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作品賞析——女子系列

人們常說:“畢加索的創作靈感來自于女性。”此話確實有一定道理!從眾多的女性為題材的繪畫作品之中,我們不難發現畫家的喜怒哀樂躍然紙上,都與不同時期接觸的女性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確實可以說是美女的靈感造就了一代杰出的藝術大師。

畢加索一生有過兩個妻子和五個主要的情人,他從一出生開始,就在一群女人的呵護中成長。從他13歲那年愛上一名少女,性的體驗為他的作品帶來初顯的靈感,一直到近80歲時與他的第二任妻子雅克琳·洛克結婚,畢加索一生的創作無不是在異性給予的靈感中進行。似乎一旦得到了女性的溺愛,畢加索就能把自己的潛能奇妙地通過繪畫發揮出來。

中國傳統繪畫的靈髓深受老莊思想的感召,這是一個以陰陽兩性架構而成的思想和美學體系。老莊信奉性隨自然,而自然的本質則是無上的“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其中產生變化的因素是“二”,即陰和陽,只有陰陽交合,才有萬物的新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陰陽的交合成了創造的源動力。

在畢加索這里,陰陽的理論得到了最具體化,也是最感性的實踐。創造這個詞在畢加索身上也是絕然不可能獨立存在于僅僅自身的力量里的,他的第六個女人弗蘭絲娃·姬洛曾表達過這樣一個概念:“畢加索需要一個繆斯,一個能啟發他靈感的女人,一個在他的生活里走來走去的生命。正是這個人的存在,使他找到了色彩的和諧、光與影的對比以及線條和符號等等一切自然的魔力,并以此來展現身體和靈魂的聯系。也正是這些聯系,促使畢加索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創新。”

以女友劃分不同時期藝術特征是畢加索被藝術界認可的分類

眾多藝術評論家把畢加索的七個女人借代為他作品的七個時期,這絕對是形象而有說服力的。的確,畢加索不同創作時期的特征正是他與不同異性的故事:費爾南德·奧利維葉與粉紅色的玫瑰時期;奧爾佳·柯克洛娃與新古典主義時期;瑪麗·泰雷茲與超現實主義時期;多拉·瑪爾與曠世名作《格爾尼卡》;弗蘭絲娃·姬洛與如花的外形及綠與藍冷色的和諧。

畢加索認為世界上最接近宇宙奧秘的便是極度危險的異性。他曾在一幅畫里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希臘神話里人獸兼半的怪物,正在吞噬一個純真的少女……如此種種,畢加索都讓我們覺得他甚至于把創造力的緣由偏執化,這和老莊的陰陽歸一不謀而合。我們不能得知畢加索是否能夠如此深刻地理解東方精神,但是,他必定是在藝術創造的層面上認同和力行了這個理論。

的確,異性給予畢加索天地間最直接的靈感,而對于西方文化來說完全是異質的東方哲學也給予他同樣性質的感召。雜糅和奇妙組合成就了今天仍然傳奇的畢加索。

盲人的早餐 悲劇(窮人們) 畫家和模特兒 格爾尼卡 拿著煙斗的男孩 裸露胸部的女子和鮮花 為芭蕾舞劇“三角帽”設計的服裝 坐著將腳擦干的裸女 海灘上奔跑的婦人(兩個在海灘上奔跑的女子) 哭泣的女子 藍色的房間和洗澡的人/畢加索作品賞析 扇子女人/畢加索作品賞析 夢/畢加索作品賞析 穿著百袖服的保羅(畢加索兒子保羅的小丑裝扮)/畢加索作品賞析 阿拉貢的喬安娜/拉斐爾作品賞析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畢加索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