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侖在阿爾科拉橋頭(跨越阿爾卑斯山圣伯納隘口的拿破侖)

達維特/拿破侖在阿爾科拉橋頭

達維特/拿破侖在阿爾科拉橋頭

拿破侖在阿爾科拉橋頭 法國 達維特 1800年,新古典主義,布面油畫,259x221厘米,馬爾邁松堡國家博物館,魯伊-馬爾邁松

在與奧國的干涉軍戰斗中,拿破侖以英勇大無畏的精神冒著冬天的嚴寒與雪崩的危險,出其不意地越過圣貝爾納山險

坡,帶領主力軍向敵人腹地前進。在畫家的筆下,拿破侖被描繪成英勇、果敢、堅毅的統帥形象,他揮手勒馬向上的雄姿以

對角線趨勢充滿畫面,整個世界統統在他的腳下,坡石上刻著永垂青史的名字。

在拿破侖執政的十年里,達維特創作了一系列為皇帝頌德的作品,其中不少作品顯示了畫家非凡的藝術才能。在《拿破侖越過圣貝爾納山》一畫中,畫家為拿破侖塑造了一個神奇十足的理想化形象,他腳跨駿馬,威風八面,背后是綿延的山丘,山上有進行中的軍隊,拿破侖看了之后,大家贊賞,還特意吩咐畫家復制兩幅,以供部下觀賞。后來做了皇帝后,他還讓達維特為他的加冕儀式創作一幅紀實作品。

這幅著名的古典油畫的歷史背景是:1794年第二次反法同盟戰爭期間,拿破侖率領4萬大軍,登上險峻的阿爾卑斯山,為爭取時間抄近道越過圣伯納隘道,進入意大利的情景,拿破侖軍隊進入意大利后,給那里的奧地利軍隊出其不意的打擊,用一個月時間結束戰爭。這場戰役的勝利,提高了拿破侖的威望和地位,這次戰爭的勝利為拿破侖登上皇帝寶座打開了通道。

拿破侖軍隊穿越阿爾卑斯山圣伯納山口積雪的陡坡上情景;拿破侖腳跨駿馬,威風八面,背后是綿延的山丘,山上有進行中的軍隊,拿破侖紅色的斗篷使畫面輝煌激昂,陰沉的天空、奇險的地勢加強了作品的英雄主義氣勢。

凡爾賽博物館繪畫部總策劃人克萊爾·康斯坦女士介紹說,拿破侖對這幅畫的創作進行了干預,要求對真實的歷史細節作修改。其實,拿破侖翻山時騎的不是馬而是驢子,穿的是普通軍大衣而不是紅色斗篷。他之所以要求做這樣的修改是為了渲染其“英雄的氣概和史詩般的遠征”。

年輕的拿破侖,充滿夢想和自信,他的手指向高高的山峰。昂首挺立的烈馬與鎮定堅毅的人物形成對比。拿破侖被描繪成英勇、果敢、堅毅的統帥形象,他揮手勒馬向上的雄姿以對角線趨勢充滿畫面,整個世界統統在他的腳下,充滿了睥睨天下的英雄氣概,畫家為拿破侖塑造了一個神奇十足的理想化形象。

畫家達維特在拿破侖的韁繩上留下了自己的簽名。

當雅克-路易·大衛(1748-1825)繪制這幅畫時,拿破侖只有28歲,而且已經是一名令人生畏的將軍,在5年中第二次在意大利擊敗了奧地利軍隊。西班牙的查爾斯四世委托大衛完成這幅作品。拿破侖拒絕作模特,但他把自己在馬倫戈之戰中所穿的軍裝送了過來。他想要自己的形象表現出“烈馬之上的冷靜”,而不僅僅是像大衛建議的那樣,只帶著一把劍。最后的成本充滿了政治宣傳意味,拿破侖也讓人想起漢尼拔和查理曼大帝,后者也越過了阿爾卑斯山,而且拿破侖被繪制成一個浪漫主義的英雄,坐在站立起來的馬上,身著火焰般的盛裝;在現實中,他穿的是灰色外套,騎的是一頭驢。對角線式的構圖,暗示拿破侖帶領自己的軍隊向前、向上。

當大衛繪制這幅肖像時,他是法國新古典主義最重要、最具影響力的畫家。在法國大革命之后,他毫不猶豫地跟隨了拿破侖,被后者的英雄主義光環迷住;他在作品中美化了拿破侖,滿足自己的理想。這幅作品中,最初拿破侖披著一件黃色大氅,后來遵照拿破侖的命令重畫多次,大氅的顏色也改了很多次。

首頁 ► 藝術 ► 達維特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