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作品賞析——懵懂時期系列

畢加索一生中畫法和風格幾經變化。也許是對人世無常的敏感與早熟,加上家境不佳,畢加索早期的作品風格充滿了早熟的憂郁,早期畫近似表現派的主題。在求學期間,畢加索努力地研習學院派的技巧和傳統的主題,而產生了象《第一次圣餐式》這樣以宗教題材為描繪對象的作品。德加的柔和的色調,與羅特列克所追逐的上流社會的題材,也是畢加索早年學習的對象。在《嘉列特磨坊》、《喝苦艾酒的女人》等畫作中,總看到用羅特列克手法經營著浮動的聲光魅影,曖昧地流動著款款哀傷。畢加索十四歲那年與父母移居巴塞羅那,見識了當地的新藝術與思想。然而正當他躍躍欲試之際,卻碰上當時西班牙殖民地戰爭失利。政治激烈的變動導致人民一幕幕悲慘的景象,身為重鎮的巴塞羅那更是首當其沖。也許是這種興奮與絕望的雙重刺激,使得畢加索潛意識里孕育著藍色時期的憂郁動力。

1898年春天,在巴塞羅那,畢加索結識了一位青年詩人卡薩吉瑪斯。這位詩人成了他一生中最忠實的朋友。在詩人的介紹下畢加索加入“四只貓”俱樂部,那里到處彌漫著虛無主義、無政府主義和現代主義。當時畢加索年僅18,無錢無名,經常保持沉默,但一開口說話,總是鋒芒畢露,妙語連珠。憑借大黑帽、寬領帶和短背心,加上燈籠褲與深色長外套,即那套引人注目的藝術家的制服,畢加索很快地變成“四只貓”的中心人物。有人欣賞他,亦有人討厭他。他的行為乖張、愛憎分明,但卻不輕易表白;他愛熱鬧,也愛冷清,愛群居,也愛獨處。可見,他的內在世界充滿著矛盾:極端與對比。

1900年的2月1日,在朋友們的籌劃下,舉辦了他在“四只貓”俱樂部的首次展覽。畢加索的素描被掛在煙漬累累的墻上,150幅首次公開展出的作品,大部分是關于那些畫家、詩人與音樂家朋友們的速寫。可惜出師不利,觀眾對此反應平平,外界對此也十分淡漠。從商業角度看更是收益甚微,賣出去的畫少得可憐、價格也低得可憐。現在,畢加索比任何時候都向往巴黎。巴黎,世界藝術的中心,現代主義的營壘。

夏季即將結束,巴塞羅那狹小的天地,已不能滿足畢加索那較熱切的心,他渴望獲得更多的藝術是自由。同時和父親家庭的關系也迫使他離開那里,他選擇了巴黎。此時的巴黎——藝術的殿堂,充斥著印象主義和各種新的美術思潮和流派。他用了好幾個月時間,認真翻閱各種法國藝術雜志,研究斯坦蘭和勞特雷克的插畫,從中吸收營養。動身之前,畢加索為自己畫了一幅肖像,他在人像的眉毛上連寫三遍“我即王國”。那是他的護身符,是他的權力的吉祥物,保佑他不受恐懼與懷疑的侵擾。

10月,他與卡薩吉瑪斯搭乘火車,前往夢想中的天堂——巴黎,這年他19歲。在巴黎他舉目無親,但這里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那么的新鮮。不到數月,他就已經訪遍了巴黎所有的美術館。在盧森堡美術館,他的目光首先定格在印象主義畫家五光十色的作品上。莫奈、雷諾阿、德加等這些印象主義畫家的作品,無趣并“野蠻”的腓尼基人與埃及人的古老藝術,克呂尼中世紀美術館里的宗教雕像等等,這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吸引著他。

不久,在一位女畫商諾尼爾的引薦下,畢加索結識了皮爾·曼雅克。他是位藝術經紀人,30歲出頭,留著小胡子,儀表堂堂,精力充沛,經營有術,樂于幫助青年藝術家,因此在巴黎藝術界頗有名氣。曼雅克每月支付150法郎用于畢加索生活支出,并擔任他在巴黎藝術界的保護人和引路人。畢加索從此第一次在經濟上獲得了獨立。曼雅克為畢加索在巴黎的生存負擔起責任時,他卻不感激任何人,認為什么都是應該的;甚至當客人赴約來到時,連門都不開,最普通的禮貌也不顧了。他太依賴曼雅克了,這就使他產生了反叛的情緒,而且這也是他打算離開巴黎的原因之一。

隨著生活的穩定,他有更多的時間沉湎于藝術的海洋里。他終日流連于盧浮宮,貪婪的吮吸著各種各樣流派的繪畫風格和他所能吸取的養分。這種美學上的博采眾長,使他的畫面顏色漸淡亦使風格改變——從傳統走向現代,繪畫主題也日益多樣化。

19歲的畢加索除了被巴黎五光十色的藝術流派吸引外,巴黎對于性的自由和各色娛樂帶給他目眩神迷的感覺,隨即這種感覺變成了一種贊賞的態度。他以極大的激情創作了一系列情人肖像來贊美肉欲床第之歡。輕浮放蕩的氣氛和興奮激動的情緒,控制著整個畫面氣氛。

于此同時畢加索和他的朋友卡薩吉瑪斯也頻繁的參與著巴黎各種刺激的生活。這個又高又瘦、留著跟畢加索一樣頭發的卡薩吉瑪斯到巴黎后愛上了一位有著西班牙血統的模特兒,她叫吉爾邁尼·卡加羅。而吉爾邁尼輕浮的舉止使卡薩吉瑪斯深為痛苦,陷入心理矛盾。

為了熄滅卡薩吉瑪斯對吉爾邁尼的愛情之火,12月20日,畢加索帶著卡薩吉瑪斯動身返回巴塞羅那。這時,無政府主義者在西班牙處處令人生厭,這兩位年輕人的長頭發和不修邊幅的外表引起了人們的懷疑和厭惡。卡薩吉瑪斯看到這一切,便按照自己的意愿又回到了巴黎,到妓院尋花問柳。畢加索則留在了馬德里。

卡薩吉瑪斯回到巴黎后舉行了一個晚會,被邀請的朋友中也有吉爾邁尼。在晚餐接近尾聲時,卡薩吉瑪斯哭著掏出一支手槍。吉爾邁尼趕緊臥倒,射出的子彈只擦傷了她的后頸,卡薩吉瑪斯又哭著舉起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幾個小時后,卡薩吉瑪斯死在醫院里。

卡薩吉瑪斯的死訊傳到了馬德里,畢加索悲慟不已。他久久不能平靜下來,內心仿佛被一個孤寂的亡靈所纏繞,揮之不去。一幅以死亡為主題的作品開始醞釀。這就是畢加索藍色時期著名繪畫《卡薩吉瑪斯的葬禮》的來歷。作品完成后,最初的名字是“招魂”,后來不知怎么就變成了“卡薩吉瑪斯的葬禮”。面對這幅嘔心瀝血的新嘗試,畢加索寄托了自己對友人之死的哀思。自從卡薩吉瑪斯死后,畢加索愈來愈內向、悒郁,馬德里的世俗生活已不再適合他的心境。于是,他動身回到巴塞羅那,狂熱地投入了工作。這就是巴勃羅藍色時期的開始,也是精神上的轉折期,他開始在藝術創作中尋求心靈上的凈化,而不是心理上的安慰。(1898-1901)

盲人的早餐 悲劇(窮人們) 畫家和模特兒 格爾尼卡 拿著煙斗的男孩 裸露胸部的女子和鮮花 為芭蕾舞劇“三角帽”設計的服裝 坐著將腳擦干的裸女 海灘上奔跑的婦人(兩個在海灘上奔跑的女子) 哭泣的女子 藍色的房間和洗澡的人/畢加索作品賞析 扇子女人/畢加索作品賞析 夢/畢加索作品賞析 穿著百袖服的保羅(畢加索兒子保羅的小丑裝扮)/畢加索作品賞析 阿拉貢的喬安娜/拉斐爾作品賞析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畢加索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