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印象派名畫賞析

印象派繪畫,始于19 世紀60 年代,到七八十年代達于鼎盛時期,繪畫作品進一步擺脫了對歷史、神話、宗教等題材的依賴。為了生動再現親眼目睹的日常生活景象和自然風光,印象派畫 家大膽拋棄了長久受到公認的創作觀念和程式,推倒了文藝復興以來確立的不少法則。他們紛紛離開空氣沉悶的畫室,在街頭,在海灘,在原野 和鄉村,憑自己的心,用自己的眼,感受豐富多彩的事物,以直接寫生的方式捕捉種種生動的印象,描繪大自然中千變萬化的光線和色彩。內容和主題不再重要,關注點轉到純粹的視覺感受上,轉到光和色上。風景之美不在于名山大川, 而在于陽光照射下普通場景的色彩變幻。法國印象派畫家最著名的是莫奈和馬奈。那幅色彩美妙的 《圣拉札爾車站》是馬奈的代表作。美國女畫家卡薩 特,是位畫風清麗的印象派畫家。她的代表作 《洗澡》描繪了母女親情,流露出女性的細膩感 覺,構圖處理上顯然有著德加的影子。畫家們對 印象主義的探索,使繪畫靠近了它的本體,從這 種意義上看,盡管印象派畫家并沒有拋棄再現的 傳統,卻使現代繪畫距我們更近了。

印象派運動可以看作是19世紀自然主義傾向的巔峰,也可以看作是現代藝術的起點。克勞德·莫奈的名字與印象派的歷史密切相連。莫奈對這一藝術環境的形成和他描繪現實的新手法,比其他任何人貢獻都多。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印象派的創始人雖說是馬奈,但真正使其發揚光大的卻是莫奈,因為他對光影之于風景的變化的描繪,已到走火入魔的境地。

在藝術觀點上,印象主義畫家反對當時占正統地位的古典學院派,反對日益落入俗套、矯揉造作的浪漫主義繪畫 ,而是在C.柯羅、巴比松畫派和G.庫爾貝等人的寫實畫風的推動下,吸收荷蘭、英國、西班牙、日本、中國等國家繪畫的營養,同時受現代科學,尤其是光學的啟發,認為一切色彩皆產生于光,于是他們依據光譜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來調配顏色。由于光是瞬息萬變的,他們認為只有捕捉瞬息間光的照耀才能揭示自然界的奧妙。因此在繪畫中注重對外光的研究和表現,主張到戶外去,在陽光下依據眼睛的觀察和現場的直感作畫,表現物象在光的照射下,色彩的微妙變化。由此印象主義繪畫在陰影的處理上,一反傳統繪畫的黑色而改用有亮度的青、紫等色。由于個人的興趣不同,印象主義畫家又分為重光和色彩與重造型和素描兩種類型,前者以莫奈、雷諾阿為代表,后者以德加為代表,畢沙羅則介于兩者之間。

莫奈是印象主義的創始人之一,是印象主義大師中最有影響的一位。在有代表性的印象派畫家中,唯有莫奈以其86歲的漫長人生始終如一的將創作熱情傾注在印象派技法上。其他的印象派畫家,都是短期的探索者。像雖然沒有參加過印象派八次畫展卻被視為印象派的領袖和奠基人的畫家馬奈:而擅長于畫人物的雷諾阿在他的藝術人生中,前期和后期是從事印象派探索時期,中間十幾年的時間里,則將熱情轉向了古典主義。

1874-1886年間,巴黎舉辦了八次印象派畫展,畢沙羅參加了每一次畫展,他曾說:“我的一生與印象主義的是完全符合的。”而莫奈第五、六次和最后一次均未參加展出。由于在這三次展覽中的作品已經有悖于原來的創作手法。為了堅持信仰,莫奈拒絕參加展覽以示反抗。這是他始終如一的堅持印象派信條的表現,也是莫奈在印象派中影響力最大的一個原因。

莫奈常常可以從普通的風景中挖掘其魅力。他觀察景物細致入微,對光線的變化十分敏銳。他可以就同一處場景畫出十幾幅作品。如《干草堆》《睡蓮》等。而這僅僅是為了表現同一場景的不同天氣、光線下的不同表象,這是其他畫家很難做到的。

莫奈像個隱士,有時有很強的孤獨感。這一方面由于他的性格使然,他生性沉默寡言,喜愛思索:另一方面,因為他是印象派中的先行者,當他不得不單槍匹馬奮力前行的時候,自然有一種寂寞寥落的感覺。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