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美——安格爾《泉》

永恒的美——安格爾《泉》

永恒的美——安格爾《泉》

泉 油畫 法國 安格爾作品賞析 1856 盧浮爾美術館藏

《泉》創作于1856年,安格爾此時已76歲高齡。但實際上這幅畫早在1820年他就開始醞釀了,安格爾用了36年的時間來構思他心中“永恒的美”。向上的手臂、微傾的腰身、半曲的纖腿……所有這一切構成了身體的全部曲線,這種曲線極富節奏感,與線形的泉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愈發顯出少女身體的曼妙與美感。在這里,裸女的全部曲線成為了畫作的主體,人們的視線完全被曲線掌控,我們不僅注視著它們,似乎完全被它們包圍,我們也在觸摸著它們。整個畫面如同完美的樂章,如同順著飛瀉的清泉流動的韻律,舒緩的音符從少女光滑的手臂上輕輕流下,在動人的線條中回環往復,再隱入到地面飛濺的水花中。

《泉》完美地體現了安格爾終身追求的“永恒的美”,通過線條、形體、色調塑造出一種和諧的女性美。安格爾把他心中長期積聚的抽象出來的古典美與具體的寫實少女的美相結合,找到了完美統一的形式。他在這幅畫上展示了可以得到人類普遍贊美的美的恬靜、抒情和純潔性。少女的裸體健康、自然、飽滿,整個構圖嚴謹、單純,充滿真實感,富于女性魅力。安格爾為了營造出少女整體曲線的美感與節奏感,創造了一個人世間根本不可能有的少女。有評論家這樣評價《泉》:“這位少女是畫家晚年藝術的產物,她的美姿已超出了所有女性,她集中了她們各自的美于一身,形象更富生氣也更理想化了。”

安格爾曾經說過:“我的創作在很久以前就只追慕一種范本,即產生于那個光輝時代的古典藝術及其杰出的藝術大師們,拉斐爾為這一時代建立了一個永恒不變的藝術美的領域。我感到一種我確實在用自己的繪畫證明我傾全力模仿他們的傾向,并繼續走他們所開創的那條藝術道路。”盡管安格爾一直恪守古典主義傳統,但他的不少作品中也表現出浪漫主義手法。或許正是這一點,才使安格爾保持了自己創作的獨立性。泰奧菲爾評價安格爾時說到:“安格爾先生最偉大的貢獻在于他把從古希臘到文藝復興時期的火矩抓在手里,并且不讓它熄火,雖然有許多嘴想吹熄這個火。應當說,他確實用心良苦。”

安格爾一生中在裸體素描上下過精深的功夫,而且只有當他面對裸體模特兒時,他的現實主義真知灼見才特殊地顯現出來。他曾說:“標準的美——這是對美的模特兒不間斷觀察的產物”,還認為:“一幅畫的表現力取決于作者的豐富的素描知識;撇開絕對的準確性,就不可能有生動的表現。掌握大概的準確,就等于失去準確。那樣,無異于在創造一種本來他們就毫無感受的虛構人物和虛偽的感情。” 這位古典主義繪畫的末代風流畫家,吸收文藝復興時期前輩大師的求實的技巧,使自己的素描技巧發揮到爐火純青的境地。這里所不同的只是,象馬薩卓、米開朗基羅、喬爾喬奈等大師的裸女體現的是一種充滿人性的時代理想,而安格爾在裸女上所寄予的理想,則是“永恒的美”這一抽象概念。究其實,乃在于尋求以線條、形體、色調相諧和的女性美的表現力。這在他那些描寫土耳其宮女的裸女畫上尤為明顯。晚年,安格爾畫了這一幅《泉》,則進一步反映了畫家對美的一種全新觀念,那就是他深深覺得用精細的造型手段創造一種抽象的古典美典范的必要性。76歲高齡的安格爾,終于在這一幅《泉》上,把他心中長期積聚的抽象出來的古典美與具體的寫實少女的美,找到了完美結合的形式。

安格爾從1830年在意大利佛羅倫薩逗留期間就開始創作“泉”,但一直沒有完稿。二十六年以后,當他已是七十六歲高齡時才畫完此畫。這幅畫是安格爾的得意之作。“泉”把古典美和女性人體的美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出色地表現了少女的天真的青春活力。“泉”也是西歐美術史上描寫女性人體的優秀作品之一。由此可見,安格爾的造型力純粹是對現實的一種感性的占有,在他的構圖創作中,只有當他的可能拜倒于女人面前時,他才創造了真正的藝術作品。

他在這幅畫上展示了可以得到人類普遍贊美的美的恬靜、抒情和純潔性。《泉》大概在意大利佛羅倫薩時就開始醞釀了,那是在1820年的事,為什么事隔36年后才最終完成此稿呢?這還得從他的學生保羅巴爾澤和亞歷山大德戈弗兩人說起。最初在安格爾心中構思的“泉”,是仿效意大利大師們在畫維納斯時的愿望,他早在1807年就畫過一些草圖,后來不滿足前人已畫過的“維納斯”樣式,企圖使形象更單純化。有人認為這幅畫最初是由上述兩個學生協助完成的。安格爾經常在同一主題或構思中進行復制,有時花上幾年甚至幾十年工夫。

1857年,《泉》被迪麥泰爾伯爵收購,成為私人藏畫品。后根據這位伯爵的遺囑,他的家屬于1878年將此畫贈給國家,終于成為巴黎盧浮宮內又一鎮館之寶。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