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畫賞析解密

生命是一個過程,美好的瞬間往往只是“曇花一現”,唯有繪畫,能把短暫的瞬間變成永恒的記憶,它能將稍縱即逝的變成用不消逝的。進而把人對生命的消亡恐懼和悲哀中解救出來。只要人類存在,繪畫就不會消失。

整個西方繪畫的歷史實際上是一個不斷否定自己、螺旋上升的歷史,在背叛當中,產生了各種風格與 流派。也是在這種不斷超越自我的探索中,繪畫的世界才變的如此豐富多彩。最早的背叛似乎發生在我 們都奉為經典的古典時期。繪畫從有形世界逐漸向無形世界進發,具體的、實實在在的東西被靈精神所 代替,于是氣宇軒昂的中世紀繪畫藝術在始料不及中出現了。

隨著這一次背叛的結束,命運的轉輪滾動起來,下一個背叛有開始了。文藝復興時期的繪畫沖破了 中世紀束縛,重回古典有形世界,但有不同于古典繪畫,文藝復興時期的繪畫變的更加準確、科學。自 然科學的手段和成果被引入繪畫的領域。透視學和解剖學使畫家看到一個比前人更加迷人的世界。以"文藝復興三杰"為代表的盛期文藝復興畫家,不在只是描摹自然,還在作品中注入了理想的美的因素,因此 被公認為古典藝術的完美典范。

樣式的主義對形式的過分追求在文藝復興繪畫的內部孕育了叛逆的種子。巴洛克、洛可可繪畫,拒絕 古典單純寧靜與程式化的形式,追求感情宣泄和動態的傳達,偏愛豐富華麗的效果和生動有力的氣勢。 世界由此變的鮮亮起來,超凡脫俗的氣質彌蓋著純碎的物質生活。

在三次風格轉換中,繪畫的基本語言已在不斷背叛中變得相當成熟了,新古典主義、浪漫主義與現實 主義的繪畫不過是使這種成熟更加穩固。繪畫需要一種全新的變革來突破自身,獲得新的發展方向。

于是,印象主義因運而生。它以強有力的姿態前行于主觀感覺的大道上,把色彩因素"分離‘出來為已所 用。印象主義畫家以各自不同的心境,面對自然抒發自己真實的情感。他們用豐富多變的色點、色束描 繪形象,大面積平涂和大色塊轉折越來越少見,有時顏色堆積很厚,形成豐富、流動色彩效果。

19世紀末,西方繪畫經歷了由表現客觀真實到表達主觀意念的根本變革。如果說印象主義是這一變革 征兆,那么新印象主義和后印象主義繪畫主義則是一種新的嘗試。修拉、塞尚、梵高、高更等印象主義 畫家分別從繪畫的表層和深層表達自己對藝術的追求。可以說,后印象主義繪畫是現代主義繪畫的曙光。

20世紀是一個真正試驗的偉大年代,眾多的反文藝復興再現性傳統的流派形成了不斷探索的鏈條。現 代派繪畫是對過去繪畫的一種根本否定,這一否定最重要特征出現了新的繪畫觀念,力求切斷與客觀的 一切聯系,過去的審美標準不再為現代派繪畫所采用,繪畫不只是客觀的描述,而是表達畫家的’‘主觀的 意念’或‘理性的意念’,也就是表達自我意識,甚至潛意識,夢境。最終達到對自我的否定,現代派畫家通過陌生化的形式變革,力圖使繪畫本身,即線、形、色等變成有‘意味的形式’。

從古典時期繪畫到現代派繪畫,西方繪畫走過了漫長的道路,有人說它已消亡,有人說已變異,其 實對于繪畫本身來說,它并沒有停滯不前。它一直按照自己的發展規律,在不斷的否定中繼續前行。

從“黑暗時代”到人文主義——中世紀及文藝復興藝術

慘道肢解的名作——杜喬《圣母子榮登圣座》

沾滿毒汁的邪惡之吻——喬托《猶大之吻》

逃亡途中的家庭——喬托《逃往埃及》

圣像畫鼎盛的里程碑——魯勃廖夫《圣三位一體》

鏡子中的細節——楊·凡·愛克《阿爾諾芬尼夫婦像》

15世紀尼德蘭美術的標志——凡·愛克兄弟《根特的祭壇畫》

相同的基督,不同的角度——曼特尼亞《哀悼基督》

宗教題材中的市井眾相——吉蘭達約《參拜圣嬰》

查理七世的情婦怎么變成了圣母——富凱《圣母子》

左手的動作象征什么——楓丹白露畫派《德·埃特雷公爵夫人和德·維拉爾公爵夫人》

近乎神圣的圓滿旅行——弗朗切斯卡《基督受洗》

頗具世俗意味的維納斯——克拉那赫《守護圣泉的仙女》

能看到畫中的骷髏嗎——小漢斯·荷爾拜因《出訪英國宮廷的法國大使》

蛇的誘惑——馬薩喬《失樂園》

平凡的人間社會圖景——馬薩喬《納稅錢》

透視技法執眷的追隨者——烏切羅《圣羅馬諾之戰》

最迷人的女神——波提切利《維納斯的誕生》

誰是誹謗誰是真理——波提切利《誹謗》

緊張的瞬間,激烈的斗爭——達·芬奇《最后的晚餐》

永恒的神秘微笑——達·芬奇《蒙娜麗莎》

將觸未觸,咫尺天涯——米開朗基羅《創造亞當》

天堂和地獄的界線——米開朗基羅《最后的審判》

士兵還是少婦——喬爾喬內《暴風雨》

拉斐爾在哪里——拉斐爾《雅典學派》

掌控色彩的靈魂——提香《天上的愛與人間的愛》

人神鬼怪共處的魔幻世界——博斯《圣安東尼的誘惑》

深沉博大的藝術品質——老彼得·勃魯蓋爾《雪中獵人》

歌頌農民生活的序曲——老彼得·勃魯蓋爾《農民的婚禮》

崇高貞潔的紀念碑——丁托萊托《浴后的蘇珊娜》

現世享樂生活的典范——委羅內塞《馬爾斯與維納斯》

永恒思索的靈魂——格列柯《奧加斯伯爵的葬禮》

真實坦率的記錄——丟勒《自畫像》

樂觀、冷靜、暴躁、憂郁——丟勒《四使徒》

深重的苦難——丟勒《四騎士》

輝煌時期的巴洛克與洛可可藝術——17、18世紀

救世主復活——卡拉瓦喬《基督在以馬忤斯的晚餐》

平凡而簡單的貧民葬禮——卡拉瓦喬《基督下葬》

18世紀人文主義理想的頌歌——提埃波羅《雷佐尼科與薩沃格南婚姻之喻》

蓬勃跳躍的生命力——魯本斯《和妻子在一起的自畫像》

英國上流的儀態與風雅——凡·代克《查理一世行獵圖》

不一樣的國王和王后肖像——委拉斯開茲《宮娥》

戲劇化的人物傳記——委拉斯開茲《教皇英諾森十世肖像》

虔誠的殉道者——蘇巴朗《圣塞拉皮昂》

風景與歷史的合奏——普桑《四季》

荊棘奇跡——尚帕涅《羅亞爾港的兩個修女》

訓誨劇——格瑞茲《懲罰忘恩負義的子女》

歌頌愛悄——弗拉戈納爾《門閂》

男歡女愛的小夜曲——弗拉戈納爾《秋千》

現實與夢幻的交替——布萊克《創造亞當》

文雅嫻靜的大家閨秀——列維茨基《捷婭科娃像》

定格瞬間——科普利《沃特森和鯊魚》

引起廣泛爭議的畫作——韋斯特《沃爾夫將軍之死》

風流雅畫中的"愛之島"——華托《發舟西苔島》

畫店中的社會縮影——華托《畫店》

風流倜儻的”貴族少年"——庚斯勃羅《藍衣少年》

如畫的風景——克勞德·洛蘭《帕里斯的評判》

火槍手連的出發——倫勃朗《夜巡》

幸福的新娘——倫勃朗《猶太新娘》

陽光處理的獨到——拉·圖爾《女占卜師》

微弱光源下的懺悔者——拉·圖爾《懺悔的抹大拉》

英雄主義的贊歌——大衛《馬拉之死》

吹響為民族抗戰的號角——大衛《荷拉斯兄弟之誓》

權利與金錢的戲劇結合——荷加斯《時髦婚姻》

美麗而又殘忍的女神——布歇《狄安娜出浴》

享樂主義時代的貴婦人——布歇《蓬巴杜夫人肖像》

樸素真摯的美好生活——夏爾丹《集市歸來》

毫不掩飾的尖銳鋒芒——戈雅《查理四世全家像》

悲壯激昂,可歌可泣——戈雅《1808年5月3曰夜槍殺起義者》

革命的時代——19世紀

神情惶恐的瑪利亞——羅塞蒂《受胎告知》

海面上的奇景——透納《退役的鐵梅雷爾號戰艦》

質樸幽雅的典范——普呂東《約瑟芬皇后》

浪漫的歷史畫——格羅《拿破侖視察雅法鼠疫病院》

怪異的優美——安格爾《大宮女》

永恒的美——安格爾《泉》

浪漫之筏——籍里柯《梅杜莎之筏》

戰斗進行曲——德拉克洛瓦《自由領導人民》

死亡與毀滅——德拉克洛瓦《希阿島的屠殺》

現實的苦悶——杜米埃《三等車廂》

愛藝術也愛土地——米勒《拾穗者》

偉大的農民題材畫——米勒《晚鐘》

畫室的寓言——庫爾貝《畫室》

因愛情而苦惱的女人——亞·卡巴奈《淮德拉》

陽光的盛宴,色彩的革命——馬奈《草地上的午餐》

一幅能激起騷亂的畫——馬奈《奧林匹亞》

絢麗的瞬間印象——莫奈《曰出·印象》

變幻莫測的世界——莫奈《睡蓮》

尋求生活的快樂——雷諾阿《包廂》

光的詠嘆調——雷諾阿《紅磨坊街的舞會》

緊張的對峙——莫羅《俄狄普斯與斯芬克斯》

持久的均衡——塞尚《靜物蘋果籃子》

怪誕的誘惑——盧梭《夢》

天真樸拙的原始派藝術——盧梭《沉睡的吉普賽少女》

單純的原始之美——高更《塔希提婦女》

神秘的伊甸園——高更《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里去?》

舞蹈中的美感——德加《舞蹈課》

詩與方法的平衡——修拉《大碗島上的星期曰下午》

紙醉金迷背后的憂傷——勞特雷克《紅磨坊街的女丑角》

驚惶的朦朧詩——利維·杜默爾《陣風》

陶醉的詩情——博納爾《逆光下的裸婦》

失控的精神之作——博納爾《棕櫚之枝》

生命在激情中狂野燃燒——梵高《星夜》

貧窮而高貴的靈魂——梵高《殘耳的自畫像》

不可琢磨的吻——克里姆特《吻》

人生的進程——克里姆特《死與生》

絕望的吶喊——蒙克《吶喊》

感受死亡——蒙克《馬拉之死》

無情的諷刺——菲多托夫《少校求婚》

海洋的贊歌——艾瓦佐夫斯基《九級浪》

凝視歷史的瞬間——蘇里科夫《近衛軍臨刑的早晨》

深刻的記憶——蘇里科夫《女貴族莫洛卓娃》

現實的鞭撻——列賓《伏爾加河上的纖夫》

流浪的英雄——列賓《意外歸來》

神秘的情節——克拉姆斯柯依《無名女郎》

深遠而神秘——列維坦《深淵》

嶄新的世界——20世紀至今

抽象的預言——康定斯基《白線》

野獸的狂舞——馬蒂斯《舞蹈》

緊張的協調秩序——馬蒂斯《紅色的和諧》

立體的空間——勃拉克《埃斯塔克的樹林》

機械的世界——萊熱《三個女子》

幾何的抽象——德勞內《城市之窗》

生活在不同時刻的過程——杜桑《下樓的裸女》

唯美的反叛——杜桑《新娘被光棍們剝光了衣服》

痛苦的夢囈——安德烈·馬宋《迷宮》

狂歡而安詳的夢境——夏加爾《生日》

愛情的偶然——巴爾蒂斯《紙牌游戲》

未來的節奏——波丘尼《城市的興起》

重疊與運動——賈·巴拉《鏈條上的狗》

單純化的造型,變形的美——莫迪里阿尼《裸女立像》

運動的色彩——約·斯忒拉《布魯克林橋》

形而上的神秘——契里柯《一條街上的神秘與憂郁》

惡魔的狂歡節——恩索爾《1889年基督降臨布魯塞爾》

假面的告白——恩索爾《骷髏爭奪上吊尸體》

愛情與死亡——保爾·德爾沃《熟睡的維納斯》

形象的欺騙——馬格里特《危險的暗殺者》

幻想的現實——馬格里特《模特兒》

死亡的寓言——畢加索《格爾尼卡》

煽動?褻瀆?抑或其他——畢加索《亞威農的少女們》

絕對自由的幻想世界——米羅《哈里昆的狂歡》

軟埸塌的鐘——達利《永恒的記憶》

探尋精神的新大陸——達利《哥倫布之夢》

不是抽象的抽象——克利《魚的循環》

死神的演奏——勃克林《自畫像與拉琴的死神》

生的終結與死的來臨——勃克林《死亡之島》

無能為力的沉默——蒙卡奇《死囚牢房》

風暴中的喘息——科柯施卡《風中的新娘》

重復的藝術——沃霍爾《瑪麗蓮·夢露印刷肖像》

意在言外——懷斯《克麗絲蒂娜的世界》

孤獨的透明盒子——培根《自畫像》

流行文化的概括——漢密爾頓《到底是什么使得今天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有魅力?》

令人迷惑的雙重形象——德庫寧《發掘》

曖昧的空間——波洛克《熏衣草之霧》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