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更作品賞析——大溪地系列

黑色的小豬和坐著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島上的路

頭發上戴著花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女子

休息的大溪地人

大溪地漁家女子

大溪地橙子

大溪地裸女

大溪地田園

大溪地風光

大溪地村莊

大溪地女子頭像

沙灘上的大溪地女子

棕櫚樹下的大溪地女子

風景中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山丘

河邊的大溪地女子

斜倚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女子

獨木舟(大溪地一家)

嬰兒(大溪地基督的誕生)

大溪地男子和女子

大溪地人的生活場面

三位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風光

舉著胳膊的大溪地男子

大溪地田園

大溪地母親和兒子

黃色背景上的三位大溪地女子,1899

女子與花(大溪地的年輕姑娘)

三位大溪地女子

兩位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田園生活

大溪地女子和兩個孩子

蹲著的大溪地女子

高更早期作品追求形式的簡化和色彩的裝飾效果,但還沒有擺脫印象派的手法。后來多次到法國布列塔尼的古老村莊進行創作,對當地的風土人情、民間版畫及東方繪畫的風格感到興趣,逐漸放棄原來的寫實畫法。由于厭倦城市生活,向往仍處于原始部落生活的風習和藝術,高更不顧一切,遠涉重洋到南太平洋上的一個島上去生活和畫畫,直到去世。

高更在大洋洲度過的這段時間里(1891~1893年和1895~1901年在塔希提島;1901~1903年在多米尼克島),是他的創作的最成熟和最重要時期。這個時期他專心致志地畫塔希提人,畫她們的生活風俗和宗教儀式。他在這個島上找到了能夠最充分地表現波利尼西亞地方的色彩,找到了不同于歐洲人形象的毛利人的狀貌。這里的黃色、紅色、雪青色、綠色,搭配得那樣明亮、清晰,就連太陽本身,有時也與其他地方不同。半裸的毛利人的金黃色身體,以及他們身上風格化的裝飾,使他如醉似癡。高更娶了一個毛利少女作妻子。他從妻子的同胞中得知許多當地的神話故事和宗教習俗。

這些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反映。他把虛構和象征的造型放入畫里。用平涂的單純色彩加以渲染,加強了繪畫的神秘性和奇異性因素。他還想出一些包含許多意思的名稱,用作繪畫的標題,讓人從圖畫中尋找它潛在的含義。這些色澤鮮明,題目費解而形象又頗具原始野性的明快作品,與其說是把這個奇異世界的生活具體化,不如說是在體現波利尼西亞這塊殖民地民族的人性。

高更以極大的熱情真誠地描繪了土著民族及其生活。作品用線條和強烈的色塊組成,具有濃厚的主觀色彩和裝飾效果。

高更名畫賞析

高更作品賞析——魯昂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布列塔尼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馬提尼克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阿爾勒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大溪地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蓬艾文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海邊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河邊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道路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花園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鮮花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樹木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春夏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秋冬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自畫像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男子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女子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靜物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風景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藍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黃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紅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綠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白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紅綠藍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天空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肖像畫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裸體系列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高更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