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作品賞析——花園系列

莫奈一生都愛花。莫奈說過“我會成為畫家,也許是拜花所賜”,從中可以讀出花卉在他生活中的意義。在那些貧困的日子里,他的居所也沒有缺少花的環繞。

莫奈花園位于法國巴黎郊區吉維尼小鎮,吉維尼是法國西海岸諾曼底典型農村,失去愛妻的莫奈厭煩了巴黎醉生夢死的社交生活,他在1883年移居到吉維尼,直至去世。他在吉維尼建起了莫奈花園,并以花園里的睡蓮為藍本創作出《睡蓮》系列等傳世作品。莫奈的花園臨近厄普特河,當時莫奈經常劃著獨木舟在黎明時分出發,陶醉于日光與河水漸漸交融的景象。

莫奈花園分為水園和花園兩部分,花園又名諾曼底園,位于房前,呈長方形,占地約一公頃,水園是一個人工湖,里面種滿了睡蓮,莫奈在這里完成了他的著名作品《睡蓮》系列《日本橋》系列

吉維尼如今很感激莫奈吧?給他們增添了一個如此美麗的花園,給他們源源不斷地零排放創匯。正如梵高居住在普羅旺斯的阿爾時,被視為不受歡迎的人一樣,吉維尼也曾經不喜歡莫奈這位不速之客。當時的吉維尼還保持著中世紀以來的生活方式,村民世代務農,民風純樸保守,人們不喜歡巴黎來的人,而且認為畫家不是一種職業。身材高大、蓄著絡腮胡子的莫奈,每天叼著煙斗走過田埂,后面跟幾個小孩幫他推著裝滿畫具的小車,到一個地方一坐一天寫生素描。

在村民眼中,他是個不事生產、游手好閑的怪人。莫柰要畫田里的麥稈,村民就趕緊把麥稈拆散;他要穿過田間,村民便以破壞作物生長為由,要求他付錢;他在河邊畫白楊樹,村民就揚言要將白楊樹砍掉。后來,當他擴建睡蓮池,欲引艾普特支流的水入池時,村民甚至抗議,他們認為莫奈花園中的奇花異草會污染河流,危害他們的健康。

莫奈不善言辭,不太懂得客套或者討好鄉鄰,面對村民的不友善,他選擇默默堅持。其實,不太理會世俗眼光的人,即使堅持,也并不會令自己太憋屈。他已經逐漸將生活的重心轉移到花園的營造上,鄰居畢竟管不到圍墻里面的事。莫奈最多時曾經雇傭5 個園丁和他一起打理花園,他自嘲:“我所有的錢都花在了花園里。”

花園整治得非常規整,用綠籬分割成不同的花卉區域。莫奈不僅是個畫家,還是個出色的園藝家,他非常著迷于植物,最多時曾雇傭五個園丁和他一起打造花園。花園的格局都是他親手設計打造。花園被一條小路分割成兩處,從地下通道來到另一處。這里就是著名的蓮池和日本橋了,這里的花園的風格和莫奈屋前花園的給人的感覺不一樣,好像在杭州就能見到。莫奈的花園本身就是一幅印象派的畫作。

在莫奈的精心構筑下,莫奈花園的花兒,幾乎是四季不敗:夏天,牽牛花紫、天竺葵紅、向日葵黃、蘋果花香,還有多情的玫瑰花等,把花園繪出斑斕的色彩,溢著醉人的芳香;秋季,繡球花、風鈴草等競相開放,緊接著銀杏葉黃,楓樹葉紅,蘆葦花搖曳著柔曼的舞姿;冬天,賞花場景從室外搬到室內,花園的溫室內,蘭花悅目;冬末初春,黃茉莉、圣誕玫瑰搶先登場;春天郁金香、水仙花紛紛冒頭,莫奈花園重又活躍。

他敢于挑戰法國園藝的傳統,去過凡爾賽宮的人都知道,法國式園林講究對稱和幾何造型,以呈現出線條明晰、規整均衡的人工美,莫奈顯然沒有遵守這個傳統。他不會刻意修剪他的花草樹木,對其天然生長的形態十分尊重,那些恣意生長的花草,大有要將小徑淹沒的氣勢。

此時的莫奈開始以東方思維進行思考,如果這座已經完成的花園為“陽”,那么,他得建另一座花園為“陰”,這座“陰”的花園,必須有水,有橋,有東方的神秘。莫奈在給友人的信中寫道:“我在尋找,想做以前沒做過的事情,向最大的神秘挑戰,建一座水花園。” 1893 年,莫奈又買下鄰近的一塊土地,挖了一個池塘,引入河水,種植睡蓮,并搭建了一座日本式的拱形木橋。

陽光下的國會大廈/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阿讓特伊的海濱長廊/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贊丹風景/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普維爾附近的懸崖/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起風的瓦朗日維爾懸崖/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梨子和葡萄 阿讓特伊的春天 伯宗草地 蒙索公園 菊芋(洋姜) 韋特伊花園的門 蒙特卡洛附近的風景 胡安安樂松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莫奈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