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牌者

玩牌者/法國/塞尚/布上油畫/縱45×橫57厘米/巴黎奧賽博物館藏

玩牌者 法國 塞尚 布上油畫 縱45×橫57厘米 巴黎奧賽博物館藏

此畫為畫家重要的代表作之一,畫中描繪著兩位玩紙牌的農民,細致地刻畫出兩個農民玩牌時用心思考的面部表情和彎曲的肩膀,十分生動地表現出人物的內心世界與性格特征。畫家在安排布局人物與道具、環境的關系時,有意加強了輪廓線的陰影部分,并利用了不同的三角形和直角的變化,強調了棕紅色調與藍色的對比,這樣既突出了主體人物,又能獲得線條結構連接的穩固效果。

塞尚曾畫過多幅玩紙牌者題材的畫,畫上人物多寡不一(其中最大的一幅上,共畫了五個人物)。而最為著名的,要算是這幅只畫有兩個人物的<玩紙牌者)。在這幅畫上,塞尚將兩個沉浸于牌戲中的普通勞動者形象,表現得平和敦厚,樸素親切。雖然主題十分平凡,然而畫家卻通過對形狀的細心分析以及通過諸形式要素的微妙平衡,使得平凡的題材獲得崇高和莊嚴之美。在這里,相對而坐的兩個側面形象,'一左一右將畫面占滿。一只酒瓶置于桌子中間,一束高光強化了其圓柱形的體積感。這酒瓶正好是整幅畫的中軸線,把全畫分成對稱的兩個部分,從而更加突出了牌桌上兩個對手的面對面的角逐。兩個人物手臂的形狀從酒瓶向兩邊延展,形成一個“W”形,并分別與兩個垂直的身軀相連。這一對稱的構圖看起來是那樣的穩定、單純和樸素。全畫充分顯示了塞尚善以簡單的幾何形來描繪形象和組建畫面結構的藝術風格。畫面的色調柔和而穩重。一種暖紅色從深暗的色調中滲透出來。左邊人物的衣服是紫監色;右邊人物的是黃綠色。所有遠近物象都是用一片片色彩所組成。不同的色塊在畫中形成和諧的對比。塞尚其實是以所謂的“變調”來代替“造型”,即以各色域的色彩有節奏的變換來加強形象的塑造。正象他自己所言:“當顏色豐富時,形狀也就豐滿了。”

如果說,在1882-1888年期間,塞尚的注意力似乎是集中在風景畫上,他力求通過風景畫來表現自己的感覺,那么,從1888年以后直到19世紀末,他的最優秀作品是肖像畫。其中“玩紙牌者”是塞尚最出色的一幅構圖了。

他曾多次畫過以玩牌者作為主題作品,但也許只有這一幅構圖上才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色彩效果是以坐在左邊的玩牌者上衣的紫藍色同坐在右邊玩牌者的黃色帶有藍色陰影的形象對比,以及這些顏色同背景、肉體的紅調子、桌子的黃調子的對比為基礎的。這幅作品通過千變萬化色調造成了形象刻畫的立體感。形象刻畫的有力和性格特征表現、情節動作的準確、整個構圖全都表明,色彩的強度非但不妨礙形成整體的統一,反而還強調了它。如果用連貫的輪廓線,就很可能導致人物形象的孤立,而在這幅畫里塞尚不用這樣的輪廓線,畫中的人物正像這幅畫上的桌子和背景那樣,都僅僅是由一片片色彩組成的,因此他們結成了一個組體。塞尚在這里以“變調”代替了“造型”,即以各個色區的有節奏的變換代替了形象的塑造。色塊的結合主要不是取決于畫面總的結構,而是取決于各個場景的相互關系。塞尚曾說過:“畫畫并不意味著盲目地去復制現實;它意味著尋求諸種關系的和諧。”從這些關系中所產生的統一,不是物理性質的,而是精神性質的。因此,塞尚才在他沒有畫出這兩個農民的“骨架”之處畫出了他們的性格。“觀察對象就是要揭示出自己模特兒的性格。”塞尚畫的農民,像肖像那樣富有個性,像觀念那樣包羅萬象,像紀念碑那樣莊嚴,像純潔的良心那樣健全。“我最喜歡那些年事已高的人的模樣,他們因循世俗,順隨時務。請看看這位年邁的咖啡館老板,多么有風度!”塞尚眼里的高尚風度,不是表現在各種虛設上,而在于真誠直率地表現人民的生活一一符合真實的生活。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