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名畫

畢加索是當代西方最有創造性和影響最深遠的藝術家。畢加索是一位多產畫家。他逝世后,人們花了 5 年的時間對他的作品進行了整理。據統計,他的作品包括:油畫 1885 幅,素描 7089 幅,版畫 20000 幅,平版畫 6121 幅,總計近 37000 件。在畢加索一生的道路上,他經歷了幾個不同的時期。早年的“藍色時期”和“紅色時期”的畫風有德迦的影子。隨后,在 1909 年,他與法國畫家喬治·希拉格一起創立了立體派,進入了他的“黑色時期”。這種立體派創作方法,對西方美術的現代流派影響很大。被譽為“20世紀美術的一位最偉大的大師”。

對于作品,畢加索說:“我的每一幅畫中都裝有我的血,這就是我的畫的含義。”

他于 1907 年創作的《亞威農少女》,吸收了東方藝術和西班牙民間藝術的一些表現形式,徹底改變了傳統繪畫的表現手法,追求比現實還要真實的“理念中的真實”。在畢加索的畫中,人們還可以強烈感受到他的愛憎。他反對戰爭,希望和平安寧。 1937 年 4 月,為抗議希特勒轟炸西班牙北部城市格爾尼卡,他畫了著名的大型壁畫《格爾尼卡》。為抗議美國入侵朝鮮, 1952 年他又創作了壁畫《戰爭》、《和平》。至于他的《和平鴿》,更是世人所熟悉的名作。畢加索的生活與藝術都離不開女人。畢加索的代表作與女人題材相關甚多。主要有:《三舞女》、《在紅色椅子熟睡的女人》、《玩球的浴女》、《公雞》等。1973 年 4 月 8 日,這位歐洲畫壇的巨匠帶著和平的愿望在法國南部的穆丹逝世,長眠在地中海邊的墓地中。

畢加索一生畫法和風格迭變。早期畫近似表現派的主題;后注目于原始藝術,簡化形象。1915-1920年,畫風一度轉入寫實。1930年又明顯的傾向于超現實主義。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后,作油畫《格爾尼卡》抗議德、意法西斯侵略西班牙,此畫結合了立方主義、現實主義和超現實主義風格,表現了痛苦、受難和獸性,是畢加索的代表作。晚期制作了大量的雕塑和陶器等,亦有杰出的成就。他的作品對現代西方藝術流派有很大的影響。

畢加索從不執意拒絕接受當代人類文明事件的壓力,也從不否定不論是來自他的內心世界還是來自他的家庭感情的推動和激勵;他從不對他同時代的人在文化和語言方面提出的主張視若無睹,也從不對古老的歷史文明或者所謂原始文明的深邃而富有魔力的啟示視而不見,這也正是這位藝術家的特點之一。但是,他既不喬裝打扮,也不改變本色;他永遠是他自己,永遠保持著他那猛禽般狂暴的豪情和那緊抓現實不放的作風,永遠保持著他那異乎尋常的巨大魅力和巨大熱情。

有了畢加索,繪畫破天荒第一次在表現形象方面不僅得以再現現實的外表,和通過現實來表達情感,而且還表現有關對現實本身的感覺的思想內涵。正因為如此,表現就變為講述,也正因為如此,藝術家所具有的全部經驗在每一幅繪畫中都能發揮作用。繪畫不再是形體美的抽象理想或是用詩情畫意的手法來體現視覺表象,繪畫成為藝術家面對某一事物或某一事件有感而生的思想的客觀敘述。肉眼可以看到的現實的外表形式與繪出的形象二者之間的那種外部相似性,已經不再有任何價值了,藝術家也不必再在自然的廣闊天地中去闖蕩,去尋找“圖式”和“印象”;因為藝術家本身就帶有自身豐富的認識經驗和感情經驗。因此,從不臨摹實物作畫的畢加索就曾說過:“我不是在尋找,而是在發現。”

這位西班牙藝術家在創造出立體主義語言之前的那些時日中所走的路程的各個階段,都是處于“世紀末”的歐洲文化氣氛之下,并帶有雙重探索的標記;既探索風格上的堅定意志,又探索巨大的狂暴感情。他曾嘗試過運用強烈而明亮的色彩,加強他那些屬于藍色時期的繪畫中的憂傷而多感的筆調;他也曾從后印象派色調的精細中重新發現形體上的大略簡潔筆法,而這就是“玫瑰紅時期”的典型畫法。

畢加索一生中畫法和風格幾經變化。也許是對人世無常的敏感與早熟,加上家境不佳,畢加索早期的作品風格充滿了早熟的憂郁,早期畫近似表現派的主題。在求學期間,畢加索努力地研習學院派的技巧和傳統的主題,而產生了象《第一次圣餐式》這樣以宗教題材為描繪對象的作品。德加的柔和的色調,與羅特列克所追逐的上流社會的題材,也是畢加索早年學習的對象。在《嘉列特磨坊》、《喝苦艾酒的女人》等畫作中,總看到用羅特列克手法經營著浮動的聲光魅影,曖昧地流動著款款哀傷。畢加索十四歲那年與父母移居巴塞羅那,見識了當地的新藝術與思想。然而正當他躍躍欲試之際,卻碰上當時西班牙殖民地戰爭失利。政治激烈的變動導致人民一幕幕悲慘的景象,身為重鎮的巴塞羅那更是首當其沖。也許是這種興奮與絕望的雙重刺激,使得畢加索潛意識里孕育著藍色時期的憂郁動力。

遷至巴黎的畢加索,既落魄又貧窮,住進了一處怪異而破舊的住所“洗衣船”,這里當時是一些流浪藝術家的聚會所。也正是在此時,芳華十七的奧麗薇在一個飄雨的日子,翩然走進了畢加索的生命中。于是愛情的滋潤與甜美軟化了他這顆本已對生命固執頹喪的心靈,筆下沉淪痛苦的藍色,也開始有了跳躍的情緒。細細緩緩地燃燒掉舊有的悲傷,此時整個畫風膨脹著幸福的溫存與情感歸屬的喜悅。

玫瑰紅時期的作品,人物表情雖依然冷漠,卻已注重和諧的美感與細微人性的關注。整體除了色彩的豐富性外,已由先前藍色時期那種無望的深淵中抽離。摒棄先前貧病交迫的悲哀、缺乏生命力的象征,取而代之的是對人生百態充滿興趣、關注及信心。在《穿襯衣的女子》中,一襲若隱若現的薄紗襯衣,輕柔地勾勒著自黑暗中涌現的侗體,堅定的延伸,流露出年輕女子的傲慢與自信。鬼魅般地流動著纖細隱約的美感。整體氣氛的傳達幽柔細致,使得神秘的軀體在氤氳中垂憐著病態美;拼貼藝術形成的主因,源于畢加索急欲突破空間的限制,而神來一筆的產物。實際上拼貼并非首創于畢加索,在19世紀的民俗工藝中就已經存在,但卻是畢加索將之引至畫面上,而脫離工藝的地位。首張拼貼作品《藤椅上的靜物》與1913年的《吉他》,都是以拼貼手法實現立體主義的最佳詮釋。

后期畫注目于原始藝術,簡化形象。1915-1920年,畫風一度轉入寫實。1930年又明顯的傾向于超現實主義。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畢加索作油畫《格爾尼卡》抗議德、意法西斯對西班牙北部小鎮格爾尼卡進行狂轟濫炸。這幅畫是畢加索最著名的一幅以立體主義、現實主義和超現實主義手法相結合的抽象畫,劇烈變形、扭曲和夸張的筆觸以及幾何彩塊堆積、造型抽象,表現了痛苦、受難和獸性,表達了畢加索多種復雜的情感。晚期制作了大量的雕塑、版畫和陶器等,亦有杰出的成就。畢加索從十九世紀末從事藝術活動,一直持續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畢加索是整個二十世紀最具有影響力的現代派畫家。畢加索的作品對現代西方藝術流派有著很大的影響。

畢加索是個不斷變化藝術手法的探求者,印象派、后期印象派、野獸的藝術手法都被他汲取改選為自己的風格。他的才能在于,他的各種變異風格中,都保持自己粗獷剛勁的個性,而且在各種手法的使用中,都能達到內部的統一與和諧。他有過登峰造極的境界,他的作品不論是陶瓷、版畫、雕刻都如童稚般的游戲。在他一生中,從來沒有特定的老師,也沒有特定的子弟,但凡是在二十世紀活躍的畫家,沒有一個人能將畢加索打開的前進道路完全迂回而進。

盲人的早餐 悲劇(窮人們) 畫家和模特兒 格爾尼卡 拿著煙斗的男孩 裸露胸部的女子和鮮花 為芭蕾舞劇“三角帽”設計的服裝 坐著將腳擦干的裸女 海灘上奔跑的婦人(兩個在海灘上奔跑的女子) 哭泣的女子 藍色的房間和洗澡的人/畢加索作品賞析 扇子女人/畢加索作品賞析 夢/畢加索作品賞析 穿著百袖服的保羅(畢加索兒子保羅的小丑裝扮)/畢加索作品賞析 阿拉貢的喬安娜/拉斐爾作品賞析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畢加索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