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爾尼卡

格爾尼卡/西班牙/畢加索/布上油畫/縱349.3×橫776.6厘米/馬德里國家索菲亞王妃美術館藏

格爾尼卡/西班牙/畢加索/布上油畫/縱349.3×橫776.6厘米/馬德里國家索菲亞王妃美術館藏

格爾尼卡 西班牙 畢加索 布上油畫 縱349.3×橫776.6厘米 馬德里國家索菲亞王妃美術館藏

格爾尼卡是西班牙北部巴斯克族人的城鎮。1937年被納粹“神鷹軍團”的轟炸機炸成一片廢墟,死亡了數千名 無辜的老百姓。畢加索被法西斯暴行所激怒,毅然畫了這幅巨作,以表示強烈的抗議。畫面以站立仰首的牛和嘶吼 的馬為構圖中心。畫家把具象的手法與立體主義的手法相結合,并借助幾何線的組合,使作品獲得嚴密的內在結構 緊密聯系的形式,以激動人心的形象藝術語言,控訴了法西斯戰爭慘無人道的暴行。

對佛朗哥政府的殘酷行為不滿的畢加索定居巴黎,但當1937年4月26日西班牙巴斯克省的歷史名城 —— 格爾尼卡 在西班牙內戰的混亂中,遭到法西斯德軍的突擊,全城被炸為一片瓦礫,死傷數千人,而且大多是老弱婦孺時,激起了畢加索強烈的憤怒,因為他一想到德軍這樣強大的軍事力量,對一個不設防的小村莊竟然進行這樣殘暴的轟擊,就義憤填膺,於是開始動手繪制這幅壁畫,要以畫筆為槍來抵抗不人道的暴戾行為。

這幅《格爾尼卡》到底表現了什么呢?里面沒有飛機、炸彈、坦克、槍炮,只有牛、馬、女人、燈……等物體,然而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表象。畢加索把象征性的戰爭悲劇投入藍色調中,那淺青、淺灰在黑色調的對照中表現正義的極點,它聚集了殘暴、痛苦、絕望、恐怖的全部意義。這木然屹立的公牛、瀕死嘶鳴的馬、仰天狂叫的求救者、斷臂倒地的士兵、抱著死嬰號啕大哭的母親、嚇得發呆的見證人……到底表現了什么呢?

畢加索對于他的作品經常保持沉默,希望給予觀賞者自由的體驗空間,但是對于《格爾尼卡》這幅作品他曾解釋道畫作中的牛、馬和以生氣勃勃的線條繪出的手的涵義,以及西班牙神話中那些象征的起源的涵義。他說:“……牛代表殘暴,馬則代表人民。不錯,我在那畫里用了象征主義,但并不是在其他畫里都這樣做……。”“那幅畫是存心向人民呼吁,是有意識的宣傳……”

因為在西班牙一般人心目中,斗牛場上出現的公牛,往往代表著妖怪、惡魔等黑暗勢力之文化因素下,所以畢加索會以牛來代表著無視人民疾苦的殘暴政權。同時,在斗牛場上的斗牛士攻擊下,公牛終難以逃脫死亡的命運之西班牙斗牛文化下,這匹馬乃為象征著面對公牛咆哮不屈服的人民,他們是對抗暴政的主力軍。戰士雖然已經倒下,但他仍然緊緊地握著那柄劍與象征著生生不息的精神花朵,表達了人民的復仇的決心和決戰到底的精神。

因為這幅巨畫是畢加索為以進步和平為主題的巴黎萬國博覽會之西班牙館所繪制,并且曾到英國、美國等其它國家巡回展覽,引發了全世界熱愛自由、擁護民主人士的共鳴,同時在畫家聲明要將該畫捐贈給結束佛朗哥政權后的西班牙祖國之種種動作下,使得該畫的意義很快就超出了單純事件的抗議范疇,而成為政治斗爭中的一種文化示威,甚至成為文化對暴力的一種對抗。 就其意義來說,這幅作品超過了這樁偶然事件,而正好是通過繪畫技巧起了象征啟示、重要契機的作用。這是由一個觸目驚心的、狂暴的、尤其是缺乏色彩的形體所構成的畫面;這色彩是指光影和立體感,也正是由於缺乏這一點,它就象征著死亡。這死亡不僅是轟炸受難者的死亡,而且也是文明的死亡。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