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名畫

梵高生前一生潦倒,在貧困孤獨中靠著弟弟提奧的救濟勉強度日,大量畫作無人問津;身后聲名鵲起,作品屢屢創下拍賣新高,無可爭議地被列入偉大畫家的行列。

梵高,他是一個敏感的天才,一個嚴格的自我審視者,一個極度真誠的人,一個具有旺盛創造力的藝術家;同時,他又是一個瘋狂者,一個被自己心魔折磨的受難者,一個想要將自己撕裂成兩半的人,一個割下自己耳朵送人的人,一個舉槍對著自己胸口的人。

梵高的矛盾與天才是并行的。我們說不清,究竟是他的天才促使了他的瘋狂,還是因為他的瘋狂催生了他的天賦?

梵高畫作處在現代藝術開端的前沿。他在藝術上的探索,在當時具有開創性。他同塞尚、高更遙相呼應,強調藝術家的觀念和情感在藝術作品中的主導地位。梵高,他將色彩作為畫作的“主角”,強調色彩賦予的情緒要比描繪的對象更重要。

但當他決定畫畫時,是在27歲那一年。他的創作和他的生命一樣短暫,卻留下許多不朽之作。

梵高的一生像他的作品那樣富有傳奇色彩。在決定畫畫前,他做過畫店職員、商行經紀人、傳教士。但當他決定投身藝術時,很快就表現出一種類似圣徒的激情。

起初,他是一個福音傳播者;之后,他把福音注入在自己的作品中。

還在梵高當牧師期間,他在布道中就直率地表露了自己的思想。他把痛苦、孤獨、死亡、存在,提升到一種歡樂的精神層面。他借著對痛苦的忍受而使自己走向喜悅,使寂寞成為通往精神自由的必由之路;而死亡則通過信仰的媒介得以永生,讓塵世的苦難升華為天國的救贖。這一思想在他一生中始終起著主導作用。他在困苦中堅持創作,即便有時陷入迷狂,陷入絕望,但仍努力從絕望中掙扎著而出,讓自己盡情地去潑灑顏料來宣泄心中孤苦的念頭占據主動。

他越陷在孤獨的深處,就越使畫作達至燦爛。

在梵高的經歷中,他從未放棄奮斗來約束、限制,或者提升、贊美那種扎根至深的憂郁和孤獨。在宗教和藝術這兩個不同極點中間,他受命于同一個目標。這份忠誠,不僅塑就了他的個性,也激發了他的創造沖動,并最大限度地決定了他作品的風格和容量。

梵高繪畫生涯中的兩個重要的階段都與他精神傾向吻合。第一階段的作品創作于1880年到1885年之間,地點是在荷蘭和比利時,作品主調陰沉與灰暗,帶著濃重的憂郁與孤獨情緒。第二階段的作品在1886年至1890年之間,創作于巴黎、普羅旺斯和阿爾,風格趨向于明亮、多彩和歡樂。有人試圖以他和法國印象派畫家的交往,以及南方陽光的影響來解釋他風格的轉變。其實,這種轉變是他內心所向往的,是他通過孤獨與絕望的引導才找到它們的。

他的畫作在強烈色彩背后浸潤的卻是憐憫與憂傷。他是第一個將熱烈狂放的自由激情與孤寂傷懷的黯然情愫結合在一起的偉大畫家。

梵高作品的最大特色在于凸顯出他那種非同尋常的仿佛想要突破畫框的一股奔涌而出的力量,和一種難以克制的自我表達的欲望。在他的作品中,有著對事物熱烈贊賞的質樸精神和本能的強烈表現沖動相融合的特征。他創作時并不顧忌形式,卻反而開拓了形式。大膽、簡單的筆觸中有著一種天生的敏感和傲慢。他對束縛、制約、規范有著深惡痛疾的反感。在他對事物的描繪和色彩的酷愛中,顯示出他內心的粗野狂暴和溫柔單純、他內心的戰栗和斗士般激情相混合的奇特秉性,在他對天空、田野、房屋的描繪中,既有著他深沉力量的一面,又有著孩子般稚氣的一面。

梵高是一位有著發光靈魂藝術家,他從不知道掩飾自己的內心,哪怕是狂野的、迷醉的、孤獨的,總要傾注全力將它們表達出來,而不顧及是否過于輝煌!

梵高的作品超出了當時人們理解的范圍,在他身上所體現的那種激蕩的自由,在今天看來,只是一種最為純樸的真實。

梵高的激情,來自他所生活在其中的那個世界,來自他所認識的人們所做的按捺不住的強烈反應。這絕不是一個原始人或小孩子所做的那種簡單的反應。他寫信給弟弟提奧的信,是一個藝術家寫出來的最動人的故事。信中表明了他高度敏感的知覺力,這種知覺力完全符合他他那感情的反應。他敏銳地意識到,自己正在獲得效果,這種效果是通過黃色或藍色來取得的。雖然他的大部分色彩觀念用來表達對于人物和自然的愛,及其表現過程中的愉快,但他對較深的色彩十分敏感,所以在談到《夜間咖啡館》時說:“我試圖用紅色和綠色為手段,來表現人類可怕的激情。”《夜間咖啡館》是由深綠色的天花板、血紅的墻壁和不和諧的綠色家具組成的夢魘。金燦燦的黃色地板呈縱向透視,以難以置信的力量進入到紅色背景之中,反過來,紅色背景也用均等的力量與之抗衡。這幅畫,是透視空間和企圖破壞這個空間的逼人色彩之間的永不調和的斗爭。結果是一種幽閉、恐怖和壓迫感的可怕體驗。作品預示了超現實主義用透視作為幻想表現手段的探索,但是沒有一種探索,能有如此震撼人心的力量。

梵高的宇宙,可以在《星夜》中永存。這是一種幻象,超出了拜占庭或羅曼藝術家當初在表現基督教的偉大神秘中所做的任何嘗試。梵高畫的那些爆發的星星,和那個時代空間探索的密切關系,要勝過那個神秘信仰的時代的關系。然而這種幻象,是用花了一番功夫的準確筆觸造成的。當我們在認識繪畫中的表現主義的時候,我們便傾向于把它和勇氣十足的筆法聯系起來。那是奔放的,或者是象火焰般的筆觸,它來自直覺或自發的表現行動,并不受理性的思想過程或嚴謹技法的約束。梵高繪畫的標新立異,在于他超自然的,或者至少是超感覺的體驗。而這種體驗,可以用一種小心謹慎的筆觸來加以證明。這種筆觸,就象藝術家在絞盡腦汁,準確無誤地臨摹著他正在觀察著的眼前的東西。從某種意義上看,實際確是如此,因為梵高是一位畫其所見的藝術家,他看到的是幻象,他就是幻象。《星夜》是一幅既親近又茫遠的風景畫,這可以從十六世紀風景畫家老勃魯蓋爾的高視點風景手法上看出來,雖然梵高更直接的源泉是某些印象主義者的風景畫。高大的白揚樹戰栗著悠然地浮現在我們面前;山谷里的小村莊,在尖頂教堂的保護之下安然棲息;宇宙里所有的恒星和行星在“最后的審判”中旋轉著、爆發著。這不是對人,而是對太陽系的最后審判。這件作品是在圣雷米療養院畫的,時間是1889年6月。他的神經第二次崩潰之后,就住進了這座療養院。在那兒,他的病情時好時壞,在神志清醒而充滿了情感的時候,他就不停地作畫。色彩主要是藍和紫羅蘭,同時有規律地跳動著星星發光的黃色。前景中深綠和棕色的白楊樹,意味著包圍了這個世界的茫茫之夜。

麥田云雀/梵高作品賞析 有垂柳的公園是詩人的花園/梵高作品賞析 煤船/梵高作品賞析 農舍和農夫/梵高作品賞析 羅納河上的星夜(星空)/梵高作品賞析 桃樹花開(淡紫色)/梵高作品賞析 淡藍色天空下的橄欖園/梵高作品賞析 兩個在雪天里挖地農婦/梵高作品賞析 雪中紐南牧師的花園/梵高作品賞析 在夕陽下撒種/梵高作品賞析 在圣馬迪拉莫海邊的漁船/梵高作品賞析 烏云密布的天空下的麥田/梵高作品賞析 藍色琺瑯咖啡壺,陶器和水果/梵高作品賞析 夾竹桃和書籍/梵高作品賞析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 ► 梵高作品賞析

尖峰时速电子游艺