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星空、星光燦爛的夜空)

星夜/1889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星夜 荷蘭 梵高 1890年6月 油畫 73.7厘米X92.1厘米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作為表現性的后印象主義畫家梵高的作品,這幅畫有很強的筆觸。油畫中的主色調藍色代表不開心、陰沉的感覺。很粗的筆觸代表憂愁。畫中景象是一個望出窗外的景象。畫中的樹是柏樹,但畫得像黑色火舌一般,直上云端,令人有不安之感。天空的紋理像渦狀星系,并伴隨眾多星點,而月亮則是以昏黃的月蝕形式出現。整幅畫中,底部的村落是以平直、粗短的線條繪畫,表現出一種寧靜;但與上部粗獷彎曲的線條卻產生強烈的對比,在這種高度夸張變形和強烈視覺對比中體現出了畫家躁動不安的情感和迷幻的意象世界。梵高生前非常欣賞日本浮世繪《冨岳三十六景》中的《神奈川沖浪里》,而《星夜》(《星空》、又名《星光燦爛的夜空》)中天空的渦狀星云畫風被認為參考并融入了《神奈川沖浪里》的元素。

摯愛深夜的梵高在阿爾勒時期曾有兩件作品描繪星空,本幅和"夜晚露天咖啡座"。這兩件作品中,閃爍于碧藍色夜空中的星星,格外奪人眼目。在圣-雷米的初期(1889年6月)所畫的這幅"星光燦爛的夜空"是梵高深埋在靈魂深處的世界感受。每一顆大星、小星回旋于夜空中,新月也形成一個漩渦,星云與棱線宛如一條巨龍不停地蠕動著。暗綠褐色的柏樹像一股巨形的火焰,由大地的深處向上旋冒; 山腰上,細長的教堂尖塔不安地伸向天空。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回旋、轉動、煩悶、動搖,在夜空中放射艷麗的色彩……。這種回旋式的運動圓形,有如遠古時代的土器形體或者裝飾在土器表面的螺旋花紋。在德拉克洛瓦或巴洛克的藝術中也可以看到這種回旋的曲線和旋轉的運動,但其真正的源頭,恐怕還是來源于人類的潛意識之中,促成梵高產生這種原始意識的,一是得自于農民以勞動征服大地所帶給他的共鳴,再者是他對德拉克洛瓦的佩服,三者是對于日本浮世繪畫家北齋和廣重的構圖主題的把握。 在西歐傳統繪畫的遠近法中,畫家常常從觀眾席來觀察舞臺,觀察風景與人物。但是對梵高來說,在他病情尚未發作之前,已感到被另外一個世界監視著。他察覺到受苦惱、受煩悶的,不只是他本身或者如向日葵那樣的對象,而是能夠把一切萬物都包括進去的廣大范疇。

這幅油畫是他所畫的為數不多的,不靠直接觀察對象,而用虛構的形與色,憑想像創造某種氣氛的作品中的一幅。他的《星光燦爛的夜空》這幅畫,畫著一些入睡的小屋,絲柏從下面伸向深藍色的天空;一些黃色的星與閃光的橘黃色的月亮形成旋渦,天空變得活躍起來。這是體現內心的、最緊張的幻想,是發泄無法抑制的強烈感情的創造性嘗試,而不是對周圍大自然平心靜氣研究的結果。

星夜/1889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這幅畫中呈現兩種線條風格,一是彎曲的長線,一是破碎的短線。二者交互運用,使畫面呈現出眩目的奇幻景象。這顯然已經脫離現實,純為梵高自己的想象。在構圖上,騷動的天空與平靜的村落形成對比。柏樹則與橫向的山脈、天空達成視覺上的平衡。全畫的色調呈藍綠色,畫家用充滿運動感的、連續不斷的、波浪般急速流動的筆觸表現星云和樹木;在他的筆下,星云和樹木象一團正在熾熱燃燒的火球,正在奮發向上,具有極強的表現力,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星光燦爛的夜空》也許是文森特·梵高最有名的畫作。獨特的風格讓人一眼就可以認出是梵高的作品,這幅作品是虛構的。即使梵高嘗試了裝飾性作品的創作,也只有極少數評論家認可他這些作品并愿意支持他在這方面的嘗試。其中的部分原因無疑是梵高沒能舉辦他所希望的個人畫展,只有這樣的畫展才可能擺出自己的大批作品。古斯塔夫·卡恩倒是對梵高在1888年獨立沙龍上參展的三幅作品做過評論,他說"梵高先生的畫筆揮灑得很有力",這樣的評價實際上成了批評。有些評論的作者差不多把這種筆法干脆稱為裝飾性筆法。1889年,費利克斯·費內翁曾經提到,在這幅作品里,這種"無立體感的筆觸構成了粗糙的草席似的圖案",同時那漩渦般的色彩像是直接從顏料管里擠出來的。喬治·勒孔特在文章中贊揚道:“熱烈的厚涂……各種顏色很自然地營造出了令人感到震撼的效果。”古斯塔夫·熱弗魯瓦將梵高描繪為一個“畫風景畫時簡直就像在雕塑風景畫”的畫家。這些評論或許促使人們注意到了梵高作品的表現圖案和裝飾性,而其筆法則可能被認為是一種將前景和背景統一在同一個視覺區域里的手段。可是這些評論都只有三言兩語,而幾乎沒有對梵高的作品做更廣泛或者更深入討論。假如從一幅幅單張作品的角度上看,剛勁有力、別具一格的筆觸便意味著傳統意義上氣質或者獨特的個風格,而不是裝飾性圖案。而梵高的身體健康狀況一旦廣為人知,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認為他的筆觸證明了他的病態氣質和性情的不穩定。

視域轉化成濃厚的、有力的顏料漿,沿著他的畫筆的猛戳動作畫出的線路展開了它的脈絡。天空中央的星星的卷曲浪潮也許是無意中受了葛飾北齋的《大浪》的影響——但它的奔騰的壓力,在東方美術中卻沒有相等的例子。月亮從月蝕中走出來,星星閃耀、洶涌,柏樹隨著它們搖動,把天空的韻律轉化成自己的火焰狀側影的黑色扭曲。它們把天的激流傳給了他,完成了貫穿整個自然的活力的圈子。

1889年,梵高的瘋病又一次發作。在與高更的一次激烈爭吵之后,他割下自己一只耳朵,并用手帕包著送給一個妓女。此后,他被送人了圣雷米的瘋人院。他在那兒共呆了一年零八天。其間,他仍然勤奮作畫,完成了一百五十多幅油畫和一百多幅素描。他此時的繪畫,已完全地趨于表現主義。在他的畫上,那些象海浪及火焰一樣翻騰起伏的圖像,充滿憂郁的精神和悲劇性幻覺。油畫《星夜》便是他該時期的代表作。

這幅畫,展現了一個高度夸張變形與充滿強烈震撼力的星空景象。那巨大的、卷曲旋轉的星云,那一團團夸大了的星光,以及那一輪令人難以置信的橙黃色的明月,大約是畫家在幻覺和暈眩中所見。對梵高來說,畫中的圖象都充滿著象征的涵意。那輪從月蝕中走出來的月亮,暗示著某種神性,讓人聯想到梵高所樂于提起的一句雨果的話:“上帝是月蝕中的燈塔”。而那巨大的,形如火焰的柏樹,以及夜空中象飛過的卷龍一樣的星云,也許象征著人類的掙扎與奮斗的精神。

在這幅畫中,天地間的景象化作了濃厚、有力的顏料漿,順著畫筆跳動的軌跡,而涌起陣陣旋渦。整個畫面,似乎被一股洶涌、動蕩的激流所吞噬。風景在發狂,山在騷動,月亮、星云在旋轉,而那翻卷繚繞、直上云端的柏樹,看起來象是一團巨大的黑色火舌,反映出畫家躁動不安的情感和狂迷的幻覺世界。

梵高在這里,并沒有消極、被動地沉溺于他那感情激流的圖象中。他能將自己作為一個藝術家而從作品中抽離出來,并且,尋找某種方式,用對比的因素與畫面大的趨勢相沖突,從而強化情感的刺激。我們在畫中看見,前景的小鎮是以短促、清晰的水平線筆觸來描繪的,與上部呈主導趨勢的曲線筆觸,產生強烈對比; 那點點黃色燈光,均畫成小塊方形,恰與星光的圓形造型形成鮮明對比。教堂的細長尖頂與地平線交叉,而柏樹的頂端則恰好攔腰穿過那旋轉橫飛的星云。……

……而那巨大的,形如火焰的柏樹,以及夜空中象飛過的卷龍一樣的星云,也許象征著人類的掙扎與奮斗的精神。

……整個畫面,似乎被一股洶涌、動蕩的激流所吞噬。風景在發狂,山在騷動,月亮、星云在旋轉,而那翻卷繚繞、直上云端的柏樹,看起來象是一團巨大的黑色火舌,反映出畫家躁動不安的情感和狂迷的幻覺世界……

在現代的一項科學研究中,科學人員發現梵高的后期作品,包括《星夜》(《星空》、又名《星光燦爛的夜空》)在內,包含有一種物理上稱為“湍流”的神韻,并推測此神韻來源于梵高由于長期處于癲狂狀態中而得到超于常人的感悟能力和繪畫表述能力。而在2004年3月4日,美國宇航局和歐洲航天局公布了一張哈勃太空望遠鏡拍攝的太空照片,并稱“這幅太空攝影作品與梵高的名作《星夜》(《星空》、又名《星光燦爛的夜空》)有‘異常相似’之處。”其中,哈勃太空望遠鏡所拍照片為一顆名為“麒麟座V838”的恒星周圍的景象。該恒星位于麒麟座方向,距離地球2萬光年。

神奈川沖浪里/葛飾北齋 麒麟座V838星

梵高無疑是最具傳奇色彩的畫家,《星夜》(《星空》、又名《星光燦爛的夜空》)是梵高在藝術成熟期的一幅代表作,是他埋藏在靈魂深處對宇宙、世界的感受。一見到這幅畫,便有一股撲面而來的氣息,一下子喚醒人們對入夜后的印象,可以感覺到暖風和暢,夜晚的寧靜中孕育著勃勃生機,盤旋的云龍說不清是色彩還是情感。

梵高星夜三部曲:夜晚露天咖啡座1888)、羅納河上的星夜1888)、星夜1890),此幅《星夜》是最為著名的一幅。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