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商業)——不論出自何處 但聞擲地有聲

要在不破壞現有水準的前提下,關注那些持續發展的、容易擴大規模的產品或趨勢。

不能靠一時的靈感或才華,而是需要一年又一年的實踐和努力。凡事了不起的事情都需要大量的努力。

專注于與所愛的人建立良好關系,沒有人能夠一臂擎天。偉大的友誼令生活富有樂趣和意義。

決定能否成功、有多大成功的,是自己發現需求、主動創造分享平臺的能力。

準備失敗,勇于創新,專注如一。具體講,要認識到99%創業會以失敗告終的殘酷現實;創業時要選擇尚未被發現或者不被重視的領域,以在資源上取得相對的優勢;一旦選定方向,要專注去把它做到極致。

專注在非常有限的事情上,簡化要做的事情,做有限的事,同時緊盯成本的控制。

一個要有努力,主要的要經得起折騰。你要有興趣,我反復地說,你干的這個活兒,愿意倒貼,不拿錢,只有這種精神才能干這個活兒。第二你要看準了,這件事兒是不是你適合做的。我反復認為,創業這個事兒,一定要實現花90%的時間,想這個項目的來龍去脈,我為什么和其他的13億人口相比,我為什么能做,任何13億人不能做?這個事兒想清楚了非常重要。就是你有什么核心競爭力,哪些是你的短板,哪些是你的長板。大家都記住了自己的長板,忽視了自己的短板。做一件大事總得花三五年時間,人生中沒有多少三五年。

開始創業之前,要權衡權衡你的創業機會成本。

只有創新才能創始

先學會賺錢,再研究發展

不僅要想清楚怎么賺錢還要想清楚怎么賺大錢

互聯網創業的葵花寶典就是“專注”、“極致”、“快”和“口碑”! 1.專注:解決用戶一個迫切的需求,解決的問題一句話就可以說清楚。 解決明確問題的產品,容易給用戶說清楚,推廣也會相對簡單。 2.極致:要在這個功能點上做到所有同類產品的極致,做到最好才能贏。 (1) 極致是互聯網產品的核心,只要極致才能超出用戶的口碑,形成口口相傳的效應,給后期的推廣帶來了很大的便利。(2) 專注才能做到極致,做到極致才能擊敗競爭對手。(3) 一個明確而且用戶迫切需要的產品,很容易找到明確的用戶群。這樣,產品研發出來后,不容易走偏。(4) 選擇的用戶需求要有一定的普遍性,這點決定這個產品的未來市場前景。

如果你認為毅力是每分每秒的“艱苦忍耐”式的奮斗,這是很不足的心理狀態,毅力是一種心態,不是一種生活。

我會不停研究每個項目要面對可能發生的壞情況下出現的問題,所以往往花90%(時間)考慮失敗。

對于我來說,一場最漂亮的仗,其實是一場事前清楚計算得失的仗。好謀而成、分段治事、不疾而速、無為而治是環環相扣、互為因果的。“好謀而成”是凡事深思熟慮,謀定而后動。“分段治事”是洞悉事物的條理,按部就班的進行。“不疾而速”,你靠著老早有這個很多資料,很多困難你老早已經知道,就是你沒做這個事之前,你老早想到假如碰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你怎么辦?由于已有充足的準備,故能胸有成竹,當機會來臨時自能迅速把握,一擊即中。如果你沒有主意,怎么樣“不疾而速”?“無為而治”則要有好的制度、好的管治系統來管理。我們現在大概有25萬個員工,分布在55個國家,而我們員工大部分在西方國家,如果你沒有良好制度,你沒有足夠時間去管理。兼具以上四種因素(好謀而成、分段治事、不疾而速、無為而治),成功的藍圖自然展現。

一切幸運皆是智慧的產品.
以更快的步伐趕上去.
保持經營個性,走自己的路.
巧妙地掌握人棄我取之道.

智慧是經商的底牌.
善謀事必有勝局.
攤開自己的經營作戰圖.
多謀善斷是致勝的籌碼.
拿出出奇制勝的絕活.

戴著放大鏡找天機.

最厲害之招:“空手套白狼”
守住三大:大手筆、大投資、大收益。
制定“雞蛋分籃”的方略。
施展“空手掘金”之道。

與其到頭來收拾殘局,甚至做成蝕本生意,倒不如當時理智克制一些。

人,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識,第三要有恒,有志則斷不甘為下流。

巧布局之道:靈活運作開局面

思路決定出路,布局決定結局。

成功是優點的發揮,失敗是缺點的積累。

創業和守業不是前后關系,不是并列關系,而是包含與被包含的關系,創業是永恒的,守業是相對的;守業是創業的另一種表現形式,一切守業都是創業的子集。

創業比守業離創造更近,守業比創業離激情更遠。

不管螺絲是怎么設計的,正向擰不開的時候,反向必定擰的開。經營中的98%是有關人性,只要換位思考,將對方關心的利益想清楚了,凡事就迎刃而解。

在經營理念上我們有四句話,經營的百分之九十八是人心;品牌的百分之九十八是文化;矛盾的百分之九十八來自誤會;資源的百分之九十八是靠整合。

營銷的98%是在家里完成的。

品牌=品質+品位+品行。

管理者必須進行問題管理,而不是危機管理。

干部怕的就是不知道自己怕什么。

觀念不變原地轉,觀念一變天地寬。

漸進就是守舊。所以經營理念創新,就要反漸進,必須一步到位。

“立刻辦”是奔著有預算的目標立刻辦;“想想看”是沒有預算的閉門造車。

開發的是市場而不是產品。

智力比知識重要,素質比智力重要,覺悟比素質更重要。

創新的目標是創造有價值的定單;創新的本質是創造性的破壞,破壞所有阻礙創造有價值定單的枷鎖;創新的途徑是創造性的模仿和借鑒,即借力。

觀念創新就是目標創新,目標創新就是提出別人認為不可能達到的目標,并用創新的辦法實現它。

正直,勤奮,活力。而且,如果他們不擁有第一品質,其余兩個將毀滅你。對此你要深思,這一點千真萬確。

頭腦中的東西在未整理分類之前全叫“垃圾”!

所有的男人的不幸出自同一個原因,即他們都不能安份地呆在一個房間里。

當我發現自己處在一個洞穴之中時,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停止挖掘。

有兩種信息:你可以知道的信息和重要的信息。而你可以知道且又重要的信息在整個已知的信息中只占極小的百分比!

如果你在錯誤的路上,奔跑也沒有用。

要知道你打撲克牌時,總有一個人會倒霉,如果你看看四周看不出誰要倒霉了,那就是你自己了。

我們也會有恐懼和貪婪,只不過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我們恐懼,在別人恐懼的時候我們貪婪。

我的成功并非源與高的智商,我認為最重要的是理性。我總是把智商和才能比作發動機的動力,但是輸出功率,也就是工作的效率則取決與理性。

長年進行成功的投資并不需要極高的智商、罕見的商業洞見,或內部消息。真正必要的是做決策所需的合理的知識框架,以及避免情緒化侵蝕智識的能力。

投資股票致富的秘訣只有一條,買了股票以后鎖在箱子里等待,耐心地等待。

如果我們有堅定的長期投資期望,那么短期的價格波動對我們來說就毫無意義,除非它們能夠讓我們有機會以更便宜的價格增加股份。

我認為投資專業的學生只需要兩門教授得當的課堂:如何評估一家公司,以及如何考慮市場價格。

必須要忍受偏離你的指導方針的誘惑:如果你不愿意擁有一家公司十年,那就不要考慮擁有它十分鐘。

投資者應考慮企業的長期發展,而不是股票市場的短期前景。價格最終將取決于未來的收益。在投資過程中如同棒球運動中那樣,要想讓記分牌不斷翻滾,你就必須盯著球場而不是記分牌。

價格是你所付出去的,價值是你所得到的,評估一家企業的價值部分是藝術部分是科學。

人生就像滾雪球,重要的是找到很濕的雪和很長的坡。

相信自己具有超常的天分并且身懷絕技,他們往往會在他們自己所選擇的更為困難的航程中擱淺。

首要的原則是你不能欺騙你自己,并且設想你自己是一個最容易被人欺騙的人。

時間是不良資產的敵人,是優良資產的朋友。

一個管理者必須做的是處理好最基本的事,不要分心。拉爾夫確定了正確的目標,而且從未忘記他要去做的事。

沃倫.巴菲特就是他自己的董事會,始終如一地保持著局外人的超然見解,并對管理者們施加這種影響。

在“毀滅范圍”內,管理行為與沃倫.巴菲特的行為相反:
1.因為公司必須向目前存在的投資機會分派資本,相對于等待最佳投資機會來說,資本回報自然會受到損害。
2.因為公司試圖塑造自己去迎合期望,而不是適合它們所處的環境,進化的堅定性被消磨了,從而使公司的生存面臨風險。
3.幕后策劃運營結果的企圖經常會超越投資者可接受的、受投資者委托的范圍。

近年來,誠信受到了侵蝕。許多大公司仍然規規矩矩地做事,但也有相當多而且越來越多的優秀管理者們(除了這個惟一的缺點)——你可能樂于與這些首席執行官結為夫妻生兒育女,或是作為你的遺囑的受托人——他們采取了這樣一種觀點,即通過操縱盈利來取悅投資人是可行的,他們相信投資人想要的就是盈利。事實上,許多首席執行官認為這種操作不僅是可行的,簡直就是他們的職責。

確實應該這樣,這沒有什么可驚訝的。巴菲特說:“如果你把股市上的結果作為對你的考驗,我想大家原本就知道他們手里的股票就像是彩票。”但他堅持認為:“一個產生不切實際的回報的系統不僅對所有者來說是一種浪費,而且實際上可能阻止我們期待在管理者身上看到的專注行為。”
購股選擇權將獎勵錯誤行為。它們讓管理者們產生為公司的所有者賺取一般情況下無法獲取的回報的期望,它們組合在一起構成了補償系統,讓管理者在分派資本時看不到概率的產值,轉而關注于可能的產值。巴菲特說:“人們寧愿選擇一張下周(假定)可能中獎的彩票,也不愿意一個慢慢致富的機會。”

就自己而言,巴菲特承認:
我會很高興接受一張彩票作為禮物——但我決不會去買一張彩票……事實上,你所希望享有選擇權的生意項目常常也正是你想拋掉所有權的項目。

事實上,研究發現,那些深受購股選擇權影響的管理機構比那些不受影響的機構在它們的資本分派上面臨更大的風險。

巴菲特總結道:“從長遠看,強調會計表現勝于經濟實質的管理通常的結果是兩者都不能實現。”巴菲特與他的股東間保持的誠實和正直的關系構成了他認為更可取的選擇。他說:“坦白有益于我們這些管理者。在公眾場合誤導他人的首席執行官最終也許會在私下里誤導自己。”

每個人都有潛在的能量,只是很容易:被習慣所掩蓋,被時間所迷離,被惰性所消磨。

然而,當投資人沒有給他們的“能力范圍”設定邊界時,他們就會自然而然地根據價格發出的信號作出判斷,并隨著傳染性的情感因素作出決策。

一位石油勘探家死后進了天國,他遇到了圣彼得。圣彼得告訴他一個壞消息:“你有資格住在天國,但是你看,供石油業人士居住的大院實在是太擁擠了,你根本擠不進去了。”勘探家想了一會,問圣彼得,可不可以讓他對大院里的居民只說一句話。這在圣彼得看來并無大礙,于是勘探家把雙手放在嘴邊大聲喊道:“地獄里發現了石油!”大院的大門立刻打開了,所有的石油業人士魚貫而出奔向地獄。圣彼得十分感嘆,就請勘探家住進大院……但是勘探家猶豫起來。


他說:“不,我想我還是和其他人一起走吧。那個謠言中可能多少有些可信的成分。”
這個小故事是虛構的,但與此相似的滑稽劇卻在現實中上演著。
巴菲特說:“出于某種原因,人們更愿意從價格變動中獲得信號,而不是從價值上。”心理學家對此完全贊同,他們發現存在一些因素迫使一個人在其他人持有異議時改變自己的觀點。就像巴菲特在這個笑話中暗示的,這些因素也存在于股市中:
1.正像天國門口的那兩個人,消息靈通的外來者出現了。也就是,其他投資人的行為反映在他們投資的股票的價格行為當中,而觀察者注意到了其中包含的信息。此外,有效市場假說指出,每一次股價變動都有一個根本原因。它不但包含著來自學術理論中的權威,也包含著經驗主義中的權威——市場幾乎無法拒絕——而且在我們的頭腦中都持有一種讓我們服從權威的常識性心理。
2.個人聲譽懸于一線。只一瞬間,不佳的表現就會出現,就會變得非常顯眼,可以被輕易衡量出來。基金管理人可以很快地設想到自己因為失誤而丟了飯碗,所以他會傾向于作出事后最容易為自己辯護的那些決策。而人云亦云的錯誤一向就是這樣的選擇。
3.最重要的是,我們經常需要在面對真正的不確定性時作出判斷。當投資人根據虛幻的因素作出判斷時,這大大增強了他們嘩眾取寵的習慣。實際上,不明朗因素越大,社會影響支配行為的可能性也越大。

而這一切都處于可能性,而不是概率原則。

巴菲特說:“許多資深資本管理人現在關注的是其他資本管理人未來會怎么做,而不是關注什么行業未來會有發展。”

我們也抱有不切實際的夢想,心理學家們也發現這些夢想可以說服人們服從于主觀可能性而不是客觀概率性。

不管獲勝的機會是多么渺茫,一項巨額獎金和一份低廉的入場費總能增強人們的賭博習性。

投資者“常常以為那些稀奇古怪的企業有望發生狂熱的變化,從而賦予他們最高的投資回報率。這種期望讓投資者們幻想未來的利潤,而不是去面對目前的企業現實。”

然而,作為虛幻能力的另一個偏見,他們過度的樂觀讓他們覺得他們與其他人不一樣,可以克服面臨的各種可能性。

對于依據其未來可能產生的利潤而具有巨大價值的那些公司,人們不愿喪失一絲賺大錢的機會。因此,已經頭暈眼花了的參與者仍想等到盛會結束前的最后一刻再離開。

對于社會影響對人們行為的作用,巴菲特給投資者們的建議也是他自己的做人原則,即“市場先生是為你服務的,而不是指導你的……而且如果你受了它的影響,后果將是災難性的。”

當投資者喪失了對基本因素的關注,把他們的決策建立在價格信號和極具傳播性的情感上時,這些首席執行官將招來麻煩,因為他們不切實際的期望會動搖戰略全局。

災難性影響:毀滅范圍

這些年來,查利和我見到許多首席執行官采用非經濟學的操作伎倆,以便他們能實現他們此前宣布的盈利目標。——沃倫.巴菲特

對于高估了價格的股票來說,通過管理達到預期目標的游戲在短期內一般說來可以進行得非常成功。這種虛幻能力不僅鼓舞了首席執行官也鼓舞了股東們,他們會產生更長期的野心并且相互支持。這么做能帶來利益。那些運營結果始終能實現投資者期望的公司比那些做不到這一點的公司擁有更高的估價;因此游戲的雙方都收到正反饋。結果是,經營的目標是實現期望值便成了首席執行官們的流行病。太多的公司的盈利曲線都呈現出線性增長,這絕非巧合所能解釋的。

然而,當股價預感到公司的年終業績在這種市場環境下違背了不可逆轉的真實情況時將發生回落,而出于迎合這種預期而制訂的資本分派政策也將停止受經濟學意義上的需求的支配。在非線性世界中的線性盈利曲線以一種忽視均值回歸的速度保持增長,它在價值等式中創造出奇跡。它們提高了對于產出的預測值和明顯的確定性,但是這種幻覺只能當資本分派也作出相應設計保持線性時才能得以維持,相反,長期的股東價值最大化恰好與此相矛盾。違反客觀規律進行資本管理的時間越長,內在價值受損失的可能性就越大。

巴菲特說:“好高騖遠的預言產生的問題是它們不僅散播不負責任的樂觀主義,更糟糕的是它們將侵蝕首席執行官的行為。”

不是生活決定何種品味,而是品味決定何種生活。

我們擁有阿吉特這樣一位保險簽單人,他具有正確評估風險的聰明才智;忘卻他無法評估的風險的現實主義精神;當保費合適時,簽署巨額保險的勇氣;以及當保費不合適時,拒絕最細微的風險的原則。我們甚至很難找到具備以上才干中任何一點的人,因此一個具備以上所有才干的人是卓越不凡的。

巴菲特對于伯克希爾公司的特大災難業務的貢獻在于,首先,他認識到賈因具有這種能力范圍,它對此表現出大膽的放心;其次,它給予賈因所需要的自由;第三,他始終扶助賈因,保證他不會陷入前進道路上為必須作出主觀判斷的人設下的陷阱,一個人無論多么能干也難免失足其中。

雖然巴菲特采用分散權力的管理風格,但他會例外地介入賈因的特大災難業務的管理,他們兩人幾乎每天都要通電話。
巴菲特這么做是要為賈因提供局外人的觀點以改善他的認知。

賈因說,巴菲特“介入了我所做的每一項業務,遇到風險很高的業務時,他給我潑冷水,以免我太過靠近危險的邊緣。”當間接談及了解不可知事物的過程時,他接著說:“時不時你會陷入其中,然后為自己的行為找個理由。這是一種非常主觀的自我平衡,結果是你也許已經身處危險之中但自己還未覺察。”

受蒙蔽的資本管理

可是,投資者們被飛漲的股價迷惑了,忽視了一切其他因素,瘋狂投向這些企業。這就像是某種病毒,在投資專業人士中瘋狂地蔓延……在如此產生的幻覺中,某些板塊的股價與支撐這些產業的其他產業的股價脫節例外。——沃倫.巴菲特

學術界對投資行業所作的開創性的和持久性的貢獻在于,其構建了讓投資人如何在“能力范圍”之外生存的理論。就拿沃倫.巴菲特花費大量時間和努力試圖降低的股市風險來說,他告訴投資人要用多種經營分散風險。正如巴菲特所證實的,當無法避免主觀性時,這是一條可靠的建議。他的建議是:
如果單筆交易存在巨大的風險,那么把這筆購買變成多個相互獨立的交易之一就可以降低總的風險。這樣,你也許可以有意識地購買一個高風險的投資項目——單一一個這樣的項目的確很可能造成損失或損害——條件是你相信根據概率評估的回報大大超過根據概率評估的損失,同時,你可以參與多個相似的,但互不關聯的交易機會……顯得自相矛盾的是,當“愚蠢”的投資認識到它的極限時,它就變得不再愚蠢了。

然而,在實際應用這條建議時,有一個實踐中的漏洞,就是多種經營常常忽視分析次要項目上存在的風險。沃倫.巴菲特的篩選機制從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他通過價格/價值等式來消除風險。然后他選擇合格的幾個項目,當對風險的量化必然帶有主觀性時,他將采取多種經營,但事前他會與賈因認真分析,制訂一個議事日程來。

他們的大腦選擇機制毫無防范地直達有限理智的范圍內,而這正是巴菲特要努力避開的。

一個投資者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他把對生意的正確判斷和將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與情感因素隔離開的能力這兩者結合了起來,而這種彌漫在市場中的情感具有超強的傳染性。

許多公司把它們凈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投向經濟前景暗淡或“甚至是產生災難性后果”的地方。

出了錯的經紀人一次又一次地報告說他們已經從前一次的失敗中吸取了教訓,可是接下來他們通常還會尋找未來的教訓。(失敗似乎總是找到他們的頭上。)

先入為主的偏見可以把行為上的改變轉化為態度上的改變。

如果我們不能在我們的能力范圍內找到答案,我們就不應該擴張我們的范圍,我們應該等待。

對于這些在快速變化的產業中運營的公司來說,預期它們的遠期經濟狀況根本就是遠遠超出了我們的能力極限。

世界上再沒有什么可以像大筆的飛來橫財一樣可以令理性麻痹了。

固執己見——一個人希望的事也是一個人相信的事。

練習不會造就完美,練習造就永久。

只嘗試花合理的價錢購買優質企業,而不是花昂貴的價錢購買那些還湊合的企業。

人類需要虛幻的能力,因為我們依靠著隨之而來的虛幻的控制力而生存。我們的大腦一直是為了制造獲勝的論點,從而證明我們的思想所引出的行為是正確的。我們感到無論如何要說服世界相信我們的所作所為是合乎邏輯的、理性的和善解人意的。我們同樣也需要說服自己相信這一點。我們只需要答案,有時候任何答案都可以。

作為邏輯思維的動物,最方便的一點在于,我們可以為我們想要做的任何事找到或編造出一個理由。

做為資本管理者,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重要的不是他們知道多少,而是他們能在多大程度上老老實實地承認自己所不知道的。

只有不再生活在否認自己的無能當中,才能沖破獲勝論點的圈子,才能沖破對堅定不移的信仰的教條化的闡述。

巴菲特的“能力范圍”的價值在于它為他的認知和決策帶來的客觀性。并非所有管理者都能做到如此客觀。他們缺乏巴菲特的遠見卓識。同樣,他們也缺乏巴菲特的始終如一。無論他們的“能力范圍”如何,他們多少會在作出一些判斷時受到主觀的影響。關鍵在于從業者應該認識到,“虛幻能力范圍”是人類演化用來應付不確定性的產物,而正是這種不確定性的存在使得主觀變得尤其必要。

明智的主觀性——正像工人應該知道他的工具的局限性一樣,人們在使用認知功能時也必須知道它的局限性。

期望不能建立在任何一點超越主觀判斷的基礎上。

得到預先警告的主觀性才是明智的主觀性。

當來自決策的反饋比較緩慢時,過度自信是常見的事。

事后聰明和傲慢自大
在生意場上,不幸的是,后視鏡總是比擋風玻璃更清晰:幾年前,與傳媒業有關的放貸人、所有者或金融分析家沒有人看到這個行業即將遭遇的經濟衰退。(但只要給我幾年時間,我可能會讓自己相信我曾看到了潛伏的危機。

先入為主的偏見
查爾斯.達爾文過去常說,當他碰到與自己持有的結論相左的事物時,他必須在30分鐘內將這一新發現記錄下來,否則他的大腦將設法拋棄這一不和諧的信息,就像人體會排斥移植的部分一樣。

心理學的自動傾向,通常稱為先入為主的偏見。

大約99%的美國經紀機構認為,如果他們做一件事時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那么他們做其他事時也會獲得巨大的成功。他們就像下雨時池塘里的鴨子——他們在這片世界里隨水的上漲而上升。因此他們開始以為自己是使得自己上升的原因。于是他們來到一個并沒有下雨的地方,他們只是坐在地上,但什么也沒有發生。于是他們通常的做法是解雇公司領導層的副手,或者聘請一個顧問。他們很少能看到問題的癥結在于他們離開了他們的能力范圍。

巴菲特由于股市的均值回歸而擁有并操縱特許權;他之所以與適合自己的那類性格的人交往是因為人的本性難移;他之所以只對利潤豐厚的生意動心是因為總體說來市場自身的運轉是有效率的;他只購買優質的企業,原因在于“當一家精明的經紀公司購買了一家經營不善的企業后,惟一不變的是那家企業的名聲”,而且他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收購限制,一旦他的行為稍有偏差,他將面臨極高的基值失敗概率。

基值概率
巴菲特作為旁觀者的視角——他對眼前工作采取的超然的和全局性的眼光——使他成為一名資本經紀人,并且成為一名領袖人物。

帕斯卡爾從本質上指出:“在同一時間里。人類的思想既是宇宙的榮耀也是宇宙的恥辱……”他擁有如此巨大的力量。然而,它也具有這些通常的錯誤功能,經常使它得出錯誤的結論。——查利.芒格

如果說我們擁有一種力量,那么只有當我們認識到,我們必須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才能良好運作時,我們才擁有它;同時,只有當我們能認識到,我們正在接近自己的能力邊緣時,我們才擁有它。——沃倫.巴菲特

從單個的角度看,每家公司的資本投資決策都顯得理性和有效;但從綜合的角度看,這些決策相互抵消以致變得失去理性(這就像是人們在觀看游行時,每個人都以為踮起腳來能看得更清楚一樣)。一輪投資過后,市場競爭中所有投資人都有了更多的錢,而事實上的回報依然微乎其微。

人們都會本能地采用局內人的觀點,獨立地考慮問題,而不是把問題放在全局中考慮。巴菲特認識到了這一點,因為他確認了資本管理中的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存在于他必須做出預測時所處的環境的性質之中;第二個則位于他用于作出預測的大腦之中。當大腦具有消除復雜系統所固有的不確定性的引人注目能力時,這兩個問題就有可能相遇。

一方面,大腦有能力消除不確定性:因為盡管復雜系統從根本上具有不可預見性,但它們也明顯具有可理解性。另一方面,大腦需要消除不確定性;人類感覺被迫處于控制地位,如果不能消除不確定性,人類將駛入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此外,因為大腦的處理能力有限,它也要消除不確定的因素。

我們之所以進化出了情感是因為我們的理性是有范圍局限性的。在眾多期待我們關注的信息當中,情感告訴我們應該去關注哪些信息。

這在進化上是合理的,但進化選擇的決定因素是生存。

試探行為也有類似的問題。我們不愿一步一個腳印規規矩矩地分析各種問題,因為那樣需要耗費大量的大腦處理能力,于是我們學會了逃避并選擇捷徑。這種方式在不同的環境下得到嘗試和測試,它們使我們產生認知上的偏見,從而影響到我們處理信息的方式。

大腦的基本神經網絡來自于廣泛的基因和文化進化。它采用一種粗略的、捷徑模式的近似估計。然而,這種方法并不妙。——查利.芒格

心理學的基本部分——我稱其為誤判心理學——是需要我們了解的極其重要的一環。這其中包括大約20個小的定理,而且它們相互作用,因而變得相對復雜起來。但是它的核心內容是極其重要的。即便是絕頂聰明的人如果沒有注意到它,也會犯下荒誕不經的錯誤。——查利.芒格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煙酒生意上的失敗比煙酒生意上的成功可以獲得更多的啟發……我的合伙人查利.芒格說過,他惟一想知道的是他將死在何地——這樣他就永遠不去那個地方了。——沃倫.巴菲特

狂妄的人有救,自卑的人沒有救。

一個不斷面對重大改變的企業可能將面對許多犯下重大錯誤的機會。

就決定這樣一家公司未來財富的系列混合事件中的每一個聯系來看,都存在著一種失敗的概率。這樣的聯系越多,最終出現令人沮喪的情況的概率就越高。

內在價值必定是一種估價。

如果你不能肯定你了解你的企業,并且做出比市場先生更好的估價的話,你就不屬于這種游戲中人。——巴菲特

學會如何思考價值等式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和其他更多的問題:
如果你學會了如何聰明地考慮怎樣在企業中進行成功投資的話,你就將會成為一名優秀的經理;尤其是比那些沒有很好了解成功進行投資需要做些什么,但是希望當一名優秀的經理的人優秀得多。

確定可完成的目標

有效增長率

接受變化

巴菲特收獲頗豐,其辦法是等到機會突然出現在他的擊球區。

你只能夠在機會出現的時候采取行動。在我的一生當中,有幾個時期,我的許多想法出現了,而且我經歷過長期的思維枯竭。如果我下一周得到一種想法的話,我就會采取一些行動。如果我沒有產生某種想法的話,我就不會做任何事情。

這意味著處于一種準備狀態之中。巴菲特說:“我們的基本原則是,如果你要擊中稀少而且快速行進的大象,你就應當一直攜帶一支子彈上膛的槍。”換句話說,資本必須節儉地使用,而且,如果需要的話,資本應當以機會主義的方式進行籌集。

股東變伙伴

伯克希爾公司在冊的股東們長期保留這種股票,使得巴菲特足以有時間為這些股東獲利創造條件。

獲得信任

不管天才多高,付出的努力多大,某些事情確實需要時間。——巴菲特

轉換,永遠轉換。——數學家卡爾.亞克比

他如果不是堅持重要的和可知的事情,他就不會懷疑什么是可知的事情。他如果沒有以探求真理的方式來確立他所知道的事情,他就可能不得不說服他自己他“知道”些什么。他如果不是以轉化他的論點的方式來保證他知道的事物正確性,他可能不得不自己確信他自己聲稱知道的事情。他如果不是以謀求反饋的方式來檢查他的模式的真實性,他大概不得不生活在否定后果的狀態之中。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