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家達芬奇作品賞析

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年4月15日-1519年5月2日,白羊座),又譯達文西,全名李奧納多·迪·瑟皮耶羅·達芬奇,是一位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多項領域博學者,其同時是建筑師、解剖學者、藝術家、工程師、數學家、發明家,他無窮的好奇與創意使得他成為文藝復興時期典型的藝術家,而且也是歷史上最著名的畫家之一,整個歐洲文藝復興時期最完美的代表。他一生完成的作品不多,但幾乎件件都是不朽的名作。他的作品自始至終具有鮮明的個人風格,并特別善于將藝術創作和科學探討相結合,在世界美術史上堪稱獨步。他與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并稱“文藝復興藝術三杰”。

達芬奇的父母為地主與農婦,他在意大利佛羅倫斯附近的芬奇出生與長大。靈感家達芬奇以其畫作寫實性及具影響力聞名,前者如《蒙娜麗莎》、《最后的晚餐》以寫實著稱,后者像《維特魯威人》對后世影響深遠。他具有超越當時的廣泛構思,著名的概念性發明比方直升機、坦克車、太陽能聚焦使用、計算機、板塊構造論基本原理、雙層殼等許多構想。但在他的生平中,這么多的設計只有少數能建造出來或具體可行;現代科學所用的冶金及工程學技術在文藝復興時代方處于搖籃期。他的作品中只有極少數畫作流傳下來,加上散布在形形色色收藏中包括了繪畫、科學示意圖、筆記的手稿。他的筆記中涉及科學研究的范圍極其廣闊,從物理數學到生理解剖,幾乎無所不包;他在技術方面的創造發明遍及民用、軍事、工程、機械等各方面。

達芬奇最有名的畫

孩子時代的達·芬奇聰明伶俐,勤奮好學,興趣廣泛。他歌唱得很好,很早就學會彈七弦琴和吹奏長笛。他的即興演唱,不論歌詞還是曲調,都讓人驚嘆。他尤其喜愛繪畫,常為鄰里們作畫,有“繪畫神童”的美稱。14歲的小達·芬奇被父親送往佛羅倫薩,師從著名的藝術家韋羅基奧,開始系統地學習造型藝術。在20歲時,達·芬奇已有很高的藝術造詣,他用畫筆和雕刻刀去表現大自然和現實生活的真、善、美,熱情歌頌人生的幸福和大自然的美妙。

在文藝復興早期,人們盲目地接受傳統觀念,崇拜古代權威和古典著作。人們學習科學知識也只是學習像《圣經》一樣的亞里士多德理論,只相信文字記載。達·芬奇反對經院哲學家們,把過去的教義和言論作為知識基礎,他鼓勵人們向大自然學習,到自然界中尋求知識和真理。他認為知識起源于實踐,只有從實踐出發,通過實踐去探索科學的奧秘。他說“理論脫離實踐是最大的不幸”,“實踐應以好的理論為基礎”。達·芬奇提出并掌握了這種先進的科學方法,采用這種科學方法去進行科學研究,在自然科學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提出的這一方法,后來得到了伽利略的發展,并由英國哲學家培根從理論上加以總結,成為近代自然科學的最基本方法。達·芬奇堅信科學,他對宗教感到厭惡,抨擊天主教為“一個販賣欺騙與謊言的店鋪”。他說:“真理只有一個,他不是在宗教之中,而是在科學之中。”達·芬奇的實驗工作方法為后來哥白尼、伽利略、開普勒、愛因斯坦、牛頓等人的發明創造開辟了新的道路。

1482年,達·芬奇來到米蘭,應圣弗朗切斯教堂的邀請繪制祭壇畫《巖間圣母》。這幅畫現藏于盧浮宮。《最后的晚餐》是他在這一時期的創作中最負盛名之作。這幅表現基督被捕前和門徒最后會餐訣別場面的濕壁畫,在人物布局上,一反平列于飯桌的形式,將基督獨立于畫面中央,其他門徒通過各自不同的表情和手勢,分別表現出驚恐、憤怒、懷疑、剖白和慌張的情緒。這種典型性格的描繪,突出了繪畫的主題,它與構圖的統一效果互為補充,堪稱美術史上最完美的典范之作。

1500年,達·芬奇回到佛羅倫薩,隨著共和國制度的恢復,文化氣氛一度活躍,畫壇上也先后出現了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杰出人物。達·芬奇開始為蘭則塔大教堂的主祭壇創作《圣母子與圣安妮、施洗者圣約翰》,他向市民展出的一幅經過精心構思的《圣母子與圣安妮、施洗者圣約翰》素描草圖,立即引起轟動,其構圖原理和畫法對藝術界有極大影響,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等人也從中得到啟發。

如果說《最后的晚餐》是世界最著名的宗教畫,那么,達·芬奇在51歲時自米蘭重返佛羅倫薩而作的《蒙娜麗莎》則無愧為世界上最著名、最偉大的肖像畫。這兩件譽滿全球的作品,使達·芬奇的名字永垂青史。1503年,他一面著手為市政廳繪制壁畫《安吉里之戰》,一面創作《蒙娜麗莎》和《圣母子與圣安妮、圣約翰》(后成為《圣母子與圣安妮》)。這兩幅畫和《施洗者圣約翰》一起成為他極為珍愛的作品,始終帶在身邊,晚年移居法國也不離左右,最后遺存巴黎。

在達·芬奇的藝術遺產中,大量的素描習作也頗值得重視,這些素描和他的正式作品一樣,同樣達到了極高的水平,被譽為素描藝術的典范。其特點是:觀察入微,線條剛柔相濟,尤其善于利用疏密程度不同的斜線,表現光影的微妙變化,他的每一件作品都以素描作基礎。其藝術理論散見于他的6000多頁手稿和未完稿的《繪畫論》中,這也是文藝復興時代理論研究的重大成果。

達芬奇作品賞析

在藝術創作方面,達芬奇解決了造型藝術三個領域——建筑、雕刻、繪畫中的重大問題:

1、解決了紀念性中央圓屋頂建筑物設計和理想城市的規劃問題;

2、解決了15世紀以來雕刻家深感棘手的騎馬紀念碑雕像的問題;

3、解決了當時繪畫中兩個重要領域——紀念性壁畫和祭壇畫的問題。

達芬奇的藝術作品不僅能像鏡子似的反映事物,而且還以思考指導創作,從自然界中觀察和選擇美的部分加以表現。壁畫《最后的晚餐》《安吉里之戰》和肖像畫《蒙娜麗莎》是他一生的三大杰作。這三幅作品是達芬奇為世界藝術寶庫留下的珍品中的珍品,是歐洲藝術的拱頂之石。

學術界一般將達芬奇的創作活動分為早期和盛期兩個階段。

早期創作

當他在的作坊學藝時,就表現出非凡的繪畫天才。約1470年他在協助韋羅基奧繪制《基督受洗》時,雖然只畫了一位跪在基督身旁的天使,但其神態、表情和柔和的色調,已明顯地超過了韋羅基奧。據傳,韋羅基奧為此不再作畫。現存他最早的作品《受胎告知》是達·芬奇在沒有老師的指導下,獨立完成的一件作品。除了有一點自由構思外,這幅畫的場景都是達芬奇遵循一般的透視畫法來構思的。后來位于歐利維特峰的圣巴托羅梅歐修道院還訂購了這幅作品。稍后創作的《吉內薇拉·班琪》,一反15世紀藝術追求線條分明的傳統,以逆光夕照的色調渲染他所倡導的透視效果。1481年創作的《博士來拜》(又譯《三王來拜》),是標志其藝術風格達到成熟期的作品。該畫雖由于他動身去米蘭而沒有完成,但從原稿上可看出其構圖和形象塑造所顯示的藝術創新,大大超越了他的老師和同輩:由圣母嬰孩和三位博士所形成的三角形穩定構圖,按精確的透視法畫的建筑遺跡和奔騰飛躍的馬群等背景,說明他已不再從敘事的角度簡單地羅列有關人物,而是對傳統的題材進行徹底的改造。他所采用的色調幽暗的畫法,使人物形象從陰影中突出,突破了傳統繪畫明晰透露的特點,預示著文藝復興的到來。

盛期創作

1482年達·芬奇來到米蘭,應圣弗朗切斯教堂的邀請繪制祭壇畫《巖間圣母》。這幅畫現藏于盧浮宮。《最后的晚餐》是他在這一時期的創作中最負盛名之作。這幅表現基督被捕前和門徒最后會餐訣別場面的濕壁畫,繪制在米蘭格雷契修道院飯廳的墻壁上。它巧妙的構圖和獨具匠心的布局,使畫面上的廳堂與生活中的飯廳建筑結構緊密聯結在一起,使觀者感覺畫中的情景似乎就發生在眼前。在人物布局上,一反平列于飯桌的形式,將基督獨立于畫面中央,其他門徒通過各自不同的表情和手勢,分別表現出驚恐、憤怒、懷疑、剖白和慌張的情緒。這種典型性格的描繪,突出了繪畫的主題,它與構圖的統一效果互為補充,堪稱美術史上最完美的典范之作。1500年達·芬奇回到佛羅倫薩,隨著共和國制度的恢復,文化氣氛一度活躍,畫壇上也先后出現了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杰出人物。達·芬奇開始為蘭則塔大教堂的主祭壇創作《圣母子與圣安娜、圣約翰》,他向市民展出的一幅經過精心構思的《圣母子與圣安娜、圣約翰》素描草圖,立即引起轟動,其構圖原理和畫法對藝術界有極大影響,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等人也從中得到啟發。1503年他一面著手為市政廳繪制壁畫《安吉里之戰》,一面創作《蒙娜麗莎》和《圣母子與圣安娜、圣約翰》(后成為《圣母子與圣安娜》),這是兩幅畫和《施洗者圣約翰》一起成為他極為珍愛的作品,始終帶在身邊,晚年移居法國也不離左右,最后遺存巴黎。

達芬奇生前留下大批未經整理的用左手反寫的手稿,難于解讀。只有到十七世紀中葉,才有學者整理小部分達芬奇手稿。達芬奇的主要手稿丟失了二百多年,直到1817年才重見天日。為紀念這位偉大的藝術和科學大師,1928年在他的故鄉成立了“萊昂納多·達·芬奇博物館”,之后又成立了“芬奇的萊奧納多博物館”(Museo Leonardiano di Vinci,位于芬齊市Conti Guidi古堡。)在米蘭的科學技術博物館(Museo Nazionale della Scienza e della Tecnica,地址為Via S.Vittore 21)中也有萊奧納多達芬奇的專題介紹。

首頁 ► 藝術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