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是年華

日本許多商界要人,都喜愛一篇短短的散文,散文的題目叫《青春》,作者塞繆爾·厄爾曼。

此人1840 年生于德國,兒時隨家人移居美利堅,參加過南北戰爭,之后定居伯明翰,經營五金雜貨,年逾70 開始寫作。

《青春》一文,僅寥寥400 字:

青春不是年華,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像、熾熱的感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涌流。

青春氣貫長虹,勇銳蓋過怯弱,進取壓倒茍安。如此銳氣,二十后生有之,六旬男子則更多見。年歲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丟棄,方墮暮年。

歲月悠悠,衷微只及肌膚;熱忱拋卻,頹唐必致靈魂。憂煩、惶恐、喪失自信,定使心靈扭曲,意氣如灰。

無論年屆花甲,抑或二八芳齡,心中皆有生命之歡樂,奇跡之誘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

人的心靈應如浩淼瀚海,只有不斷接納美好、希望、歡樂、勇氣和力量的百川,才能青春永駐、風華長存。

一旦心海枯竭,銳氣便被冰雪覆蓋,玩世不恭、自暴自棄油然而生,即使年方二十,實已垂垂老矣;然則只要虛懷若谷,讓喜悅、達觀、仁愛充盈其間,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齡仍覺年輕。

此文一出,不脛而走,以至代代相傳。二戰期間,麥克阿瑟與日軍角逐于太平洋時,將此文鑲于鏡框,擺在寫字臺上,以資自勉。

日本戰敗,此文由東京美軍總部傳出,有人將它灌成錄音帶,廣為銷售;甚至有人把它揣在衣兜里,隨時研讀。

多年后,厄爾曼之孫、美國電影發行協會主席喬納斯·羅森菲爾德訪問日本,席間談及《青春》一文,一位與宴者隨手掏出《青春》,恭敬地說:

“乃翁文章,鄙人總不離身。”主客皆萬分感動。

1988 年,日本數百名流聚會東京、大阪,紀念厄爾曼的這篇文章。松下電器公司元老松下幸之助感慨的說:“20 年來,《青春》與我朝夕相伴,它是我的座右銘。”歐洲一位政界名宿也極力推薦:“無論男女老幼,要想活得風光,就得拜讀《青春》。”

靈感:

厄爾曼并非哲人,名不見經傳,但《青春》一文,卻撥動了不少人的心弦,使人如聽晨鐘,如聞暮鼓,朝夕自警自策。只因為它真正說出了關于青春的秘密。

首頁 ► 生活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