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家米開朗基羅作品賞析

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1475年3月6日-1564年2月18日,雙魚座),意大利雕塑家、繪畫家、詩人兼建筑師。米開朗基羅是文藝復興時期杰出的雕塑家、建筑師、畫家和詩人,與列奧納多·達芬奇拉斐爾并稱“文藝復興藝術三杰”,以人物“健美”著稱,即使女性的身體也描畫的肌肉健壯。他的雕刻作品“大衛像”舉世聞名,美第奇墓前的“”、“”、“”、“”四座雕像構思新奇,此外著名的雕塑作品還有“摩西像”、“大奴隸”等。他最著名的繪畫作品是梵蒂岡西斯廷禮拜堂的《創世紀》天頂畫和壁畫《最后的審判》。他還設計和初步建造了羅馬圣伯多祿大殿,設計建造了教皇尤利烏斯二世的陵墓。靈感家米開朗基羅脾氣暴躁,不合群,和達芬奇拉斐爾都合不來,經常和他的恩主頂撞,但他一生追求藝術的完美,堅持自己的藝術思路。米開朗基羅1475年生于佛羅倫薩共和國卡普雷塞,1564年在羅馬去世,時年88歲。他的風格影響了幾乎三個世紀的藝術家。

米開朗基羅在雕塑、繪畫、建筑、詩歌等眾多藝術當中均取得了輝煌成就,這在迄今為止的人類文明史上,還是絕無僅有的。他的成就如此杰出,以至于在他37歲時,世人就把他尊為“神圣的米開朗琪羅”。米開朗基羅代表了歐洲文藝復興時期雕塑藝術的最高峰,他的大量作品顯示了寫實基礎上非同尋常的理想加工,成為整個時代的典型象征。他的藝術創作受到很深的人文主義思想和宗教改革運動的影響,常常以現實主義的手法和浪漫主義的幻想,表現當時市民階層的愛國主義和為自由而斗爭的精神面貌。米開朗基羅在藝術作品中傾注了自己滿腔悲劇性的激情,這種悲劇性是以宏偉壯麗的形式表現出來的,他所塑造的英雄既是理想的象征又是現實的反應。這些都使他的藝術創作成為西方美術史上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

“我不是雕塑家米開朗琪羅,我是米開朗琪羅.博納洛蒂”——米開朗琪羅

米開朗基羅最有名的作品

米開朗基羅作品賞析

米開朗琪羅于1475年3月6日出生在佛羅倫薩附近的卡普萊斯,他的父親曾是奎奇市和卡普萊斯的市長,他的家族是佛羅倫薩最古老的貴族——博納洛蒂家族,其先祖可以追溯到12世紀法國國王亨利二世的妹妹,比特斯公主。她下嫁給科納薩伯爵,他們的一個后代在1250年移居到佛羅倫薩,并改名為博納洛蒂。米開朗琪羅對這一點十分自豪,他曾在給侄子的信中寫道:“我們是中產階級,是最高貴的世裔”。

但米開朗琪羅成長經歷并非高貴,他出生后不久,母親就把他送到附近塞提雷諾小鎮由一位奶媽喂養。塞提雷諾鎮盛產大理石,奶媽的丈夫就是當地采石場的工人。米開朗琪羅小時候整天與石匠們混在一起,玩弄他的工具,觀看他砸石頭。他曾回憶說:“正是奶媽乳汁的哺育,使我學會了用鑿子和錘頭來制作雕像。”

米開朗琪羅13歲時開始學畫,14歲時正式雕塑作品。但這在很長時間內令他的父親極為不滿,他以自己的家族出現一個藝術家為恥,并為此痛打過兒子。雖然父親最后還是屈服于兒子的意愿,但米開朗琪羅一生都不愿承認自己是一個藝術家,他曾在給侄子的信中寫道:“我從來不是一個畫家,也不是到雕塑家,我是作藝術商業的人。我永遠保留著我家世的光榮。”

1496年,米開朗琪羅來到羅馬,創作了第一批代表作《酒神巴克斯》和《哀悼基督》。

1501年,他回到佛羅倫薩,用了四年時間完成了舉世聞名的《大衛》。

米開朗琪羅的才華引起了佛羅倫薩最有權勢的人物洛倫佐.美第奇的注意。他邀請米開朗琪羅到自己的宮殿居住了三年,直至他去世為止。在這段時間內,他備受寵愛,學業突飛猛進。但隨著主人的去世,他不得不搬回家中,再次面對父親的歧視。米開朗琪羅25歲后,接連創造出《醉的酒神》、《哀悼的基督》、《大衛》等雕塑品,轟動一時。父親開始徹底改變態度,這到不是因為他認可了兒子的才華,而是因為他要不斷向兒子索取金錢。1509年春,米開朗琪羅在給父親的信中無奈地寫道:“我所受的一切痛苦,都是為你們受的。” 到后來,米開朗琪羅不僅要接濟自己的父兄(弟),還要接濟他的侄輩們

1505年在羅馬,米開朗琪羅奉教皇尤里烏斯二世之命負責建造教皇的陵墓,1506年停工后回到佛羅倫薩。

1508年,他又奉命回到羅馬,用了四年零五個月的時間完成了著名的西斯廷教堂天頂畫

從1505年起,米開朗琪羅不斷應召到羅馬為教皇服務,他先后服伺了七位教皇,耗掉了他大部分的人生精力,其間雖創造了不少的經典作品(如《西斯廷教堂天頂畫》),卻也時常令他在創作過程中十分不開心。特別是教皇尤里烏斯二世,不斷派人來催促米開朗琪羅完工,令他活著很累。他曾在給家人的信中寫道:“我為了工作而筋疲力盡,從來沒有一個人像我這樣地工作,我除了夜以繼日地工作之外,什么都不想。”到了晚年,米開朗琪羅的日子就更苦了,他曾說:“我幾乎沒有用餐的事件……我沒有一個銅子,我是裸體的,我感受無數的痛苦……我欲患難作斗爭”

總之,米開朗琪羅的成長經歷使他變得內向、沉靜、偏執、我行我素。在旁人眼里,他孤芳自賞、生性乖僻、瘋瘋癲癲、與世俗格格不入。他幾乎沒有什么朋友,就是親戚們,也總令他不滿意。那么,這一切對米開朗琪羅的藝術創作有什么影響呢?

1513年,教皇陵墓恢復施工,米開朗琪羅創作了著名的《摩西》、《被縛的奴隸》和《垂死的奴隸》。

1519-1534年,他在佛羅倫薩創作了他生平最偉大的作品——圣洛倫佐教堂里的美第奇家族陵墓群雕。

《晝》、《夜》、《晨》、《暮》, 大理石雕像,為美第奇家族的陵墓所作,米開朗基羅創作于公元1520-1534年,現位于羅馬。

佛羅倫薩巨頭美第奇家族的陵墓位于圣洛倫佐教堂的一座小禮拜堂內,斷斷續續地前后施工長達15年之久。米開朗基羅為這座陵墓制作了幾尊著名的雕像,成為他創作盛期最后階段的作品。其中最著名的是位于尼摩爾公爵朱利亞諾·美第奇陵墓前的一對男女人體雕像《晝》與《夜》和烏爾比諾公爵洛倫佐·美第奇陵墓前的一對男女人體雕像《暮》與《晨》,這是脫胎于古代河神的四件象征性雕刻。

這四個人物形象都被賦予了特殊的寓意,具有強烈的不穩定感,他們輾轉反側,似乎是為世事所擾,顯得憂心忡忡,既象征著光陰的流逝,也代表著受時辰支配的生與死的命運。

美第奇家族陵墓和其雕塑作品是紀念碑式的杰作,同時也是米開朗基羅藝術生涯中重要的轉折點。尤其是這四件雕像所表達出的不安、緊張以及帶有辛酸的屈從,正是作者心靈深處真實寫照。米開朗基羅面對處于動蕩之中的意大利現實社會,人文主義的理想破滅了,他的思想開始變得深沉和苦悶,作品中留下的只有對祖國命運的擔憂和對人類美好未來的感傷。

米開朗琪羅性格倔強,自許甚高。但他早年飽受父輩的壓制,成年后又飽受權貴們的索求,一生過得是苦行增的日子,生活極其節儉。從他的自畫像中,人們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十分消瘦的人。有趣的是,他所創造的男性,無論是雕塑還是繪畫,幾乎都是清一色的肌肉發達、孔武有力。對此,藝術界的評論是他早年研究過人格構造,所以對人體肌肉的把握十分準確。但據我的推測,他這種藝術造型模式其實是他在潛意識中對完美男性的投射,也是他對理想自我狀態的投射。這種投射對他的藝術創作帶來了至深的影響,它突出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渴望塑造完美男子

米開朗琪羅在大衛的雕塑中,賦予了他健美的體格與完美的身材,深邃的目光與堅毅的神情,而全身飽滿緊繃的肌肉更令人物充滿了堅定、昂揚、頑強的氣質,具有強烈的英雄氣概,這當是米開朗琪羅本人的理想狀態,他作為博納洛蒂家族的一分子,本該是這個樣子的

間接反抗權威

米開朗琪羅在為尤利烏斯二世教皇建造陵墓時,專門創造了兩尊奴隸的雕像(《垂死》和《反叛》),以表現他們被束縛、被奴役的心靈及祈求得解脫的欲望。特別是《反叛》的雕像,雖軀體壯實,卻呈螺旋形擰起,力圖掙脫身上的束縛,可又不能施展,只得舉頭祈望。其實,這種狀態是米開朗琪羅心態的真實寫照,他把奴隸擺到教皇面前,是在潛意識中為自己的生平遭遇吶喊后來,米開朗琪羅在創作《西斯廷教堂天頂畫》時,尤里烏斯二世教皇為催他盡早完工,不斷派教庭的掌禮官賽那斯去來見他。米開朗琪羅對此非常不滿,特意把他在畫成被貶入地獄的米諾斯的樣子,以示這位掌禮官將打入地獄。

我行我素

米開朗琪羅在創作《最后的審判》時,力排眾議,將基督描繪成臉部刮得干干凈凈的年輕人的樣子,又使幾十個裸體形象出現。教皇保羅三世手下的儀式掌管人比艾吉歐.塞色尼為此強烈不滿,不斷在教皇面前詆毀他。對此,米開朗琪羅回應說:“告訴教皇,這是小事一樁,畫很容易得到合適的修改。但請他首先把這個世界變成一個適宜的地方,然后繪畫也會很快效仿的。不光如此,米開朗琪羅還特別把比艾吉歐描繪成地獄之王彌諾斯的樣子——長著驢耳朵,腰間纏繞著一條蛇。這是因為米開朗琪羅的自尊,不容傷害

米開朗琪羅的一生都在追逐個人理想的生活狀態——一個高貴的、無憂無慮的、被尊重的生活狀態,但他一直生活在被壓制的、被奴役的、被誤解的狀態中。米開朗琪羅的理想自我是《大衛》,但他的現實自我是《奴隸》,這兩者永遠不能結合,可他一生都在苦苦追求者其結合。這,既是他人生的悲哀,卻也是他藝術創作的源泉

1536年,米開朗琪羅回到羅馬西斯廷教堂,用了近六年的時間創作了偉大的教堂壁畫《最后的審判》。此后他一直生活在羅馬,從事雕刻、建筑和少量的繪畫工作。

米開朗琪羅最榮耀的藝術實踐是建筑。1546年教皇指派他為羅馬圣彼得教堂的建筑師,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他拒絕了這項工作,在教皇的一再堅持下他最終接受了這項委托,一個附帶的條件是不要報酬,因為他并不能確定他還有多少時間從事這項工作,然而他為此一直干了十六年。

教堂于1615年最后建成完工。“上帝按照自己的樣式造人,人以自己的方式成就上帝。”

米開朗琪羅代表了歐洲文藝復興時期雕塑藝術的最高峰,他創作的人物雕像雄偉健壯,氣魄宏大,充滿了無窮的力量。他的大量作品顯示了寫實基礎上非同尋常的理想加工,成為整個時代的典型象征。他的藝術創作受到很深的人文主義思想和宗教改革運動的影響,常常以現實主義的手法和浪漫主義的幻想,表現當時市民階層的愛國主義和為自由而斗爭的精神面貌。上帝一把昏沉的亞當提醒,理性就成了人類意識不停運轉的"機器"。

米開朗琪羅的藝術不同于達·芬奇的充滿科學的精神和哲理的思考,而是在藝術作品中傾注了自己滿腔悲劇性的激情。他所塑造的英雄既是理想的象征又是現實的反應。這些都使他的藝術創作成為西方美術史上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16世紀的文藝復興盛期是歐洲文明的一道分界線,把西方基督教世界分成了中世紀和現代,也把基督教分成了天主教和基督新教。

1564年2月18日米開朗琪羅逝世于自己的工作室中。

首頁 ► 藝術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