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更名畫

失去童貞

兩位塔希提婦女

永不再

單純的原始之美——高更《塔希提婦女》

神秘的伊甸園——高更《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里去?》

高更自畫像

獻給梵高的自畫像(悲慘世界)

黃色的基督

有什么新鮮事?

你什么時候結婚呀?

你要去哪里?

瑪麗亞

黃色背景上的三位大溪地女子

三位大溪地女子

兩位大溪地女子

她們金色的身體

布列塔尼豬倌

布道后的幻想(與天使摔跤的雅各布)

美麗的天使(安吉拉·薩特太太,蓬艾文旅館老板)

精靈在注視

決不再

我們朝拜瑪麗亞

手里拿著芒果的女子

保羅·高更,1873 年高更開始繪畫,并收藏畫家作品。他擁有畢沙羅(Pissarro)、馬奈(Manet)、雷諾阿(Renoir)、莫奈(Monet)、希斯里(Sisley)及塞尚(Cezanne)等人的作品。

1876 年,高更有一幅作品入選巴黎沙龍;次年他作了第一件雕塑作品。漸漸地,高更越來越專注于藝術創作,他參加了最后四屆印象派畫展。

1883年成為職業畫家。曾團結一批未成熟的青年畫家組成蓬塔旺畫派。1895年以后,因健康原因和經濟支持中斷,精神受到刺激,自殺未遂。他的藝術觀點受象征主義觀念驅使,不滿足印象主義繪畫。1897年創作的《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用夢幻的形式把讀者引入似真非真的時空延續之中,就是這方面的典型之作。另一幅作品《兩個塔希提婦女》追求表現的原始性,含有精致的趣味和藝術魅力。

高更的早期繪畫,帶有實驗性,也很拘謹,令人聯想起在巴比松畫派(Barbizon School)影向下畢沙羅的作品。色彩略見后來發展的跡象,但仍很拘謹。他把顏色做塊面處理,自由地加重色澤的明亮感:例如以鮮亮的藍色畫陰影,以紅色畫屋頂,而使之自背景中突出。

高更在技法上采用色彩平涂,注重和諧而不強調對比,《講道以后的幻景》就是這種藝術處理的代表作。他的繪畫風格與印象主義迥然不同,強烈的輪廓線以及用主觀化色彩表現經過概括和簡化了的形體,都服從于幾何形圖案,從而取得音樂性、節奏感和裝飾效果。其理論和實踐影響了一大批畫家,被譽為繼印象主義之后在法國畫壇上產生重要影響的藝術革新者。

思想變革

高更出于對歐洲文明和傳統藝術的懷疑,索性離開歐洲到南太平洋的塔西提島和土著人長期生活在一起。他以率真、單純化、近于原始藝術的造型和配色 ,表示大自然提示帶給他的感受和他對島上“大自然的寵兒”的心儀傾慕。出于主觀情感的濃烈,他和再現性創作告別,以某種“暗示”和“象征”代替敘事性描述,以對平面的自由支配代替了透視、光影、立體、造型燈法則。高更代表作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里去?》憑借島民厚樸的、天真無邪的形象,以畫家那種獨特的單純、粗放、遠古、唯美的裝飾風語言,對生命和宇宙尋求答案,發出一個理性的、恒古的問天。

代表作品:《裸體習作》、《布列塔尼的豬倌》、《雅各與天使搏斗》、《黃色的基督》、《美麗的恩琪拉》、《塔希提的年輕姑娘》、《游魂》、《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里去?》、《我們朝拜瑪利亞》。

高更名畫賞析

高更作品賞析——魯昂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布列塔尼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馬提尼克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阿爾勒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大溪地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蓬艾文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海邊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河邊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道路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花園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鮮花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樹木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春夏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秋冬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自畫像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男子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女子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靜物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風景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藍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黃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紅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綠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白色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紅綠藍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天空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肖像畫系列

高更作品賞析——裸體系列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