠心腸,我喜歡得緊,哪會怪你?”隨即正色道:“我全真教教規極嚴。門人做錯了事,只有加倍重處,決不偏袒。這人輕狂妄為,我要會同丘師兄好好罰他。”郭靖道:“他要是肯同那位穆姑娘結親,道長就饒了他吧。”

王處一搖頭不語,見他宅心仁厚,以恕道待人,更是歡喜,尋思:“丘師兄向來嫉惡如仇,對金人尤其憎惡,怎會去收一個金國王爺公子為徒?那完顏康所學的本派武功造詣已不算淺,顯然丘師哥在他身上著實花了不少時日與心血,而這人武功之中另有旁門左道的詭異手法,定然另外尚有師承,那更叫人猜想不透了。”對郭靖道:“丘師兄約了我在大興府相會,這幾天就會到來,一切見了面再細說。聽說他收了一個姓楊的弟子,說要到嘉興跟你比武,不知那姓楊的功夫怎樣。你放心好了,有我在這里,決不能叫你吃虧。”

郭靖奉了六位師父之命,要在三月廿四中午之前趕到兩浙西路的嘉興府,至于去干什么,六位師父始終未對他說明,問道:“道長,比什么武啊?”

王處一道:“你六位師父既尚未明言,我也不便代說。”他曾聽丘處機說起過前后的原委,對江南六怪的義舉心下好生相敬。他和馬鈺是一般的心思,也盼江南六怪獲勝,不過他是師弟,不便明勸丘師哥相讓,今日見了郭靖的為人,暗自思量如何助他一臂之力,卻又不能挫折丘師哥的威名,決意屆時趕到嘉興,相機行事,從中調處。

王處一道:“咱們瞧瞧那穆易父女去。那女孩子性子剛烈,別鬧出人命來。”郭靖嚇了一跳。兩人徑到西城大街高升客棧來。

走到客店門口,只見店中走出十多名錦衣親隨,躬身行禮,向王處一道:“小的奉小主之命,請道長和郭爺到府里赴宴。”說著呈上大紅名帖,上面寫著“弟子完顏康敬叩”的字樣,呈給郭靖的那張名帖則自稱“侍教弟”。王處一接過名帖,點頭道:“待會就來。”

那為首的親隨道:“這些點心果物,小主說請道長和郭爺將就用些。兩位住在哪里,小的這就送去。”其余親隨托上果盒,揭開盒蓋,只見十二只盒中裝了各式細點鮮果,模樣十分精致。郭靖心想:“黃蓉賢弟愛吃精致點心,我多留些給他。”王處一不喜完顏康為人,本待揮手命他們拿回,卻見郭靖神色歡喜,心想:“少年人嘴饞,這也難怪!”微微一笑,命將果盒留在客堂的柜臺上。

王處一問明穆易所住的店房,走了進去,見穆易臉如白紙,躺在床上,他女兒坐在床沿上不住垂淚,兩人見王處一和郭靖入來,同時叫了一聲,都頗出意料之外。那姑娘當即站起。穆易也在床上坐起身來。

王處一看穆易雙手的傷痕時,見每只手背五個指孔,深可見骨,猶似為兵刃所傷,兩只手腫得高高的,傷口已搽上金創藥,只是生怕腐爛,不敢包扎,心下不解:“完顏康這門陰毒狠辣的手法,不知是何人所傳,傷人如此厲害,自非朝夕之功,丘師哥怎會不知?知道之后,又怎會不理?”轉頭問那姑娘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那姑娘低聲道:“小女子名叫穆念慈。”她向郭靖望了一眼,眼色中充滿感激之意,隨即低下了頭。郭靖一轉眼間,見那根錦旗的旗桿倚在床腳邊,繡著“比武招親”四字的錦旗卻已剪得稀爛,茫然不解:“莫非她再也不比武招親了?”

王處一道:“令尊的傷勢不輕,須得好好調治。”見父女倆行李蕭條,料知手頭窘迫,只怕治傷的醫藥之資頗費張羅,從懷中取出兩錠銀子,放在桌上,說道:“明日我再來瞧你們。”不待穆易和穆念慈相謝,拉了郭靖走出客店。

四名錦衣親隨又迎了上來,說道:“小主在府里專誠相候,請道爺和郭爺這就過去。”王處一點了點頭。郭靖道:“道長,你等我一忽兒。”奔入客堂,揭開完顏康送來的果盒蓋子,揀了四塊點心,用手帕包好了放在懷內,又再奔出,隨著四名親隨,和王處一徑到王府。

來到府前,郭靖見朱紅的大門之前左右旗桿高聳,兩頭威武猙獰的玉石獅子盤坐門旁,一排白玉階石直通到前廳,勢派豪雄。大門正中寫著“趙王府”三個金字。

郭靖知道趙王就是大金國的六王子完顏洪烈,不由得心頭一震:“原來那小王爺就是完顏洪烈的兒子。完顏洪烈認得我的,在這里相見,可要糟糕。”

正自猶疑,忽聽鼓樂聲喧,小王爺完顏康頭戴束發金冠,身披紅袍,腰圍金帶,搶步出來相迎,只臉上目青鼻腫,兀自留下適才惡斗的痕跡。郭靖也是左目高高腫起,嘴角邊破損了一大塊,額頭和右頰滿是烏青。兩人均自覺狼狽,不由得相對一笑。

王處一見了他這副富貴打扮,眉頭微微一皺,也不言語,隨著他走進廳堂。完顏康請王處一在上首坐了,說道:“道長和郭兄光臨,真三生之幸。”

王處一見他既不跪下磕拜,又不口稱師叔,更心頭有氣,問道:“你跟你師父學了幾年武藝?”完顏康笑道:“晚輩懂什么武藝?只跟師父練了幾年,三腳貓的玩意真叫道長和郭兄笑話了。”王處一哼了一聲,森然道:“全真派的功夫雖然不高,可還不是三腳貓。你師父日內就到,你知道嗎?”

完顏康微笑道:“我師父就在這里,道長要見他嗎?”王處一大出意外,忙問:“在哪里?”完顏康不答他問話,手掌輕擊兩下,對親隨道:“擺席!”眾親隨傳呼出去。完顏康陪著王郭兩人向花廳走去。

一路穿回廊,繞畫樓,走了好長一段路。郭靖又怎見過這等豪華氣派,只看得眼也花了,老是念著見到完顏洪烈時不知如何應付,又想:“大汗命我來刺殺完顏洪烈,可是他兒子卻是馬道長、王道長的師侄,我該不該殺他父親?”心下甚為迷惘。

來到花廳,只見廳中有六七人相候。其中一人額頭三瘤墳起,正是三頭蛟侯通海,雙手叉腰,怒目瞪視。郭靖一驚,但想有王道長在旁,諒他也不敢對自己怎樣,可是畢竟有些害怕,轉過了頭,目光不敢與他相觸,想起他追趕黃蓉的情狀,又暗暗好笑。

完顏康滿面堆歡,向王處一道:“道長,這幾位久慕你的威名,都想見見,”他指著彭連虎道:“這位彭寨主,兩位已經見過啦。”兩人互相行了一禮。

完顏康伸手向一個紅顏白發的老頭一張,道:“這位是長白山參仙梁子翁梁老前輩。”梁子翁拱手道:“得能見到鐵腳仙王真人,老夫這次進關可說不虛此行。這位是青海手印宗的五指秘刀靈智上人,我們一個來自東北,一個來自西南,萬里迢迢的,可說前生有緣。”王處一向靈智上人行禮,那和尚雙手合十相答。

忽聽一人嘶啞著嗓子說道:“原來江南七怪有全真派撐腰,才敢這般橫行無忌。”

王處一轉過頭打量那人,只見他一個油光光的禿頭,頂上沒半根頭發,雙目布滿紅絲,眼珠突出,見到這副異相,陡然想起,問道:“閣下可是鬼門龍王沙老前輩嗎?”那人大剌剌地道:“正是,原來你還知道我。”王處一心想:“大家河水不犯井水,不知哪里得罪他了?”溫言答道:“沙老前輩的大名,貧道向來仰慕得緊。”

那鬼門龍王名叫沙通天,武功可比師弟侯通海高得很多,他性子暴躁,傳授武藝時動不動就大發脾氣,因此他一身深湛武功,四個弟子竟學不到十之二三。黃河四鬼在蒙古一戰,占不到郭靖絲毫上風,在趙王完顏洪烈跟前大失面子,趙王此后對他四人也就不再如何看重。沙通天得知訊息后暴跳如雷,拳打足踢,將四人狠狠打了一頓,黃河四鬼險些兒一齊名副其實。沙通天再命師弟侯通海去將郭靖擒來,卻又連遭黃蓉戲弄,丟盡了臉面。他越想越氣,也顧不得在眾人之間失禮,突然伸手就向郭靖抓去。

郭靖急退兩步,王處一舉起袍袖,擋在他身前。

沙通天怒道:“好,你真的袒護這小畜生啦?”呼的一掌,猛向王處一胸前擊來。王處一見他來勢兇惡,只得出掌相抵,啪的一聲輕響,雙掌相交,正要各運內力推出,突然身旁轉出一人,左手壓住沙通天手腕,右手壓住王處一手腕,向外分崩,兩人掌上都覺一震,當即縮手。王處一與沙通天都是當世武林中的成名人物,素知對方了得,這時一個出掌,一個還掌,都已運上了內勁,豈知竟有人能突然出手震開兩人手掌。只見那人一身白衣,輕裘緩帶,神態瀟灑,看來三十五六歲年紀,雙目斜飛,面目俊雅,卻又英氣逼人,身上服飾打扮,儼然是位富貴王孫。

完顏康笑道:“這位是西域昆侖白駝山少主歐陽公子,單名一個克字。歐陽公子從未來過中原,各位都是第一次相見吧?”

這人突如其來地現身,不但王處一和郭靖前所未見,連彭連虎、梁子翁等也均不相識。大家見他顯了這手功夫,暗暗佩服,但西域白駝山的名字,卻均感陌生。

歐陽克拱手道:“兄弟本該早幾日來到中都,只因途中遇上了點小事,耽擱了幾天,以致遲到了,請各位恕罪。”郭靖聽完顏康說他是白駝山少主,早已想到路上要奪他馬匹的那些白衣女子,聽了他的說話,心頭一凜:“莫非我六位師父已跟他交過手了?不知六位師父有無損傷?”

王處一見對方個個武功了得,這歐陽克剛才這么出手一壓,內力和自己當在伯仲之間,勁力卻頗怪異,若說僵了動手,一對一尚且未必能勝,對方如數人齊上,自己如何能敵?問完顏康道:“你師父呢?怎不請他出來?”

完顏康道:“是!”轉頭對親隨道:“請師父出來見客!”那親隨答應去了。王處一大慰,心想:“有丘師兄在此,勁敵再多,我們三人至少也能自保。”

過不多時,只聽靴聲橐橐,廳門中進來一個肥肥胖胖的錦衣武官,頦下留一叢濃髯,四十多歲年紀,模樣頗為威武。完顏康上前叫了聲“師父”,說道:“這位道長很想見見您老人家,已經問過好幾次啦。”王處一大怒,心道:“好小子,你膽敢如此消遣我?”又想:“瞧這武官行路的模樣,身上沒什么高明功夫,那小子的詭異武功一定不是他傳的。”那武官道:“道士,你要見我有什么事,我是素來不喜見僧道尼姑的。”王處一氣極反笑,說道:“我是要向大人化緣,想化一千兩銀子。”

那武官名叫湯祖德,是趙王完顏洪烈手下的一名親兵隊長,當完顏康幼時曾教過他兩年武藝,因此趙王府里人人都叫他師父,這時聽王處一獅子大開口,一化就是一千兩銀子,嚇了一跳,斥道:“胡說!”完顏康接口道:“一千兩銀子,小意思,小意思。”向親隨道:“快去準備一千兩銀子,待會給道爺送去。”湯祖德聽了,張大了口合不攏來,從頭至腳、又從腳至頭地打量王處一,猜不透這道士是什么來頭,小王爺竟對他如此厚待。。

完顏康道:“各位請入席吧。王道長初到,請坐首席。”王處一謙讓不得,終于在首席坐了。酒過三巡,王處一道:“各位都是武林中大有名望的高人,請大家說句公道話,姓穆的父女之事,該怎么辦?”眾人目光都集在完顏康臉上,瞧他如何對答。

完顏康斟了一杯酒,站起身來,雙手奉給王處一,說道:“晚輩先敬道長一杯,那件事道長說怎么辦,晚輩無有不遵。”王處一一楞,想不到他竟答應得這么爽快,舉杯一口飲盡,說道:“好!咱們把那姓穆的請來,就在這里談吧。”完顏康道:“正該如此。就勞郭兄大駕,把那位穆爺邀來如何?”王處一點了點頭。

郭靖離席出了王府,由兩名親隨陪著來到高升客棧。走進穆易的店房,父女兩人卻已人影不見,連行囊衣物都已帶走。一問店伙,卻說剛才有人來接他們父女走了,房飯錢已經結清,不再回來。郭靖忙問是誰接他們走的,店伙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郭靖匆匆回到趙王府。完顏康下席相迎,笑道:“郭兄辛苦啦,那位穆爺呢?”郭靖說了。完顏康嘆道:“啊喲,那是我對不起他們啦。”轉頭對親隨道:“你快些多帶些人,四下尋訪,務必請那位穆爺轉來。”親隨答應著去了。

這一來鬧了個事無對證,王處一倒不好再說什么,心中疑惑,尋思:“要請那姓穆的前來,只須差遣一兩名親隨便是,這小子卻要郭靖自去,顯是要他親眼見到穆家父女已然不在,好作見證。”冷笑道:“不管誰弄什么玄虛,將來總有水落石出之日。”完顏康笑道:“道長說得是。不知那位穆爺弄什么玄虛,當真古怪。”

湯祖德先前見小王爺一下子就給這道士騙去了一千兩銀子,早就甚為不忿,又感肉痛,這時見那道士神色凜然,對小王爺好生無禮,更加氣惱,發話道:“你這道士是哪所道觀的?憑什么到這里打秋風?”

王處一道:“你這將軍是哪一國人?憑什么到這里做官?”他見湯祖德明明是漢人,卻在金國做武官,欺壓同胞,忍不住出言嘲諷。

湯祖德生平最恨別人提起他是漢人。他自覺一身武藝,為大金國辦事又死心塌地,忠心耿耿,但金朝始終不讓他帶兵,也不派他做個掌有實權的地方大官,辛苦了二十多年,官銜雖然不小,卻仍在趙王府中領個閑職。王處一的話正觸到了他痛處,臉色立變,虎吼一聲,站了起來,隔著梁子翁與歐陽克兩人,出拳向王處一臉上猛力擊去。

王處一右手伸出筷子,夾住了他手腕,笑道:“你不肯說也就罷了,何必動粗?”湯祖德這一拳立時在空中停住,連使了幾次勁,始終進不了半寸。他又驚又怒,罵道:“好妖道,你使妖法!”用力回奪,竟縮不轉來,紫漲了面皮,尷尬異常。梁子翁坐在他身旁,笑道:“將軍別生氣,還是坐下喝酒吧!”伸手向他右肩按去。

王處一知道憑自己這筷子之力,夾住湯祖德的手腕綽綽有余,抵擋梁子翁這一按卻有不足,當即松筷,順手便向湯祖德左肩按落,這一下變招迅捷,梁子翁不及縮手,兩股勁力同時按上了湯祖德雙肩。湯祖德當真是祖上積德,名不虛取,竟有兩大高手同時向他夾擊,面子大是不小,雙手不由自主地向前撐出,噗噗兩聲,左手按入一盆糟溜魚,右手浸入一碗酸辣湯,喀喇喇一陣響,盆碗碎裂,魚骨共瓷片同刺,熱湯與鮮血齊流。湯祖德哇哇大叫,雙手亂揮,油膩四濺,湯水淋漓。眾人哈哈大笑,急忙閃避。湯祖德羞憤難當,急奔而入。眾仆役忍住了笑上前收拾,半晌方妥。

沙通天道:“全真派威鎮南北,果然名不虛傳。兄弟要向道長請教一件事。”王處一道:“不敢,沙老前輩請說。”沙通天道:“黃河幫跟全真教向來各不相犯,道長為什么全力給江南七怪撐腰,來跟兄弟為難?全真教雖人多勢眾,兄弟可也不懼。”

王處一道:“沙老前輩這可有誤會了。貧道雖知江南七怪的名頭,但跟他們七人沒一個相識。我一位師兄還和他們結下了一點小小梁子。要說幫著江南七怪來跟黃河幫生事,那決計沒有。”沙通天怪聲道:“好極啦,那么你就把這小子交給我。”急躍離座,伸手往郭靖頸口抓落。

王處一知道郭靖躲不開這一抓,伸手在郭靖肩頭輕輕一推,郭靖身不由主地離椅躍出。喀喇一聲,沙通天五指落下,椅背已斷。這一抓裂木如腐,確是罕見的凌厲功夫。

沙通天一抓不中,厲聲喝道:“你是護定這小子啦?”王處一道:“這孩子是貧道帶進王府來的,自要好好帶他出去。沙兄放他不過,日后再找他晦氣如何?”

歐陽克道:“這少年如何得罪了沙兄,說出來大家評評理如何?”

沙通天尋思:“這道士武功絕不在我之下,憑我們師兄弟二人之力,想來留不下那小畜生。彭賢弟雖會助我,但這歐陽克武功了得,不知是什么來頭,要是竟和這牛鼻子勾結,事情就不好辦了。”說道:“我有四個不成材的弟子,跟隨趙王爺到蒙古去辦一件大事,眼見可以成功,卻給這姓郭的小子橫里躥出來壞了事,可叫趙王爺惱恨之極。各位想想,咱們連這樣個小子也奈何不得,趙王爺請咱們來凈是喝酒吃飯的嗎?”

他性子暴躁,卻也非莽撞糊涂的一勇之夫,這么一番話,郭靖登時成了眾矢之的。席上除了王處一與郭靖之外,人人都是趙王厚禮聘請來的,完顏康更是趙王的世子,聽了沙通天這番話,都聳然動容,個個決意把郭靖截下,交由趙王處置。

王處一暗暗焦急,籌思脫身之道,但強敵環伺,委實彷徨無策。本來他想完顏康是自己師侄,雖是大金王子,對自己總不敢如何,萬料不到他對師叔非但全無敬長之禮,而且在府中伏下了這許多高手,早知如此,自不能貿然深入虎穴前來赴宴。就算要來查問清楚,也不該帶了郭靖這少年同來。自己要脫身而走,諒來眾人也留不住,要同時救出郭靖卻非易事,心想:“眼下不可立時破臉,須得拖延時刻,探明各人的能耐。”說道:“各位威名遠震,貧道一向仰慕,今日有緣得見高賢,欣喜已極。”向郭靖一指,道:“這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沙龍王,各位既要將他留下,貧道勢孤力弱,雖是明知不可,卻也難違眾意。只是貧道斗膽求各位顯一下功夫,好令這少年知道,不是貧道不肯出力,實在愛莫能助。”他這么說,一來是緩兵之計,盼有轉機,二來要想探知對方各人虛實。

三頭蛟侯通海早氣悶了半日,立即離座,捋起長衣,叫道:“我先領教你的高招。”王處一道:“貧道這點點薄藝,如何敢和各位過招?盼望侯兄大顯絕技,讓貧道開開眼界,也好教訓教訓這少年,讓他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日后不敢再妄自逞能。”侯通海聽他似乎話中含刺,至于含什么刺,可不明白了,只大聲道:“是啊!”

沙通天心想:“全真派人多勢眾,很是難惹,不跟他動手最好。”對侯通海道:“師弟,那你就練練‘雪里埋人’的功夫,請王真人指教。”王處一連說不敢。

這時飛雪兀自未停,侯通海奔到庭中,雙臂連掃帶扒,堆成了個四尺來高的小小雪墳,用腳踹得結實,倒退三步,忽地躍起,頭下腳上,撲的一聲,倒插入雪墳之中,頭埋入雪,白雪直沒到他胸口。郭靖看了摸不著頭腦,不知這是什么功夫,只見他以頭頂地,倒身豎立,插在雪里,雙腳并攏,竟不稍動。

沙通天向完顏康的親隨們道:“相煩各位管家,將侯爺身旁的雪打實。”眾親隨都覺有趣,笑嘻嘻地將侯通海胸旁四周的雪踏得結實。

原來沙通天和侯通海在黃河里稱霸,水上功夫都甚了得。熟識水性講究的是水底潛泳不換氣,是以侯通海把頭埋在水中、雪里、土里,凝住呼吸,能隔一頓飯的功夫再出來,這是他平日練慣了的。

眾人飲酒贊賞,過了良久,侯通海雙手一撐,“鯉魚打挺”,從雪中拔出頭來,翻身直立。

郭靖是少年心性,首先拍掌叫好。侯通海歸座飲酒,卻狠狠瞪了他一眼。郭靖見他三枚肉瘤上都留有白雪,忍不住提醒他:“侯三爺,你頭上有雪。”侯通海怒道:“我渾號三頭蛟,可不是行三,你干嗎叫我侯三爺?我偏偏是侯四爺,可差了一爺!我頭上有雪,難道自己不知?我本來要抹,你這小子說了之后,偏偏不抹。”廳中暖和,雪融為水,從他額上分三行流下,他侯四爺言出如山,大丈夫說不抹就不抹。

沙通天道:“我師弟功夫很粗魯,可見笑了。”伸手從碟中抓起一把瓜子,中指連彈,瓜子如一條線般直射出去。一顆顆嵌在侯通海所堆的雪堆之上,片刻之間,嵌成了一個草寫的“黃”字。雪堆離他座位約三丈之遙,他彈出瓜子,居然整整齊齊地嵌成一字,眼力手力之準實是驚人。王處一心想:“難怪鬼門龍王獨霸黃河,果然是有非同小可的藝業。”轉眼間雪堆上又現出一個“河”字,一個“九”字,看來他是要打成“黃河九曲”四字。

彭連虎笑道:“沙大哥,你這手神技可讓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咱們向來合伙做買賣,這位王道長既要考較咱們,做兄弟的借光大哥這手神技,來合伙做件事吧!”身子微晃,躍到廳口。這時沙通天已把最后一個“曲”字打了一半,瓜子還在彈出,彭連虎忽地伸出雙手,將沙通天彈出的瓜子一顆顆的都從空中截了下來,放入左掌,跟著伸右指彈出,將雪堆中半個“曲”字嵌成了。

眾人叫好聲中,彭連虎笑躍歸座。要是換作了旁人,他這一下顯然有損削沙通天威風之嫌,但兩人交情深厚,彭連虎又有言在先,說是“合伙做買賣”,沙通天只微微一笑,并不見怪,回頭對歐陽克道:“歐陽公子露點什么,讓我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人開開眼界。”

歐陽克聽他語含譏刺,知道先前震開他的手掌,此人心中已不無芥蒂,心想顯些什么功夫,叫這禿頭佩服我才好。這時侍役正送上四盆甜品,在每人面前放上一雙新筷,收起吃過咸食的筷子。歐陽克將已收起的筷子接過,隨手一撒,二十只筷子同時飛出,插入雪地,整整齊齊的排成四個梅花形。將筷子擲出,插入雪中,便小小孩童也會,自然不難,但一手撒出二十只筷子而布成如此整齊的圖形,其中功力深妙之處,郭靖與完顏康、侯通海還不了然,王處一與沙通天等人都暗暗驚佩,齊聲喝彩。

王處一見了各人絕藝,苦思脫身之計,陡然想起:“這些武林好手,平時遇到一人已然不易,怎么忽然都聚在這里?像白駝山少主、靈智上人、參仙老怪等人,向來極少涉足中原,為什么一齊來了中都?這中間定有重大圖謀,倒要設法瞧個端的。”

參仙老怪梁子翁笑嘻嘻地站起身來,向眾人拱了拱手,緩步走到庭中,忽地躍起,左足探出,已落在歐陽克插在雪地的筷子之上,拉開架子,“懷中抱月”、“二郎擔山”、“拉弓式”、“脫靴轉身”,把一路巧打連綿的“燕青拳”使了出來,腳下縱跳如飛,每一步都落在豎直的筷子之上。只見他“讓步跨虎”、“退步收勢”,把一路“燕青拳”打完,二十只筷子仍整整齊齊地豎在雪地,僅因他身體重量而插入雪下土中數寸,卻沒一只欹側彎倒。梁子翁臉上笑容不斷,縱身回席。登時彩聲滿堂,連服役的侍仆也都叫好。郭靖更不住嘖嘖稱奇。

這時酒筵將完,眾仆在一只只金盆中盛了溫水給各人洗手,王處一心想:“現下只等靈智上人顯過武功,這些人就要一齊出手了。”斜眼看那和尚時,只見他若無其事地雙手浸入金盆。各人早已洗手完畢,他一雙手仍浸在盆里,眾人見他若有所思,都有點奇怪。過了一會,他那金盆中忽有一縷縷水氣上升。再過一陣,盆里水氣愈冒愈盛。片刻之間,盆里發出微聲,小水泡一個個從盆底冒上。

王處一暗暗心驚:“這和尚內功好生了得!事不宜遲,我非先發制人不可。”眼見眾人的目光都集注在靈智上人雙手伸入的金盆,心想:“眼前時機稍縱即逝,只有給他們來個出其不意,先下手為強。”突然身子微側,左手越過兩人,隔座拿住了完顏康腕上脈門,將他提過,隨即抓住他背心上穴道。沙通天等大驚,一時不知所措。

王處一右手提起酒壺,說道:“今日會見各位英雄,實是有緣。貧道借花獻佛,代小王爺敬各位一杯。”右手提起酒壺給各人一一斟酒。酒壺嘴中一道酒箭激射而出,依次落入各人酒杯,不論那人距他是遠是近,這道酒箭總是恰好落入杯內。有的人酒杯已空,有的還剩下半杯,但他斟來都恰到好處,或多或少,一道酒箭從空而降,落入杯中后正好齊杯而滿,既無酒水溢出,也無一滴落在杯外。

靈智上人等眼見他從斟酒之中,顯示了深湛內功,右手既能如此斟酒,左手搭在完顏康背上,稍一運勁,立即便能震碎他的心肺內臟,明明是我眾敵寡,但投鼠忌器,大家眼睜睜不敢動手。

王處一最后為自己和郭靖斟滿了酒,舉杯飲干,朗然道:“貧道和各位無冤無仇,跟這位姓郭的小哥也非親非故,和雙方本來均不相干,不過見這少年頗有俠義之心,是個有骨氣的少年,因此想求各位瞧著貧道薄面,放他過去。”眾人默不作聲。王處一道:“各位若肯大量寬容,貧道自然也就放了小王爺,一位金枝玉葉的小王爺,換一個尋常百姓,各位決不吃虧,怎么樣?”

梁子翁笑道:“王道長爽快得很,這筆生意就這樣做了。”王處一毫不遲疑,左手松開,完顏康登得自由。王處一心知這些人都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盡管邪毒狠辣,私底下干事罔顧信義,但在旁人之前決計不肯食言而肥,自墮威名,向各人點首為禮,拉了郭靖的手,說道:“就此告辭,后會有期。”

眾人眼見一尾入了網的魚兒竟自滑脫,無不暗呼可惜,均感臉上無光。

完顏康定了定神,含笑道:“道長有暇,請隨時過來敘敘,好讓后輩得聆教益。”站起身來,恭送出去。王處一哼了一聲,說道:“咱們的事還沒了結,定有再見的日子!”

走到花廳門口,靈智上人忽道:“道長功力精奧,令人拜服之至。”雙手合十,施了一禮,突然雙掌提起,一股勁風猛然撲出。王處一舉手回禮,也是運力于掌。砰然聲響,兩人雙掌相擊。靈智上人右掌陡然探出,來抓王處一手腕。這一下迅捷之至,王處一變招卻也甚是靈動,反手勾腕,強對強,硬碰硬,兩人手腕剛搭上,立即分開。靈智上人臉色微變,說道:“佩服,佩服!”后躍退開。

王處一微笑道:“大師名滿江湖,怎地說了話不算數?”靈智上人怒道:“我……我不是留這姓郭的小子,我是要留你……”他為王處一掌力所震,已然受傷,倘若靜神定心,調勻呼吸,一時還不致發作,但受激之下,怒氣上沖,一言未畢,大口鮮血直噴出來。

王處一不敢停留,牽了郭靖的手,急步走出府門。

沙通天、彭連虎等一則有話在先,不肯言而無信,再則見靈智上人吃了大虧,心下均各凜然,不再上前阻攔,以免受挫失威。

王處一快步走出趙王府府門十余丈,轉了個彎,見后面無人追來,低聲道:“你背我去客店。”郭靖聽他聲音微弱,有氣沒力,不覺大驚,見他臉色蒼白,滿面病容,和適才神采飛揚的情狀大不相同,忙道:“道長,你受傷了嗎?”王處一點點頭,一個踉蹌,竟站立不穩。郭靖忙蹲下身來,把他負在背上,快步而行,走到一家大客店門前,正要入內。王處一低聲道:“找……找僻靜……地方的小……小店。”郭靖會意,明白是生恐對頭找來,他身受重傷,自己本領低微,只要給人尋到,只有束手待斃的份兒,于是低頭急奔。

他不識道路,盡往人少屋陋的地方走去,果然越走越偏僻,感到背上王處一呼吸漸弱,好容易找到一家小客店,門口和店堂又小又臟,當即闖進店房,放他在炕上。王處一道:“快……快……找一只大缸……盛滿……滿清水……”郭靖道:“還要什么?”王處一不再說話,揮手催他快去。

郭靖忙出房吩咐店伴,摸出一錠銀子,放在柜上,又賞了店小二幾錢銀子。他來到中原數日,已明白了賞人錢財的道理。那個店小二歡天喜地,抬了一口大缸放在天井之中,分提水桶打水,把清水裝得滿滿的。郭靖回報已經辦妥。王處一道:“好……好孩子,你抱我放在缸里……不許……別人過來。”郭靖不解其意,依言將他抱入缸內,清水直浸到頭頸,再命店小二攔阻閑人。

只見王處一閉目而坐,急呼緩吸,過了一頓飯工夫,一缸清水竟漸漸變成黑色,他臉色卻也略復紅潤。王處一道:“扶我出來,換一缸清水。”郭靖依言換了水,又將他放入缸內。這時才知他是以內功逼出身上毒質,化在水里。這般連換了三缸清水,水中才無黑色。王處一笑道:“沒事啦。”扶著缸沿,跨了出來,嘆道:“這和尚的功夫好毒!”郭靖放了心,甚是喜慰,問道:“那和尚手掌上有毒嗎?”王處一道:“正是,毒沙掌的功夫我生平見過不少,但從沒見過這么厲害的,今日幾乎性命不保。”郭靖道:“幸好沒事了。您要吃什么,我叫人去買。”

王處一命他向柜上借了筆硯,開了張藥方,說道:“我性命已然無礙,但內臟毒氣未凈,如不盡快清毒,不免終身受累,說不定會殘廢。此時天色已晚,藥鋪都已關門了,明兒一早去抓藥。”

次日清晨,郭靖拿了藥方,飛奔上街,見橫街上有家藥鋪,忙將藥方遞到柜上。店伴接過方子一看,說道:“客官來得不巧,方子上血竭、帡砂、田七、沒藥、熊膽四味藥,小店剛巧沒貨。”郭靖不等他說第二句,搶過方子便走。哪知走到第二家藥鋪,仍是缺少這幾味藥,接連走了七八家,無不如此。郭靖又急又怒,在城中到處奔跑買藥,連金字招牌的大藥鋪,也都說這些藥本來存貨不少,但剛才恰好給人盡數搜買了去。

郭靖這才恍然,定是那和尚料到王處一中毒受傷后要用這些藥物,趙王府竟差人把全城各處藥鋪中這幾味主藥都抄得干干凈凈,用心當真歹毒。垂頭喪氣地回到客店,對王處一說了。王處一嘆了一口氣,臉色慘然。郭靖心中難過,伏在桌上放聲大哭。

王處一笑道:“凡人有生必有死,生固欣然,死亦天命,何況我也未見得會死呢,又何必哭泣?”輕輕擊著床沿,縱聲高歌:“知其雄兮守其雌,知其白兮守其黑,知榮守辱兮為道者損,損之又損兮乃至無極。”郭靖收淚看著他,怔怔地出神。王處一哈哈一笑,盤膝坐在床上,用起功來。

郭靖不敢驚動,悄悄走出客房,忽想:“我趕到附近市鎮去,他們未必也把那里的藥都買光了。”想到此法,心中甚喜,正要去打聽附近市鎮的遠近道路,只見店小二匆匆進來,遞了一封信給他,信封上寫著“郭大爺親啟”五字。郭靖心中奇怪:“是誰給我的信?”忙撕開封皮,抽出一張白紙,見紙上寫道:“我在城外向西十里的湖邊等你,有要緊事對你說,快來。”下面畫著一個小叫化的圖像,笑嘻嘻的正是黃蓉,形貌甚是神似。

郭靖心想:“他怎知我在這里?”問道:“這信是誰送來的?”店小二道:“是街邊的一個閑漢送來的。”

郭靖回進店房,見王處一站在地下活動手足,說道:“道長,我到附近市鎮去買藥。”王處一道:“我們既想到這一層,他們何嘗想不到?不必去啦。”

郭靖不肯死心,決意一試,心想:“黃賢弟聰明伶俐,我先跟他商量商量。”說道:“我的好朋友約我見面,弟子去一下馬上就回。”說著將信給王處一看了。

王處一沉吟了一下,問道:“這孩子你怎么認得的?”郭靖把旅途相逢的事說了。王處一道:“他戲弄侯通海的情狀我都見到了,這人的身法好生古怪……”隨即正色道:“你此去可要小心了。這孩子的武功在你之上,身法之中卻總透著股邪氣,我也摸不準是什么來頭。”郭靖道:“我跟他是生死之交,他決不能害我。”王處一嘆道:“你和他相識有多久,能說什么生死之交?你莫瞧他人小,他要算計你時,你定對付不了。”

郭靖心中對黃蓉絕無半分猜疑,心想:“道長這么說,必是不知黃賢弟的為人。”便滿口夸說黃蓉的好處。王處一笑道:“你去吧。少年人無不如此,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這人……瞧這人身形與說話聲音,似乎不是……好像是個……你難道當真瞧不出來……”說到這里,不說下去了,只微笑著搖了搖頭。

郭靖把藥方揣在懷里,出了西門,放開腳步,向城外奔去。出得城來,飛雪愈大,雪花點點撲面,放眼白茫茫的一片,野外人蹤絕跡,向西將近十里,前面水光閃動,正是一個小小湖泊。此時天氣倒不甚寒,湖中并未結冰,雪花落在湖面,都融在水里,湖邊一排排都是梅樹,梅花再加上冰花雪蕊,更顯皎潔。

郭靖四望不見人影,焦急起來:“莫非他等我不來,先回去了?”放聲大叫:“黃賢弟,黃賢弟。”只聽忽喇喇一聲響,湖邊飛起兩只水鳥。郭靖再叫了兩聲仍無應聲,心想:“或許他還未到,我在這里等他便了。”

坐在湖邊,既想著黃蓉,又掛念王處一的傷勢,也無心欣賞雪景,何況這大雪紛飛之象,他從小就在塞外見慣了的,毫不稀奇,至于黃沙大漠與平湖寒梅之間的不同,他也不放在心上。等了好一陣,忽聽得西首樹林中隱隱傳來爭吵之聲,他好奇心起,快步過去,只聽得一人粗聲說道:“這當兒還擺什么大師哥架子?大家半斤八兩,你還不是也在半空中蕩秋千。”另一人道:“他媽的!剛才你若不是這么膽小,轉身先逃,咱們四個打他一個,難道便會輸了?”又一人道:“你逃得摔了一跤,也不見得有什么了不起。”聽聲音似是黃河四鬼。郭靖手按腰間軟鞭,探頭往林中張去,卻空蕩蕩的不見人影。

忽聽得聲音從高處傳來,有人說道:“明刀明槍地交戰,咱們決不能輸,誰料得到這小叫化詭計百出……”郭靖抬起頭來,只見四個人吊在空中,搖搖擺擺,兀自指手畫腳地爭吵不休,卻不是黃河四鬼是誰?他心中大喜,料知黃蓉必在左近,笑吟吟地走過去,說道:“咦,你們又在這里練輕功!”錢青健怒道:“誰說是練輕功?你這渾小子不生眼睛,咱們是給人吊在這里的。”郭靖哈哈大笑。說道:“空中飛人,功夫高得很啊!”錢青健怒極,空中飛腳要去踢他,但相距遠了,卻哪里踢得著?馬青雄罵道:“臭小子,你再不滾得遠遠的,老子撒尿淋你了!”

郭靖笑得彎了腰,說道:“我站在這里,你的尿淋我不著。”突然身后有人輕輕一笑,郭靖轉過頭去,水聲響動,一葉扁舟從樹叢中飄了出來。

船尾一個女子持槳蕩舟,長發披肩,全身白衣,頭發上束了條金色細帶,白雪映照下燦然生光。郭靖見這少女一身裝束猶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那船慢慢蕩近,只見那女子方當韶齡,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肌膚勝雪,嬌美無比,笑面迎人,容色絕麗。

郭靖只覺耀眼生花,不敢再看,轉開了頭,緩緩退開幾步。

那少女把船搖到岸邊,叫道:“郭哥哥,上船來吧!”

郭靖猛吃一驚,轉過頭來,只見那少女笑靨生春,衣襟在風中輕輕飄動。郭靖如癡似夢,雙手揉了揉眼睛。

那少女笑道:“怎么?不認識我啦?”郭靖聽她聲音,依稀便是黃蓉模樣,但一個骯臟襤褸的小叫化,怎么會忽然變成一個仙女,真不能相信自己眼睛。只聽得背后黃河四鬼紛紛叫嚷:“小姑娘,快來割斷我們身上繩索,放我們下來!”“你來幫個忙,我給你一百兩銀子!”“每人一百兩,一共四百兩!”“你要八百兩也行。”

那少女對他們渾不理睬,笑道:“我是你的黃賢弟啊,你不睬我了嗎?”郭靖再定神看時,果見她眉目口鼻確和黃蓉一模一樣,說道:“你……你……”只說了兩個“你”字,再也接不下去了。黃蓉嫣然一笑,說道:“我本是女子,誰要你黃賢弟、黃賢弟地叫我?快上船來吧。”郭靖恍在夢中,雙足點地,躍上船去。黃河四鬼兀自將放人的賞格不斷提高。

黃蓉把小舟蕩到湖心,取出酒菜,笑道:“咱們在這里喝酒賞雪,那不好嗎?”這時離黃河四鬼已遠,叫嚷之聲已聽不到了。

郭靖心神漸定,笑道:“我真糊涂,一直當你是男的,以后不能再叫你黃賢弟啦!”黃蓉笑道:“你也別叫我黃賢妹,叫我作蓉兒吧。我爹爹一向這樣叫的。”郭靖忽然想起,說道:“我給你帶了點心來。”從懷里掏出完顏康送來的細點,可是他背負王處一、換水化毒、奔波求藥,早把點心壓得或扁或爛,不成模樣。黃蓉看了點心的樣子,輕輕一笑。郭靖紅了臉,道:“吃不得了!”拿起來要拋入湖中。黃蓉伸手接過,道:“我愛吃。”

郭靖一怔,黃蓉已把一塊點心放在口里吃起來。郭靖見她吃了幾口,眼圈漸紅,眼眶中慢慢涌上淚水,更是不解。黃蓉道:“我生下來就沒了媽,從來沒哪個像你這樣記著我過……”說著幾顆淚水流了下來。她取出一塊潔白手帕,郭靖以為她要擦拭淚水,哪知她把幾塊壓爛了的點心細心包起,放在懷里,回眸一笑,道:“我慢慢地吃。”

郭靖絲毫不懂這種女兒情懷,只覺這個“黃賢弟”的舉動很是特異,問她道:“你說有要緊事對我說,是什么事?”黃蓉笑道:“我要跟你說,我不是什么黃賢弟,是蓉兒,這不是要緊事么?”

郭靖也微微一笑,說道:“你這樣多好看,干嗎先前扮成個小叫化?”黃蓉側過了頭,道:“你說我好看嗎?”郭靖嘆道:“好看極啦,真像我們雪山頂上的仙女一般。”黃蓉笑道:“你見過仙女了?”郭靖道:“我沒見過,見了那還有命活?”黃蓉奇道:“怎么?”郭靖道:“蒙古的老人家說,誰見了仙女,就永遠不想再回到草原上來啦,整天就在雪山上發癡,沒幾天就凍死了。”

黃蓉笑道:“那么你見了我發不發癡?”郭靖臉一紅,急道:“咱們是好朋友,那不同的。”黃蓉點點頭,正正經經地道:“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好,不管我是男的還是女的,是好看還是丑八怪。”隔了片刻,說道:“我穿這樣的衣服,誰都會對我討好,那有什么稀罕?我做小叫化的時候你對我好,那才是真好。”

她這時心情極好,笑道:“我唱個曲兒給你聽,好嗎?”郭靖道:“明兒再唱好不好?咱們要先給王道長買藥。”把王處一在趙王府受傷、買不到傷藥的情形簡略說了。

黃蓉道:“我本在奇怪,你滿頭大汗地在一家家藥鋪里奔進奔出,不知道干什么,原來是為了這個。”郭靖這才想起,他去買藥時黃蓉已躡在他身后,否則也不會知道他的住所,說道:“黃賢弟,我騎你的小紅馬去買藥好嗎?”

黃蓉正色道:“第一,我不是黃賢弟。第二,那小紅馬是你的,難道我真會要你的嗎?我只是試試你的心。第三,到附近市鎮去,也未必能買到藥。”郭靖聽她所料的與王處一不謀而合,甚是惶急。

黃蓉微笑道:“現下我唱曲兒了,你聽著。”

她微微側過了頭,斜倚舟邊,一縷清聲自舌底吐出:

“雁霜寒透幙。正護月云輕,嫩冰猶薄。溪奩照梳掠。想含香弄粉,覯妝難學。玉肌瘦弱,更重重龍綃襯著。倚東風,一笑嫣然,轉盼萬花羞落。

“寂寞!家山何在:雪后園林,水邊樓閣。瑤池舊約,麟鴻更仗誰托?粉蝶兒只解尋花覓柳,開遍南枝未覺。但傷心,冷淡黃昏,數聲畫角。”

郭靖一個字一個字地聽著,雖然于詞義全然不解,但清音嬌柔,低回婉轉,聽著不自禁地心搖神馳,意酣魂醉,這一番纏綿溫存的光景,他出世以來從未經歷過。只是常常想到王處一的傷勢,在心中將歌聲打了岔。

黃蓉一曲既終,低聲道:“這是辛大人所作的《瑞鶴仙》,是形容雪后梅花的,你說做得好嗎?”郭靖道:“我一點兒也不懂,歌兒是很好聽的。辛大人是誰啊?”黃蓉道:“辛大人就是辛棄疾。我爹爹說他是位愛國愛民的好官。北方淪陷在金人手中,岳爺爺他們都給奸臣害了,現下只辛大人還在力圖恢復失地。”

郭靖雖然常聽母親說起金人殘暴,虐殺中國百姓,但終究自小生長蒙古,家國之痛在他并不深切,說道:“我從未來過中原,這些事你將來慢慢說給我聽,這當兒咱們想法兒救王道長要緊。”黃蓉道:“你聽我話,咱們在這兒多玩一陣,不用著急。”郭靖道:“他說若不盡早清毒,會有大害,說不定就會殘廢!”黃蓉道:“那就讓他殘廢好了,又不是你殘廢,我殘廢。”郭靖“啊”的一聲,跳起身來,道:“這……這個怎么可以……你……”臉上已現怒色。

黃蓉微笑道:“不用著惱,我包你有藥就是。”郭靖聽她言下之意似十拿九穩,再者自己也無別法,心想:“她計謀武功都遠勝于我,聽她的話一定錯不了。”只得暫且放寬胸懷。黃蓉說起怎樣把黃河四鬼吊在樹上,怎樣戲弄侯通海,兩人拊掌大笑。

眼見暮色四合,漸漸的白雪、湖水、梅花都化成了朦朦朧朧的一片,黃蓉慢慢伸出手去,握住了郭靖手掌,低聲道:“現今我什么都不怕啦。”郭靖道:“怎么?”黃蓉道:“就算爹爹不要我,你也會要我跟著你的,是不是?”郭靖道:“那當然。蓉兒,我跟你在一起,真是……真是……真是歡喜。”

黃蓉輕輕靠在他胸前。郭靖只覺一股甜香圍住了他的身體,圍住了湖水,圍住了整個天地,也不知是梅花的清香,還是黃蓉身上發出來的。兩人握著手不再說話。

過了良久良久,黃蓉嘆了口氣,道:“這里真好,只可惜咱們要走啦。”郭靖道:“為什么?”黃蓉道:“你不是要去拿藥救王道長嗎?”郭靖喜道:“啊,到哪里去拿?”黃蓉道:“藥鋪子的那幾味藥,都到哪里去啦?”郭靖道:“定是給趙王府的人搜去了。”黃蓉道:“不錯,咱們就到趙王府拿去。”郭靖嚇了一跳,道:“趙王府?”黃蓉道:“正是!”郭靖道:“那去不得。咱們倆去只有送命的份兒。”

黃蓉道:“難道你就忍心讓王道長殘廢?說不定傷勢厲害,還要送命呢!”郭靖熱血上沖,道:“好,不過,不過你不要去。”黃蓉道:“為什么?”郭靖道:“總而言之,你不能去。”卻說不出個道理來。

黃蓉低聲道:“你再體惜我,我可要受不了啦。要是你遇上了危難,難道我獨個兒能活著嗎?”

郭靖心中一震,不覺感激、愛惜、狂喜、自憐,諸般激情同時涌上心頭,突然間勇氣百倍,頓覺沙通天、彭連虎等人殊不足畏,天下更無難事,昂然道:“好,咱倆去拿藥。”

兩人把小舟劃到岸邊,上岸回城,向王府而去。走到半路,郭靖忽然記起黃河四鬼兀自掛在樹上,停步說道:“啊,要不要去放了那四個人下來?”黃蓉格格一笑,道:“這四個家伙自稱‘剛烈雄健’,厲害得很,凍不壞、餓不死的。就算餓死了,‘梅林四鬼’也比‘黃河四鬼’高雅得多。”。

首頁 ► 文化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