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梭名畫

怪誕的誘惑——盧梭《夢》

天真樸拙的原始派藝術——盧梭《沉睡的吉普賽少女》

熱帶風暴中的虎(驚喜!)

沉睡的吉普賽人

盧梭自畫像

吞食獵物的獅子

夏娃

采石場

工廠前面的馬車

圣路易島上的自畫像

收費處

林中漫步

縱觀西方藝術史的權威著作,可以得知亨利·盧梭在西方現代藝術史上的地位并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盡管近幾十年來有所改觀。他們并沒有充分的認識到盧梭對現代藝術的重要影響。赫伯特·里德認為“沒有把亨利·盧梭列為西方現代藝術的先驅者之一,理由是他天真的風格無論如何不是一個‘現代的’特性”,但是我們從盧梭的眾多的藝術作品中卻明確地看出他對現代藝術的深遠影響,更重要的是盧梭把繪畫從紛繁復雜的物質世界引向了藝術家的精神領域,在想象中創造出一種更高的、升華的現實,一種給現代藝術以深刻影響的感覺方式。所以,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得出結論:亨利·盧梭是西方現代藝術重要的先驅之一,成為西方現代藝術的先聲。

整個西方現代繪畫的發展史,是人們對變化的現實作相應的反應、評價的歷史,無論畫家的形象語言是怎樣的抽象,與現實世界有著多大的差距和偏離,要想脫離與現實的本質關系是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能的。如果說非具象的形象一旦離開“藝術精神”,就會容易走向矯飾,那么,再現的形象如果飽含著藝術家的真摯的情感,現實世界中的事物,就會在不改變基本形象的情況下,自動成為內在精神的外在符號,構圖就不再是對現實世界的機械模仿,而是一個完整的精神實體。盧梭的繪畫就是飽含著藝術家本人的真摯情感的藝術形象,毫不例外,這就是一個完整的精神實體。從這方面上看,盧梭的藝術是與康定斯基所說的含有“內在精神”的抽象藝術是不謀而合的,而康定斯基被公認為是現代藝術的先驅。同樣,盧梭對現代藝術的影響也是不可忽視的!

那么盧梭藝術中的哪些因素影響了現代的藝術呢?下面我們先從盧梭繪畫中的畫面形象說起。盧梭的繪畫首先給人的是一種各種事物的清晰感,人物與動物、樹葉與花朵、天空與大地、小鳥與云彩都是那樣的清晰,要辨析出各個物象之間的區別是十分容易的,可是這樣的清晰卻產生了一種不合乎邏輯的結果。絕對的清晰反而導致了絕對的神秘。當畫家對每一個物象都一視同仁的加以描繪的時候,似乎每一個物象都失去了它自己固有的屬性,“它不再是它”,不是被否定就是被夸張,逼真地描繪景物卻變成了抽象的符號。這種雖然是真實的物象,但卻不是傳統古典透視關系下的寫實的物象,而是各自獨立的、帶有夢幻般的物象,它們都在呼喚著自身生命的存在。這是一種內在精神的外化,是一種內在精神的抽象表達。就是這種內在精神的抽象表達預示著抽象主義、超現實主義等20世紀西方現代重要流派的相似的精神和面貌。

當然,整體造成的非真實的夢幻的氣氛,只用形式的清晰是不能完全說明問題的,把自然中的事物同時放入繪畫的構圖之中,離開色彩的幫助是很難形成一個神秘的世界的。如果說繪畫中的形式是為了確立現實世界中各個物體的關系,那么,色彩就是對這個關系做出解釋的。盧梭經常將綠色、紅色以及黃色用于風景之中,而冷色又往往成為畫面的基調,在形式的輔助下,色彩起到了讓不平靜的因素變得肅靜的作用。正如逼真的清晰產生難以想象的神秘一樣,物體與環境的靜止式的表現反而導致內心的不寧靜。事實上,盧梭筆下的形象是兒童式的,他像兒童一樣復制自然,至于色彩,畫家與印象主義者們十分重視的環境色正好相反,只注重環境的固有色,把樹葉、花朵、植物、果實等繪畫中存在的事物,也以兒童式的單純的飽滿的固有色去描繪,這樣,色彩使本來就不緊湊的形式關系更加拉開了距離。從這些分析中我們還可以發現,盧梭在不自覺中發現了色彩的表現力,盧梭把自己內心的神秘幻想,通過色彩的表現力準確的凝固在畫面上了。總之,這種通過繪畫的形式和色彩相結合來表現藝術家自己內心的精神幻想特征,成為后來德國表現主義等流派繪畫的重要來源。

另外,盧梭在繪畫中不自覺地表現出的美學觀念,對現代繪畫也產生了重要影響。在盧梭的繪畫中,當天空成為畫面的主題或占據畫面不小位置時,它與前景的物象往往呈現出不可企及的距離,這種不可企及的距離,與他的沒有縱深感的道路的描繪形成鮮明的對比,遙遠的讓他盡可能的遙遠,清晰的任其盡可能的清晰,這樣現實世界似乎變成了神秘的世界。這就是盧梭的美學觀,靠這種美學觀盧梭表現了現實世界的神秘,靠這種美學觀來組織的畫面把我們帶進了后來的形而上繪畫、超現實主義的神秘的夢境之中。

欣賞理解盧梭的繪畫不僅要理解作品中的物象,更重要的是感受畫家的心境。事實上盧梭對現實世界作了根本意義上的變形,畫中的物體不再是大自然中的物象,而是由他創造出來的形象,由于這些新的形象主要是由畫家的想象力來完成的,也就是說,它們是可視的現實世界經過畫家的內心的整理之后的形象,這就使精神現實——對現實的神秘感、天真感和質樸感——通過物質現實將不可視的領域浮現在可視的現實空間之中。這種通過想象對現實世界的物象進行的創作變形,同樣成為表現主義繪畫的重要借鑒。當然,它仍然符合康定斯基所謂的內在精神的外化。

總之,盧梭繪畫中的世界,是一個令人敬畏的、充滿神秘莫測的夢幻之鄉,是一個無法用理性來闡釋的謎。這個謎通常或是月夜,或是正午,或是某一難以確定的時刻,人與獸在自然世界中突然相遇:獅子與吉普賽女郎,花豹與黑人,隱藏在一片熱帶森林中向人類窺視。他們周圍是強大的足以淹沒一切的自然,而它們本身也是自然中的一部分。沒有人能解釋這種相遇的意義,誰也不知道盧梭的動機。也許他沒有什么動機,他只是夢見了浩瀚無垠的異國沙漠和深不可測的熱帶莽林,還有生活在神話世界中的居民。正是在這些涉及人類存在和自然奧秘的作品中,盧梭展示了生活中最神奇、最隱秘、最難以捉摸的東西,釋放出一個幻想型的藝術家的巨大才能。也正是在這一點上,盧梭被認為是第一個使現實彌漫著夢幻氣氛的畫家,德國的新客觀派,尤其是意大利的形而上畫派,法國的超現實主義,僅僅是對這種現實的夢幻感的個性化,或在新的刺激下的升華。可見盧梭對20世紀現代藝術發展走向產生了極其重要的影響,成為現代藝術的先行者。

直到現在我們才明白,當時盧梭走得太遠太遠,遠遠超出了他所生活的那個時代,提前進入了新時代。他的構思對當時的人們來說可以說是非常怪異,它的畫筆也不合規矩,他的確使當時的很多人感到不快,人們的眼光停留在“現在”,而盧梭卻屬于未來。可是,在當時的現代畫壇中,許多主張變革的領袖人物(如西涅克、畢沙羅、高更、畢加索、阿波利奈爾等)卻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發現了他。比如,早期的立體主義者一心想要尋找藝術之源,盧梭對于他們,與西班牙洞窟壁畫、非洲黑人雕刻、古埃及壁畫和希臘陶器一樣,具有同等重要的意義。原始與現代,天真與神秘,在這位藝術家稚拙的作品中和諧并存。

盧梭同其他偉大的藝術先驅一樣,對自己的藝術抱有堅定的信心。他堅信人們將來會理解他的藝術。盧梭說過:“我也曾被告知我不屬于這個世紀,相信我,我現在不可能改變我通過頑強的實踐而獲得的方法。”他相信他的作品是偉大的,在他的時代,他的畫與任何人的畫都不同,在他自己的心中所包含的天真和直率是令我們感到驚奇的。他曾對畢加索說過這樣的話:“我們是這個時代的兩位偉大的畫家,你用埃及風格作畫,而我則用現代風格。”

盧梭名畫賞析

盧梭作品賞析——男子系列

盧梭作品賞析——女子系列

盧梭作品賞析——動物系列

盧梭作品賞析——鮮花系列

盧梭作品賞析——公園系列

盧梭作品賞析——森林系列

盧梭作品賞析——風景系列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