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作品賞析——奧維爾時期系列

1890年5月17日,梵高前往巴黎,與弟弟提奧和他的妻子,及他們剛出生一年多的兒子見面(梵高的侄子也叫文森特·梵·高,后來成為出色的工程師,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就是在他的奔走下建立的。)

5月21日,梵高搬到巴黎附近的奧維爾接受加歇醫生的治療。一切都很順利。但《麥田群鴉》這一著名作品被認為預示了梵高的死亡。

7月27日,星期天。在外出寫生時,梵高開槍自殺!但沒有打中要害,他自己支撐著回到旅店。他拒絕接受治療,也有說是由于子彈太深了,已無法醫治。

7月28日一早,提奧趕到奧維爾。他坐在梵高床邊和他一起回憶童年的時光......

梵高在彌留之際說道:“痛苦將永存”

7月29日黎明,梵高逝世。

摘自《梵高生命軌跡與心路歷程(梵高傳)奧維爾

梵高在奧維爾創作的作品中, 有13幅畫面窄長的作品格外引人注目, 在意境上似乎構成了一個整體, 而且明顯地帶有鄉間烏托邦色彩。研究梵高的學者烏都注意到了這十幾幅畫另具一格的構圖。它們同屬一類, 兩個正方形的長度以及在某種程度上所表現的內容都類似于皮維·德·沙瓦納和卡米耶·畢沙羅的裝飾畫。梵高來奧弗途經巴黎時看到過他們那些裝飾畫。然而, 人們一般總是把梵高這些兩個正方形長度的作品一幅一幅地單個分析。例如"麥田群鴉"就一直被孤立看待, 人們盲目地認為它是梵高的"最后一幅作品", 認為這幅畫從根本上說是作者心理的自我表現, 說這幅作品以及梵高在奧弗的其他作品是作者精神變態的產物, 暗示了作者即將自殺。這樣看法掩蓋了這些作品的真正內涵和它們之間的聯系。但若從總體上考察, 這些作品構成了一個有自己獨特風格的裝飾畫系列, 它們所描繪的田野、樹林、花園, 甚至單人的肖像, 都反映了一種現代的田園生活理想。

梵高摒棄了一切后天習得的知識,漠視學院派珍視的教條,甚至忘記自己的理性。在他的眼中,只有生機盎然的自然景觀,他陶醉于其中,物我兩忘。他視天地萬物為不可分割的整體,他用全部身心,擁抱一切。梵高很晚才作為一位極具個性化的畫家而嶄露頭角,距他去世時只有八年。

"奧維爾這地方非常美,那些越來越少的古老茅屋,更美!"——梵高

我更相信那美麗來自梵高的心中!——左立新

在這最末期的作品中,更顯得自在闊達,宛如深藏在自然中魅惑的根源,被他的筆尖誘上了畫布。南法時期的作品中,蓄滿學生、煎熬的視線,至此時已有改變,現在的線條像舞臺上的音樂,含有律動感。柔軟的筆觸時而強、時而輕,那種緩急輕重感,變得很自在。

麥田群鴉》盡管有著他那慣有的金黃色,但卻充滿令人不安的氣氛,藍天中彌漫著低沉的烏云,一群凌亂低飛的烏鴉掠過麥田,像是一種不祥的預兆,雖然紅綠色相間的小路和黃色的麥田在波動起伏,像是在奮力抗爭,但整個畫面沉重得叫人透不過氣,似乎空氣也凝固了。狂暴跳動的筆觸增加了一種緊張感和壓抑感。畫作反映了他痛苦絕望的心境。他在信中寫道:“憂郁的天空下是廣闊的麥田,我無需費力表達我的悲傷和極度孤獨。”“我聽見烏鴉的翅膀拍著大地。”畫完這幅畫的第二天,他來到這塊麥田上,對著自己的胸膛開了一槍。死時年僅37歲。

麥田云雀/梵高作品賞析 有垂柳的公園是詩人的花園/梵高作品賞析 煤船/梵高作品賞析 農舍和農夫/梵高作品賞析 羅納河上的星夜(星空)/梵高作品賞析 桃樹花開(淡紫色)/梵高作品賞析 淡藍色天空下的橄欖園/梵高作品賞析 兩個在雪天里挖地農婦/梵高作品賞析 雪中紐南牧師的花園/梵高作品賞析 在夕陽下撒種/梵高作品賞析 在圣馬迪拉莫海邊的漁船/梵高作品賞析 烏云密布的天空下的麥田/梵高作品賞析 藍色琺瑯咖啡壺,陶器和水果/梵高作品賞析 夾竹桃和書籍/梵高作品賞析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梵高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