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作品賞析——睡蓮系列

莫奈一生共留下500多幅素描和2000多幅油畫。但其作品在國人中知曉度最高的要算《睡蓮》系列。莫奈一生畫的睡蓮作品有數十幅之多,很多都屬于組畫,所謂“組畫”,就是畫家在同一位置上,面對同一物象,在不同時間、不同的光照下所作的多幅畫作。區分它們的,僅僅只是大師對光與色的瞬間捕捉。這大概是莫奈晚年作品中的一個特色。《睡蓮》系列作品,從1897到1926年,莫奈總共畫過181幅。

1883年,莫奈在朋友的資助下搬進了塞納河畔的一棟農屋和庭院,他逐步把存糧的倉庫改建為畫室,把庭院變成了大花園。莫奈熱愛大自然,廣袤的田野、潺潺的流水、變化無窮的天空,這些都是他繪畫的對象。庭院池中的睡蓮,紅的、白的、紫的,靜靜地躺在綠色的大“床”上,展示著它們的美麗。不管刮風下雨、陰雨綿綿,還是陽光燦爛、微風習習;無論是白天還是傍晚,莫奈總是坐在池塘邊,觀察自然,感受光線,用畫筆記錄下來。他以花園中的睡蓮、百子蓮、垂柳與日本橋為對象,畫出了一系列為世人所景仰的傳奇之作。他的這些畫經常是無題的,他說:“重要的不是主題,而是畫家自己的觀察和感受。”

莫奈在《睡蓮》的畫中竭盡全力描繪水的一切魅力。水照見了世界上一切可能有的色彩。水在莫奈的筆下,完全成為世上所能有的色彩繪出的最奇妙和富麗堂皇的織錦緞。馬奈稱他是“水的拉斐爾”。

在莫奈的《睡蓮》中,與其說他是用色彩表現大自然的水中睡蓮,不如說他是用水中睡蓮表現大自然的色彩。評論家瓦多伊的評價是:“他早期的那些畫沒有一幅能與這些難以置信的水上風景相提并論的,因為這些畫把握了春天,把它留在人間。畫面的水呈淺藍色,有時像金的溶液,在那變化莫測的綠色水面上,反映著天空和池塘岸邊以及在這些倒影上盛開著清淡明亮的睡蓮。在這些畫里存在著一種內在的美,它兼備了造型和理想,使他的畫更接近音樂和詩歌。”

作為印象派的創始者與最高成就者莫奈一生都在追逐自然界的光與影。很少有人像莫奈一樣針對同主題專門描繪不同季節、不同光線和天氣狀態下的色彩變化。而他重要的系列名作如稻草堆、白楊、教堂和花園,都是到吉維尼之后20年內完成的,其中包括集印象派之大成的《睡蓮》。這些作品不僅成為法國藝術的瑰寶,更成為世界藝術的珍品。

睡蓮池塘是莫奈將他對東方藝術的體驗轉換到了花園營造上,日本橋、竹林都是日本園林的元素,但是,莫奈仍然堅持園林設計是來自視覺的需求,池邊的花草依然嚴格按照四季時令和植株高低來種植;而睡蓮池畔的植物,則可以透過水面的反射,產生倒影,以營造夢幻的氣氛。

詩人馬拉美在1885 年描述了他眼中的睡蓮池:“它濃濃的白,包含著一個空無所及的夢,包含著一種永不存在的快樂。我們所能做的只有繼續屏息,向那幻影致敬……在意外的腳步來臨之前,在我走開的時候,這朵完美的花兒在升起的水泡中清晰可見……”

那時的莫奈凌晨3 點就起床,一連幾個小時坐在睡蓮池畔,感受和自然的心靈交融,捕捉不同季節、不同氣候乃至一天的不同時刻里,花與水在光的閃爍和風的流動中,變換顫動的瞬時效果,把這種稍縱即逝的印象復述到畫布上。

1895年,清新飄逸的睡蓮開始在莫奈的畫布綻放。蓮花蓮葉的真實意象,與水光流瀉的意境幻象交織融合。莫奈為何如此迷戀睡蓮?答案并無定論。有的藝術史家認為莫奈是受到東方思想影響,呈現出要超越物體表象、直探本質的藝術靈感。

其實,晚年的莫奈并不如它的睡蓮池那樣寧靜安詳,好友們、妻子和長子的相繼去世令他飽受打擊,也令他原有的眼疾加劇,發展成為白內障。患白內障的莫奈,就像耳聾的貝多芬,將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請人修建了天花板透光的巨大畫室,進行《睡蓮》組畫的創作。

在生命的最后幾年,白內障手術成功的莫奈致力于今天放在橘園美術館的巨作《睡蓮》,那時的他用色更加自由和率性,甚至用上了黑色和混濁的中性色;構圖也更為渙散,常常只剩下線條感。盡管很多人都認為視力問題影響了他的晚期畫風,但莫奈堅持自己沒有脫離他遵循的現實原則:“我只是觀察了世界所展示出來的一切,并用筆記錄下來。”不管結論如何,當花園里的一切歸于寂靜,只有睡蓮緩緩地吐納,或許這就是莫奈晚年的寫照。

《睡蓮》是莫奈晚年的作品,以令人叫絕的技法,在垂直的平面上描繪出波光粼粼的水面向遠處延伸的視覺效果。在大師的筆下,睡蓮的 葉子是純綠色的,而花朵卻像暗紅的火焰。看似隨意的彩色線條筆觸柔美,似乎讓水流動起來,又像是捉住了一瞬間水面似真似幻的光和影。參觀者站在畫旁,就如同佇立在池塘旁邊,竟能領略到“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蓮花別樣紅”的唐詩意境。

20世紀法國最偉大的小說家普魯斯特關于睡蓮有段段優美的描繪:“稍遠些的水面上,片片睡蓮簇擁在一起,猶如一座浮動的花壇,仿佛花園里那些蝴蝶花搬到了這兒,蝴蝶那般把藍得透亮的翅膀停歇在這座水上花壇的斜面上……傍晚當它宛若某個遙遠的海港,披著夕陽那玫瑰色的、夢幻般的霞光,不停地改變著色彩,以便始終跟色澤比較固定的花冠周圍的那種在時光里隱匿得更深的、更奧妙的東西――那種存在于無限之中的東西――顯得很和諧的時候,開在這片水面上的睡蓮,就像是綻放在天際的花朵。”

睡蓮開在水里,淡定從容的伸向天空,沒有紛擾,無憂無慮的仰望蒼穹。《睡蓮》,可以說是莫奈一生對光與色表現的總結。

莫奈晚年對色彩的研究已經爐火純青,對光與色認識的深度已經無人能及。莫奈的睡蓮看整體效果時你會覺得他喜歡用灰調子, 其實走近看他的色彩是非常飽和的, 純度極高, 他喜歡堆極多的層次, 經過電腦分析, 有的居然高達15層。

陽光下的國會大廈/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阿讓特伊的海濱長廊/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贊丹風景/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普維爾附近的懸崖/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起風的瓦朗日維爾懸崖/莫奈作品鑒賞及賞析 梨子和葡萄 阿讓特伊的春天 伯宗草地 蒙索公園 菊芋(洋姜) 韋特伊花園的門 蒙特卡洛附近的風景 胡安安樂松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莫奈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